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天威煊赫

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擂鼓,聚将!”

秦琅面色通红,兴奋万分。

大营里战鼓咚咚的响起,激昂万分,所有人闻到鼓声,都不由的放下手里的活,往中军大帐望来。

秦用正在研究挖地道炸城墙的事情,考虑从哪挖,挖几条地道,用多少炸药等,细听鼓音,“这是聚将鼓,突然擂鼓聚将,莫不出了大事?”

“走,去中军大帐。”

一名又一名将校赶来。

而杨季元本来精神委顿,喝了点汤后,这会正在小睡,突然的鼓声将他惊醒,他腾的坐起,惊惶喊道,“可是秦军攻城了?”

“快,上城防守,不要让秦人攻进来了。”

杨季元歇斯底里的喊道,顾不得头发散乱,赤着脚就跳下床榻,往外跑去。

坞里也早就乱成一团,大家都被那鼓声惊的慌乱不已。

“上城上城,全都上城去!”

坞里乱了半天,最后几千青壮上了堡墙加强防御,准备迎敌,结果等了半天,却没有见到秦营半点动静。

等了许久,也没见人来攻。

在他们等的有些不耐烦时,倒是终于听到了动静。

暮色之下,秦营爆发出喧天的欢呼喊叫之声,直震云宵。

那喧嚣声越来越响,甚至能听到其间夹杂着如万胜、万岁这样的喊叫。

杨季元穿着睡袍赤着脚,手里撑一杆马槊,在那紧皱眉头倾听,听了半天也是一头雾水。

“莫不是那秦贼在这里造反了?”杨勋道。

杨季元不想回应这个愚蠢的说话,秦琅要反,也不可能在这种攻城的时候反啊?

可好端端的喊什么万岁万胜呢?

良久。

秦营大开打开。

秦琅骑一匹马黑,带着一众将校喜气洋洋,兴奋万分的来到了坞下。

“杨公可在,能否近前一叙!”

杨季元怎么也想不到这又是闹的哪一出,不过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前,站在垛口喊道,“卫国公,恕杨某有失远迎了!”

秦琅在城下哈哈一笑,骑马又上前了十步。

杨勋拿起弓想要放冷箭,杨季元大眼一瞪,杨勋讪讪的收起弓。

“卫公,不知道有何见教啊?”

秦琅坐在马上,距离城上也不过三十步距离。

他甚至连甲都没披。

“刚刚得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本相已经宣告全营,刚才营中的欢呼声想必杨公也是听到了,现特来告诉杨公一声。”

“不知又是什么好消息?”杨季元心里一惊,莫非是哪个副坞被姓秦的又给偷袭拿下了?

“我大唐前不久六路大军齐发,共十八万精锐北伐突厥,而现在长安有捷报南传,颉利可汗数战数败,溃不成军,被我大唐斩首万余级,俘获男女数十万,杂畜百万之多。颉利可汗及可敦被生擒送入长安,东突厥已亡,其地尽归唐境!”

秦琅慷慨激昂的高声宣示。

“杨公,你说这岂不是天大的好事吗?我听说当年杨公曾入中原随驾侍卫前朝天子杨广,当年在雁门关,也被始毕颉利兄弟数十万骑围困数十日,杨公拼死侍卫杨家天子,还受了挺重的伤?如今颉利被俘送入长安,东突厥灭亡,这也算是让杨公出了口恶气吧?”

秦琅的话语在谅山坞上空回响。

杨季元怔怔失神,完全愣在了当场。

“这怎么可能?”

杨季元当年本是交州李佛子的手下大将,后来隋平李佛子后他降隋军,做过交州军校,也随军讨过林邑,再后来入中原侍卫天子。

他随杨广东征过高句丽,见过大隋百万大军的庞大,但也见识到了高句丽人的凶悍顽强与狡诈。

而雁门之围,也让他见识到突厥人的凶悍之处同时,也看出了隋朝的外强中干腐朽本质,也正是在雁门之围解围不久之后,杨季元返回了交州,开始了杨家在谅山争霸之始。

当年始毕可汗发四十万骑突袭杨广,短短时间,就把雁门郡数十城几乎尽数攻破,只剩下了两城在顽抗。

那一次围城,杨季元数次受伤,有一处箭伤更是差点射中心脏,若不是偏了一点点,就早死在了雁门。

突厥人的强悍他是亲身领教过的。

而这些年他在交州,每当听到有关突厥人的消息时,也都会特意关注一二,这或许就跟曾经的交战有关。

每每听到的都是突厥人如此强悍,从始毕到处罗再到颉利,狼家兄弟一个比一个狠。

在长安传来旧太子建成谋逆做乱被秦王所诛,秦王立为新太子后不到两个月,太上皇退位,新太子登基,这时颉利却带着几十万骑南下,一路来到了关中,饮马渭河,直逼长安城下。

听到这消息时,杨季元还曾感叹连连,就北方草原突厥胡虏太强了,从隋到唐都不能遏制他们,当年强隋尚不能,如今的唐又如何是突厥的对手

他还判定,以后大唐只怕要任由突厥人欺凌了,甚至因此认定大唐难以强盛,无法超越杨隋,甚至大唐有可能要崩,天下再次大乱。

只是谁也想不到,那位马上夺天下,甚至有宫变嫌疑的李世民,他继位后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居然把朝廷治理的井井有条,甚至远比武德皇帝出色。

当他先前听说朝廷已经兵发六路北伐时,他很震撼。

可也认为这是因为当今天子比较善战,找到了机会,用计离间了突厥君臣,导致突厥内乱,让唐有机可乘,但依然认为,这次北伐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效果,结果或许也就是颉利对大唐认怂服软称臣,但不会改变什么根本态势。

而以突厥人的特性,或许要不了十年,到时又能卷土重来,说不定下次又要杀到长安城下了。

可是现在秦琅跟他说,颉利已经被俘?

几十万突厥人被俘?百万杂畜成唐军战利品?

整个东突厥,彻底沦为了大唐的国境?

这怎么可能呢?

“还有一个好消息,颉利被俘之后,突利可汗也已对请求入朝,如今陛下已经接受突利的请求,召他入朝,特赐封他为北平郡王,授右卫大将军,并赐国姓李。”

“漠北的拓设阿那社尔,也已经请求归附,欲谷设则被薛延陀击败后,西走依附西突厥了。”

“东突厥亡了!”

“杨公,如此天大的好消息,不如你打开城门,你我一起举杯共饮,庆贺此大捷如何?”

杨季元怔怔的站在那,始终不敢相信。

秦琅把长安送来的皇帝亲笔信拿出来,让杨季元自己看。

“这是陛下亲自给我写的信,杨公可以自己看看。”

城头缚了个筐子下来,把信收上去,杨季元仔细看过,确实是长安天子的语气,而看那字迹,是飞白字体,听说长安天子李世民最喜王羲之书法,一笔飞白写的极好。

再看信上用的印,不会有错。

拿着信,杨季元沉吟许久。

最后只有一声长叹。

“把城门打开!”

“阿爷?”

“父亲,这或许是那秦贼的奸计,切勿上当啊!”

可杨季元却已经决定开城了,开战之前,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秦琅,等到开打后,才发觉自己孤立无援,而秦琅反倒得了诸蛮们的支持。

更别说秦琅轻松的斩杀了自己兄弟杨季初后,对他的巨大冲击。

他见识到了这位年轻宣相的决心和勇猛。

本就骑虎难下的他,也知道自己陷入了困地,他知道自己面对的并不仅仅是秦琅这万余人,秦琅身后是中原大唐,还有无数个万余人。

就算能打赢这一仗,可接下来又如何收场?

最要命的是,他根本没有信心能赢的这一仗。

现在,秦琅拿出这封捷报,然后借此再次向他劝降时,他终于还是决定借梯下墙了。

坞堡门缓缓的打开。

杨季元换上了一身白色长袍,披头散发的没有戴冠,他一步步来到秦琅马前。

跪伏在地,请降。

这个姿态已经做的很足了。

既然要降,那就干脆到底。

杨家在谅山称霸的本钱,在秦琅那里什么也不是。

“杨公快快请起!”

秦琅见老杨降了,也便摆出了副亲切的面孔。

“老糊涂了,请宣相恕罪!”

秦琅扶起杨季元,看着这个老家伙,没有一条道上走到黑,能够拿的起放的下,这种还真是狠人,一般人可真做不到这地步。

“杨公,今天可真是让我喜上添喜啊,一定要痛饮几杯。”

杨季元身后的一众人,脸上表情各异,有不甘心的,有惊慌不安的,也有茫然的。

秦琅扶着杨季元,高声喊道,“我现在正式宣布,在此建立谅山县,以陛下赐我之特权,特授杨公为谅山县县令,并推恩分封杨公为谅山县子爵,谅山县推行两税之法,税收三分之一归杨家享用。”

“杨家的田宅钱财等皆受我秦琅与大唐律法保护,任何人不得侵犯。”

杨季元轻叹一口气,秦琅这个时候,还能这般信守前诺,依然保全了杨家,让杨季元很是感动,秦琅并没有趁火打劫,直接占了谅山。

“卫公,老夫有个不情之请,我那小孙女先前送到卫公处,家里也没有人能给她个热闹的礼仪,现在想在谅山给她补一个礼仪,不知卫公能否允许?”

老杨头旧事重提,这个时候想补个纳妾礼,自然就是想让杨家的未来更有保障一些。

秦琅面带微笑。

“当然可以!”

秦琅一番话,使的一场战事消弥,杨家主动开城归附,秦琅给杨家如侬家一样的待遇,谅山设县,杨老头出任县令。

杨家的产业,也都得到保护。

甚至为了安杨家的心,秦琅也答应了杨家要补办一场纳妾礼。

杨家说要邀请各方宾客前来见证,秦琅也笑着答应了。

虽然他也想过借机家抵抗之机,把杨家这个实力豪强连根拔起,可最终秦琅还是在他们投降后,改主意了。

武安州这种蛮荒之地,还有太多敌我不明的势力,想要在这里站稳脚跟,必须尽量多交朋友少树敌,多个朋友多份力量,若只是一路推土机一样杀过去,既不容易,更容易引起众怒。

至于这样接受投降会带来的后患,只能说慢慢消化解决了。

“卫公,老夫来为卫公牵马,请入谅山!”

老杨头主动为秦琅牵马。

秦琅笑着道,“那就谢过杨公,走,入城!”

谅山不战而下。

当天黄昏,秦琅就带着几千人马进入了谅山城。

城外,杨季初的那颗首级也被取了下来,他和青风堡那百余死者,被定了一个误会之名就抛到一边不提了。

杨季元派人把虫娘又接回去了。

坞主府已经让给了秦琅和他的人马居住,杨季元把杨坞北城让给他秦琅,自己带着家人移居南城。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