第43章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听书 - 大唐仙画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周达有点懵,又看到很多女人拿着木棒向自己靠过来,眼神中充满着某种渴望。

周达淬炼三魂七魄,警觉性会很高,不可能会被偷袭,但今晚却被轻易偷袭了,还是两次。

难道是喝多了?不对,我酒量那么好。难道酒里有毒?不对,跟杨夫子学了那么多年医术,酒里有毒怎么会闻不出来?现在就只有一个解释,她们没有恶意...

周达正这么想着,喝得脸红彤彤的星星跳到周达面前,问道:

“你们为何要打我阿爷?”

这时,胖乎乎的小瑜忽然就蹲下痛哭道:

“你为何就敲不晕,这下要被她们抢了去了,呜呜呜呜呜......”

那护卫也是将手中的木棒一扔,失落地走了回去。

周达好像明白了过来,对正在靠近自己的女人们说道:

“停!都停下,我头铁,你们是敲不晕的,都回去睡吧。”

女人们听了都很失望,但谁都不愿停下,还想试一试。

“哈哈哈哈...鹅鹅...哈哈哈...鹅鹅鹅......”金善善在一旁滚地大笑,笑得像是要断了气。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周达对金善善喝道。

金善善仰坐在地上,两只手撑在地面,笑道:“鹅鹅鹅...你就从了她们吧,哈哈,鹅鹅鹅...你看看谁长得漂亮就让她敲晕扛回去度过美妙的一个夜晚,啊~哈哈哈哈,鹅!”

周达捡起地上的木棒指着金善善道:“把头伸过来,让我打晕扛回去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金善善连滚带爬躲到走过来的族长婆婆身后,用手指拉了下眼睑对周达做了个鬼脸。

族长婆婆对女人们摆摆手道:“都回去吧。”

持棍棒的女人们十分失望地散了。

族长婆婆又对蹲在地上哭的小瑜骂道:

“你这小妮子,下手也没个轻重,棒子都打断了,万一这周郎君不是个练家子还不得将他打死咯!”

小瑜低着头抽泣着不敢说话。

族长婆婆走到周达跟前,叹气道:

“唉,我们这沙城,是被诅咒之城,城里的女人只能生女儿,生不出儿子,只好用尽各种方法,坑蒙拐骗抢外面的男人,不然人口就越来越少。城中的泉水也逐年减少,怕是再过几年就挡不住沙龙了。”

生不出儿子?会不会是水的问题?可惜我不是学遗传的,也没机器给你检测水源...周达将心中疑惑说出:

“族长婆婆,会不会是水的问题,才生不出儿子。”

族长婆婆回道:“周郎君说的没错,就是水的问题,这里的泉水被诅咒了,只有拿到沙龙肚子里那头上古大妖的尸身,将他的尸身磨成粉末融进水中才能解此诅咒。”

“上古大妖在沙龙肚子里?”周达好像明白了什么,对金善善说道,“小金,你说的寻找上古大妖的墓穴,就是沙龙?沙龙就是墓穴?”

“聪明!”金善善给周达点了个赞,怂恿周达道:

“你们父女俩身手那么好,明天跟我去沙龙肚子里偷大妖尸身呗,偷来大妖尸身,这城里漂亮的小娘子你想要几个族长婆婆就给你几个,怎么样?”

“全要了都行,最好留在这了,给你当族长。”族长婆婆附和道。

“不行!”周达直接拒绝了,对金善善严厉地说道:

“你也不准去找那个沙龙,几条食人蜥都对付不了,还想去对付沙龙。”

“哼!”金善善对周达哼了一声道,“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

“我是你救命恩人,你也是我恩人,我不能让你去送死!”周达回道。

金善善眉头一皱,直接转身离去,边走边说:

“乌鸦嘴!我明天一早出发去找沙龙,来不来随你!”

“达爷,我们明早要去帮金姐姐吗?”星星拉着周达的衣袖问道。

周达想都没想就回道:“去,好不容易遇到她了,还有可能是我老乡,我可不想让她去送死。”

族长婆婆听周达这么一说,对周达鞠躬行礼道:

“老身,先谢过周郎君了。”

周达赶紧上去扶住族长婆婆,并将族长婆婆带到一个石凳上坐下,说道:

“族长婆婆,您先跟我说说这沙龙,我好想办法应对。”

族长婆婆抓着跟上来坐在旁边星星的手,开始娓娓道来:

“五百年前,这沙漠中有两个国家,一个是妖王沙蜥统领的沙妖国,一个是我先祖统领的沙国。两个国家为了争夺这口泉水,打得是不可开交。

最后,先祖打败了妖王沙蜥,妖王沙蜥临死之际,耗尽自己的元神之力诅咒了这口泉水。

先祖当时也是身受重伤,不久之后也仙逝了,在去世前他耗尽自己的元神之力算出了解开这诅咒的方法,就是要将妖王沙蜥的尸身溶解在泉水中,诅咒就能解除。

奈何那妖王沙蜥养有一条巨大的沙龙,沙龙按照妖王沙蜥指示,在妖王沙蜥死后吞下了他的尸身。

沙龙体形巨大,皮甲坚如磐石。这几百年来,族里无数勇士想要去挑战沙龙,都命葬于它口腹之中。”

“那小金为何要帮你们呢?”周达问道。

族长婆婆感叹道:“小金这娃儿,因为一个外出的族人给了当时饥肠辘辘的她一个包子,就说要报恩,真是个好娃儿呀!”

这可是真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了...

周达起身对族长婆婆行礼道:

“既然我们喝了你们河中的水,那明日我就跟小金去看看,尽量给你们弄来妖王沙蜥的尸身。哦,对了,沙龙也是妖?”

“不是,沙龙未开灵智,只是妖王沙蜥养的的宠物。”

族长奶奶说着站了起来,拍了拍周达的腰,指着蹲地上的小瑜说道:

“你今晚就不考虑下和小瑜给我们族里生个娃儿?”

周达对族长婆婆拱拱手:“很晚了,我要回去哄女儿睡觉了,告辞!”

说完拉起星星的手逃跑似的离开。

星星眯着眼红着脸对周达说道:

“达爷,我怎么时候要你哄着睡了?”

周达教训道:“你今晚怎么喝酒了?不是告诉过你未成年不可以喝酒的吗!”

星星委屈道:

“没有喝酒呀,她们说那是葡萄酿不是酒,好甜,好好喝,星星还想喝,嗝~!”

周达:“......”

星星回到屋里倒头就睡着了,周达没看到金善善,看来是到别的房间去睡了,估计是怕周达将她敲晕。

周达临睡前查看了下毕芳,发现她竟然奇迹般地挺了过来,还瞪着眼盯着周达,嘴里能发出点声音了,太模糊听不清她说些什么。

周达将一颗药丸捏成粉散进水杯中,再给毕芳灌下去后,就扛着毯子被褥到门边睡,还挪来桌子牢牢地顶住门,担心自己睡着后被人溜进来敲晕扛回去行不轨之事......

周达的担心是多余的,睡了一夜也没人来打扰。

早晨起来,周达先是让星星帮忙给毕芳换药,免不了又要看一次毕芳布满伤痕的身体。

毕芳已经好了不少,含糊地说着:

“绑#%#%¥#另找¥%#换@##......”

周达打断道:“别说话,小心嘴角又裂开!恢复得不错,给你换这次药以后就可以放心让城里的医生给你治疗换药了,谁稀罕看你这恐怖的身体。”

毕芳干脆闭上了眼,眼角流下一滴晶莹的泪珠,星星还在一旁安慰:

“姐姐,勇敢些,换了药就不疼了。”

给毕芳换好药后,胖乎乎的小瑜端了早饭进来,看着周达的眼神还带着一丝怨恨。

周达对小瑜询问金善善起来了没,得知金善善已经收拾好东西出门了,父女俩赶紧扒拉完早餐,叫小瑜去帮忙备多些水与干粮,收拾好东西就让小瑜带出了城。

还好金善善并未走远,且脚伤没好利索,周达他们很快就追上了她。

追上金善善后,周达跑到金善善身前蹲下,金善善一如既往地毫不犹豫趴到周达背上。

“不是说不和我去找沙龙吗?怎么改主意了。”金善善搂着周达的脖子开心地说道。

“还没把你敲晕扛进屋度过美妙的一个夜晚,怎么舍得让你去送死。”

周达打趣道,然后就被金善善狠狠地拍了几下脑袋,拍得金善善手疼。

周达笑道:“怎么不拍了?手很疼吧?都说了我头铁。对了,你知道沙龙在哪?过去要多久?”

“族长婆婆给了我地图,它的巢穴在西北方向的一座大山下,我们先向西绕道走两天,再往北走一天就到了。”

“为何要绕道”

“直线走的话要经过食人蜥领地。”金善善解释道。

周达想了想,对身边的星星说道:

“星星?想骑食人蜥吗?”

星星兴奋道:“好啊好啊!”

金善善:??????

吃饱喝足有力气,周达与星星在沙漠中狂奔,终于在下午来到了一个山谷前。

山谷中,一条差不多两米高的食人蜥首领带领着数十条食人蜥对着周达他们呲牙低吼。

周达父女俩摩拳擦掌慢慢靠近食人蜥群,金善善躲在周达身后瑟瑟发抖。

食人蜥也是要面子的,食人蜥首领忍无可忍,带头发起冲锋,朝周达扑过去。

周达还在想着要怎么抓住这食人蜥头领,身边的星星向前跳起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一个回旋踢,在半空中踢中食人蜥首领的头部,食人蜥头领飞出十来丈远撞到崖壁上滚落,不能动弹,生死不明。

周达拍了拍脑门,对星星怪道:“你怎么把最大的一条踢飞了,还想着它应该是能跑得最快的,我正要抓它呢!”

星星挠头傻笑,金善善满脸黑线。

剩下的食人蜥慌了神,周达他们进一步,食人蜥们就退一步,一直退到一个大山洞中。

周达与星星拿着绳子微笑着走进山洞,山洞中传出杀猪般的叫声,不一会,父女俩各自牵着一头健壮的食人蜥走了出来。

被周达父女俩牵出去的两头食人蜥有点惨,嘴里都少了几颗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掉了几块鳞片......

山洞里数十头食人蜥挤在一块,一直等到天黑都不敢出去,直到它们的首领醒来在外面哀嚎,食人蜥们才争前恐后地冲出去,争取第一个扑杀首领取而代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