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长安,延兴门内,乐游原上新昌坊。

程家别院。

年关将至,秦琅跟老程在喝茶聊天。

院里的樱桃树停着几只麻雀在叫喳喳,厅中,四角置四铜香炉,各置沉香焚烧。沁人的香味袅袅飘荡着,这是一两沉香数两金的好香。

老程在跟秦琅得瑟这沉香的名贵,秦琅却问道,“程叔可知道这沉香并非沉香木吧?”

“沉香不是沉香木那是什么?”老程现在很有暴发户的感觉,连面前喝的茶,都特意用的腊茶,表面亮光光的,一片得数千钱。

只是秦琅连普通加葱放盐的茶都喝不惯,更别说这种放了麝香檀香等在内的腊茶了,茶本就有茶香,这种加香料的茶,再加上煎煮再放盐的做法,完全就破坏了茶本身的茶香,根本就是一堆香料的混合味了。

老程拍着自己的桌子,“看到这桌子没,檀木制成,这茶盒,沉香木的。”

秦琅却只是哈哈一笑。

“程叔,沉香跟沉香木可是两种东西啊,就好比白笃耨香和黑笃耨香相差很大一样。”

沉香并不是指沉香树、沉香木,沉香是一种由于真菌感染了沉香树而生成的混合型香料。沉香树被外力破坏产生伤口后,树木会分泌出自我修复的油脂,在湿热的环境下,这种伤口有可能受到特殊真菌的感染,真菌使树脂成份发生转变,在伤口处凝结成沉香。

沉香树其实只是个载体而已,但是并不是所有伤口都会凝结沉香,真正的沉香可遇而不可求,往往是极少数发生真菌感染转变,并经过经年累月的慢慢凝结,最后才能得到一点沉香。

这种沉香可遇不可求,因此上等的一两直金百两。

老程烧的这沉香,只能说是较为低档次的沉香,甚至跟真正的沉香完全是两回事,至于说沉香木茶盒,就完全是另外一个东西了,没有凝结出沉香的树,根本不是沉香,沉香木跟沉香完全两码事。

“我被人骗了?”老程抹了把脸,本来想装逼,结果没想到却被打脸了。

“程叔可知道沉香产自哪里?”

“哪?”

“林邑国,林邑国气候湿热,所以沉香树多,受伤凝结沉香的概率也大,林邑有许多野人,专门在丛林里采香。”

世人皆知林邑多金,当年杨广派大军征讨林邑,抢了许多金子回来。而南朝几个王朝,也不止一次跟林邑开战,史书记载抢夺的金子就相当吓人,动不动就抢几万两,几十万两。

但是好多人并不知道的是,跟林邑一大特产的沉香比起来,金子其实又不算什么了,沉香比金子贵重多了。

林邑除了沉香,还有乳香、丁香,以及胡椒、桂皮等诸多香料,另外也有龙涎香等。

“程叔你这样的沉香,林邑到处都是,能一船船的装,林邑采香人甚至拿来驱蚊子烧火做饭。”

“草!”

老程忍不住骂了起来,秦琅眼里不值一文的沉香,他可是一两数金的价值买来的,而据他所知,长安不少人家用的沉香,就是这种货色。

这还不是沉香木呢,是沉香啊。

“当柴烧?这要是给老子运来长安,就算一两卖一金,不,就算卖一贯钱一两,这运一船来,也得赚他数十万贯吧?”

老程有些恼羞成怒,赶紧喊来家中管事。

“你他娘的都是蠢货吗?连沉香也认不出,赶紧撤了,丢人现眼!”

管家被骂的不敢吭声,连忙去撤了。

“啥时三郎送我点真正的沉香,让程叔也在外面炫耀炫耀一下。”

老程是从陇右兰州回来朝集的,上次参加西征,担任副总管,勉强捞了点功劳,因此政事堂论功,已经拟提升老程武阶为镇军大将军,这可是从二品武阶,比原来的正三品冠军大将军又进一步。

从正三到从二,这步可不容易。

随着秦琅再次拜相,散阶也被皇帝改授开府仪同三司之后,现在整个大唐都没有一品的骠骑大将军了,老程上面也仅有正二品辅国大将军。皇帝已经通过了老程的加阶,就等正旦大朝会后,正式诏敕了。

秦琅把一张纸递给老程。

“这是叔父先前给我的那五万贯,说好一起采买蕃货香料,你的那份收益我都已经让人帮你算好了,钱也都取在这了。”

“不急,我也不缺钱。”老程笑着拿起,目光扫了一眼,然后眼睛就瞪的跟牛眼一样大。他看着上面的数字,不由的咽了咽口水,“三郎你没算错吧?”

“算了几遍的,怎么可能会错,就是这个数。”

“可是这,也太多了吧?”

老程拿了五万贯做本钱,交给秦琅投资香料生意,这笔钱投了三年,现在秦琅说收益出来了,上面是整整三十万贯钱。

三年,本金翻了六倍。

这个回报率可是相当惊人的,若只是几百贯几千贯钱,能有这样的收益倒也正常,问题这是五万贯钱。

这么大笔资金,还能有这么高的收益,太过惊人了。

“香料挺赚钱的。”秦琅笑着答道,“不过从明年开始,香料这块重新洗牌,朝廷将实行全部博买政策,然后发香引招香商,香料的份额已经都谈好了,几乎是人人有份,我们的份额让出了大半,以后朝廷赚大头。”

老程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五万贯是他当时手头全部的现钱了,那是他隋末以来拿命拼出来的家当,甚至里面还有崔寡妇的一半,那是她的嫁妆。

他也是信任秦琅,之前跟着秦琅投钱,从没亏过,赚了许多,他那一半两万多贯,有大半就是跟着秦琅投钱赚回来的。

“香料这么赚钱?”老程惊叹。

“那是当然,有些稀缺货,在交州吃下胡商船上的香料,然后贩到长安,转手能翻十倍,你说赚钱吗?”

老程火了。

“他娘的这么赚钱的买卖,居然硬生生让那群憋孙给抢去了。”

“本来也就没想过能长期垄断这买的,趁着先机大赚一票,能干三年,就已经够了。这三年,咱们也算赚够了。”

五万变成三十万贯,确实很多了,可一年这么大的收益,现在没了,老程却又高兴不起来了。

“咱们还剩下多少份额?起码得给咱们留一半吧?”

秦琅笑笑,“如今都知道香料赚钱,现在是所有人一起扑上来,我们怎么可能还留一半?大大小小的豪门一百多家呢,得利益均沾,更何况,朝廷要占最大的一头,皇帝内府和东宫也得顾着,所以我们也没多少了,最惨的是岭南冯宁冼各家了,基本上没给他们留。”

“你分的?”

“我原本说给他们留点的,可那些人一家比一家狠,最后硬是一点也没给留了。”

“草!”

“大郎的事,谢了。”老程不提那茬了,提了就火大。转提到儿子程处默调回京任太子旅贲中郎将,本阶升上正四品下,老程很高兴。

儿子出息,比赚了几十万贯钱还高兴。

“我和大郎都是自家兄弟,说这个干什么。”

程咬金看了眼手里的单子,“这钱我暂时用不上,不如还放你那,你看还有什么赚钱的好买卖,带上你程叔一把?”

“好买卖肯定是有的,岭南现在遍地是黄金,到处是机遇啊。就我刚才说的林邑产沉香和胡椒、丁香这些香料,可没说假。”

老程心中一动。

“你小子有啥打算,莫不是想要唆使朝廷征讨林邑国吧?当年前朝征讨林邑,虽然攻破国都,但最后几万人可是水土不服,爆发疫情,死的差不多的。陛下不太可能会同意出兵征讨林邑的!”

“其实所谓的瘴气疫病等等,也没有那么恐怖的,只是那边的气候不同,加上一些疾病,北方过去一时能以适应罢了,你看我封地迁移了多少中原之人过去,现在不大都在那边好好的?准备好药,选择好清凉一点的季节,其实也没那么可怕的。”

“当然,我也没打算去征讨林邑国,我准备先对安南西北的诸蛮部动手,其实那边山林里,也一样有许多香料和矿产的。若是攻破山寨,还能掳到许多奴隶人口。以现在奴隶市场上的价格,这买卖一样是暴利。”

老程听的有些心动。

“上面答应”

“昨太上皇大明宫举行皇家宴会,跟圣人吹了吹风,圣人已经基本同意由李大亮调用三广兵马和羁縻蛮部讨伐诸蛮了。”

“搞它,一定要从安南弄点真正的沉香过来,他娘的。老子是那种烧不起真正沉香的人么?”老程骂骂咧咧的道,“到时老子厅里一次烧八炉,全用最好的沉香。”

秦琅呵呵一笑,一棵凝结沉香的树上,历经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也不过只能形成薄薄一张纸厚度的沉香,最后去除它的木质部份,能得到的真正沉香树脂其实少之又少,如那种极品的沉香,还一次烧八炉,皇帝也不敢这么造啊。

“我准备在安南组建捕奴队,先拿安南的山蛮们练练手,等队伍带起来了,到时就下南洋去抢香料,怎么样,一起来?”

“自然得算上我老程一份的。”

“好,这三十万贯,你随时到长安武安州银行去提取,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

“就放你那便是。”

“暂时用不上,这次去打仗不用本钱,你先自己收着,到时若再有好项目,我再叫你便是了。”

老程笑着应下,然后悄声问,“问下你,大郎这几年也一直跟着你干,他现在攒多少家当了?”

秦琅呵呵一笑。

“放心,我只是问问,又不要他的。”

“那你问处默去。”

“草!”老程无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