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甘松岭上。

漫山遍野的甘松正盛开着紫色的小花,低矮的甘松草齐齐绽放,叶片更加油绿。

“参狼种宕昌羌没了!”

“梁弥光的首级找到了,就在京观的最上面,尸身跟其它部众一样,被扔在坡沟,早已经分不清了。”

轻骑向拓跋思头报告了隘谷里的情况。

做为拓跋部首领拓跋赤辞的侄子,拓跋思头是这次拓跋部出兵松州的主将,拓跋赤辞给他拔了两万人马。

拓跋思头打算以这一战做为自己的成名战,谁知道连秦琼的人都没看到,他就折损了五千人马,这连松州地界都没进。

“死了就死了吧,梁勤也曾开国称王,传世二百年,想不到他的子孙如此无能了。”

拓跋思头感觉有些恶心,甚至腹胀,他弯腰低头扯了一把甘松草,捋干净甘松细小的根茎,直接扔进嘴嚼了起来。这甘松在羌境到处都是,也是一味药材,能治牙痛脚肿,还能治食欲不振,恶心呕吐,还有止痛开脾的效果,对于羌人来说,这种随处可见的小东西,却是万金油般的好东西。

嚼了一把甘松根,总算感觉人清爽了点。

虽然嘴上说梁弥光死就死了,可拓跋思头还是很郁闷。说来,梁弥光也是被拓跋思头给忽悠了的,这位梁弥光所率的宕昌羌,其实并不是拓跋部的。

在十六国时期,羌人首领姚苌曾经建立过后秦,但很少人知道的是,其实羌人还建立过一个国家,便是宕昌国。

在十六国末期,宕昌羌在松州北面,白狼羌水流域,建立了一个拥有两万多户,十余万人口的宕昌国。他们向北魏南梁等中原王朝同时称臣纳贡,得以在夹缝中生存,从他们得到北魏册封承认开始,经历了九代十二主,历一百四十余年最后被北周所灭结束。

羌水上游有参狼谷,羌人一支在此游牧生聚以此得名,史称参狼羌在武都有胜兵数万,人口十余万人。他们与白马羌分布交错,故此也称为武都塞上白马羌。

宕昌羌在西晋末就已经是很强大的部落集团,建立宕昌国后,其境东西千里,南北八百里,后北周武帝攻灭了宕昌国,改其地为宕州,兼置宕昌郡。

这个当年曾几次被吐谷浑攻灭,又跑去找北魏爸爸派兵复国的参狼羌梁家,终究还是被一统中原北方的北周所灭,不再需要他做为中原与吐谷浑的缓冲地带了。

北魏时册封的宕昌王、甘松侯,东羌校尉、陇西公等的梁家,也最终败走南迁,此后宕昌羌实力不复,最终到此时,已经沦为了党项羌拓跋家的附庸。

这次拓跋思头奉命出征,便派人忽悠了梁弥光为前锋,并许诺说只要他能攻下松州,拿秦琼的首级来,那拓跋家下一步就要率军北上,替梁家夺回宕州,替梁家恢复宕昌国。

这当然是忽悠,自北周武帝攻灭宕昌国,已经数十年了。

当年梁弥定做死,屡屡侵袭北周陇右地区,等北周灭掉北齐之后,正是兵强马壮,自信心爆棚的时候,偏偏当时北周又跟吐谷浑结成盟友,于是乎,便干脆出兵灭掉了当年北魏扶持的宕昌国,不需要他再做缓冲了。

自北周灭宕昌国后,经历北周、隋两朝,再到唐,当年羌水一线虽说依然是险沟恶水,可朝廷数十年的经营,这里哪又是想夺就能夺的。

不论是党项还是吐谷浑,这些年都不能越过西倾山,进入羌水河谷,那是朝廷严防死守的战略通道。

梁弥光却一心想着恢复祖上荣光,于是带着全部族就上了。

部族最后的一千来骑打前锋,后面三千老弱妇孺家眷赶着牛羊随后。

结果在甘松岭隘口,全军尽没。

首级伴着泥土封成了一座京观,无头尸填满了溢谷坡沟,漫天的乌鸦盘旋,享受着这饕餮盛宴。

拓跋思头只是出了几面旗帜,损失不大,可五千人的附庸就这样没了,也是件大事,宕昌羌向来是他家亲近的势力,如今就这么没了,那在家族里他们这一支的影响力话语权就要大跌。

回头说不定还要被伯父责罚。

“唐人援军来的这么快?”拓跋思头恼怒的道。

“看样子,伏击参狼的兵马不多,也就千余,绝不会超过两千。而且看痕迹,伏击兵马中还有许多羌骑参与,甚至占多。我估计可能是把利家的人,这些该死的家伙真的背叛了我们!”

“这怎么可能?”拓跋思头不肯相信。

“带路,我亲自去瞧瞧。”

打马越过隘口,狭窄的隘谷里,一片浓重的恶臭扑面而来。

拓跋思头不由的捂住了口鼻子。

三天。

参狼羌梁家在这里死了三天了,尸体都烂了,尸水横流,蛆虫苍蝇乱飞,还有乌鸦秃鹫依然这着这片美食。

拓跋思头赶紧又往嘴里塞了一把甘松草根咀嚼,让自己振奋一点。

一千多个首级,用泥土封垒成一座京观,如同一座碉楼一样矗立在隘谷,旁边,还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雕刻着一行大字。

“那上面写的什么?”不识汉字的拓跋思头问。

一名羌兵赶紧上前,“诸羌禁越甘松岭,违逆者死!”

拓跋思头听了不由的冷笑,“真是好大的口气。”

可是笑了几声,见没人附喝,再一抬头,看着那人头京观,还有坡沟里那腐烂的尸体,拓跋思头也笑不下去了。

参狼种五千余人,就这样在这里覆没了。

几十年前,参狼种梁家,可也还是统治千里之地的宕昌王的,在以前,他们党项诸羌,还没人家风光呢。

“要不要把这京观收敛?”属下问。

拓跋思头看着那一个个恐怖的首级,腐烂的已经分不出五官,蛆虫从眼窝里进进出出,苍蝇蓬蓬乱飞。

他恶心的后退了两步。

“留着吧,让他们给我们做个见证,也提醒下大家,不要如梁弥光一样的愚蠢,唐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莫掉以轻心。”

武德元年时,赤排羌做乱,与薛举叛将钟俱仇同寇汉中,新建的大唐朝廷便立即派窦轨为秦州都督,出兵讨伐,连战皆捷。武德三年,党项羌派把利部又寇松州,朝廷又派窦轨出兵。

并派扶州刺史蒋善合出兵配合。

窦轨未至,蒋善合已经在钳川败把利部,而后窦轨出陇右,抵临洮进左封,侧后进攻党项羌,迫拓跋部回援守家,围魏救赵之计,成功击退羌人。

只是后来大唐重心放到中原争雄,让党项人再次有机可乘,夺取了松州。

当初那几战,党项人没占到什么便宜,但唐军其实限于规模,也只是小胜而已,并没有能够取得歼灭性的胜利,贼退便止,也让羌人以为唐军也就如此。

以往在唐军手里吃过亏,可哪吃过这种亏啊。

把利部好歹也是有千骑的小姓部落,结果直接被那唐将秦琼给击败将收降了,而参狼梁家,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还有五千余众,结果在这给干光了。

忍着恶臭在战场上转了一圈,拓跋思头也已经在心中勾画出一副当时战场的态势图。

伏击。

还在同一地点伏击了两次。

这里确实是个绝佳的伏击地点,可也没理由一个坑掉两次,更何况,越是这种险要关隘,那么行军之时,越应当有个警醒提防才是。

参狼种这是做死到了什么地步啊。

既怒其不争,又为损失了五千附庸而心疼不已。

拓跋思头都肝疼了。

而他也已经认同了先前属下的判断,伏击的唐军确实不会超过两千,而且有一半以上估计就是把利家的人。

这让思头心中警觉大增。

唐军已经如此了得了?

只有不满千人,再带着千余新附的把利羌,就能一口吞掉他们五千人的部众,还这么干净利落,没有放走一个。

他们三天后才知道了这惨剧。

“这不是一般的唐军,统兵之人,是个高手。”思头叹道,这是不想承认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虽然这是借用了地形,以及参狼羌的轻敌导致,可能打这么漂亮的仗,依然不得了。

“我估计,这一战,唐人损失不会过百。”

这又是一个让人难过的结果。

人家吃掉了你五千前锋,结果自己屁事没一点,不但实力未损,反倒增强了许多实力,得了三千多俘虏,还得了一万多的牛马,以及许多弓箭刀枪等武器。

这不是给唐人送武器送粮草吗?

一想及此时唐人已经把大批牛羊赶进了松州寨里,说不定正兴奋的杀牛宰羊的欢庆呢,思头就是一肚子火。

凭白给他增添了许多难度。

这该死的梁弥光。

“把梁弥光的首级挖出来,我要用他的头骨做成酒器,这个该死的浑蛋!”虽然曾经梁弥光与拓跋思头的关系极好,甚至可以说打小一起长大的,称兄道弟,可现在,他却觉得挫骨扬灰都是对这个家伙最大的仁慈了,必须得把他的头骨取下来做成酒器,让他永远不得超生,要不然难解他心头之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