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蛮荒·秦城

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晴空万里,头顶没有一丝云彩。

烈日骄阳之下,四明山上的树都打蔫了。

热的要命。

黑色的细犬那狭长的锥形脑袋早已经蔫头蔫脑了,腥红的舌头伸出老长,不住的喘着热气,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了。

秦琅也觉得热,他已经尽量换上了清凉的衫子,可依然觉得全身都被汗湿透了,这天又闷热,一点风也没有,汗湿的衣服全都粘在身上,极为难受。

这该死的天气。

虽然在后世他是一个地道的南方人,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火炉之城,可是在唐朝长安生活了三年,他都已经难以适应这样的炎热了。

端午后从长安出发南下,长安到长沙一千余里,长沙到达这湘桂交界的越城岭又有千里,路上倒是走走看看一个多月,此时到了四明山,已经是六月中旬了,正是最炎热的时候。

回头瞧瞧身后,那些大多来自关中的‘骑士’‘武士’们,一个个都跟那些关中细犬一样蔫的,无精打彩。

其实这会还才上午,但大家已经热走不动了。

从长沙一路过来,一路主要是在湘江上乘船,倒是还算轻松,可到了这湘桂边界,水路难行,山路更难走了。

这些天,已经有不少武安州的骑士、武士们后悔了,长安多好啊,关中沃野千里为何要跑到这该死的蛮荒来?

不少人怀念起在长安当游侠儿的快活日子,平康坊里的姑娘们多水灵温柔啊,醉仙楼的酒多香醇啊,西市当垆卖酒的波斯胡姬也是充满风情的,哪怕是长安早晨的胡麻煎饼是香气诱人啊,咬一口,那满嘴香满嘴油啊。

娘的,现在却得在这蛮荒跋山涉水,热的大腿根都快烂掉了。

“蛮荒,这是真正的蛮荒!”

秦琅拿着把扇子在扇着风,望着莽莽群山。

“咱们现在还在江南西道的永州境内,连五岭都还没过,说什么蛮荒呢,真正的蛮荒还远着呢。”他摇了摇头,这群家伙让他有些小失望,越往南,队伍行进速度就越慢,加之秦琅又是皇帝钦点的代天南巡宣抚使,所以过了长江后,逢州过县时,地方官员豪强都纷纷来迎接拜访,秦琅也不能无视。

他得替太子跟这些人亲近亲近,也要为皇帝巡视地方,宣示大唐皇帝陛下的威仪,还要顺带着考察下地方的情况,寻找点商机,搞点合作什么的。

“越城岭,秦城!”

秦琅遥望南面,群山间一条白玉带蜿蜒其间,最后跨越了山峦,联结两地,那就是当年秦始皇为了南征百越而特意修建的灵渠,灵渠沟通南面的湘江和北面的漓江,使之粮草物资转运问题大大解决,也为后来平定百越奠定了基础。

秦琅现在所在的这座越城岭,是云贵高原的东南端,也是五岭山系的西北支,跨越广西桂林东部部和湖南邵阳南部和永州北部。

全长五百里,连绵起伏,也聚集了无数的南蛮子。

站在四明山的八步岭上,可以看到山下的灵渠,当年秦始皇灭六国并天下,然后决心开拓岭南,命屠睢率军五十万南征,发为五军,每军十万,各占领岭南一个隘口。当时在赵城岭这边的一军,被蛮越堵住不得进,军饷转运困难,三年难以突破。

后来秦军修建灵渠,在湘江和漓江之间挖了一条七十多里的人工运河,打通了分水岭,使的两边成为坦途,当年为修这条灵渠,历时六年。

七十里修了六年,可知道这条灵渠修建的艰难。

但灵渠的重要性,在其修建好后的八百多年里,都一直成为中原与岭南之间最重要的一条通道和运河。

汉朝时交趾九真征侧、征贰姐妹起兵造反,马援就是率汉军从此下岭南。

岭南虽说有五岭关隘,但从秦到唐,最重要的一个通道关隘就是越城岭的这条关隘。

杨广时曾发岭南之兵征林邑国,当时朝廷大将也是自灵渠抵桂州,征召冯盎、宁长真、陈世略等岭南土王们集结兵马南征的。

挖通一道山,联通两条南北不同走向的水系,这还是在八百年前的秦国,秦琅都不得不感叹这工程的伟大。

灵渠可不止是挖条沟那么简单,他的诸多工程技术就是到了两千年后都依然很伟大。

湘江北去,漓江南下,相悖而行。

八百年前,大秦的工匠,却将他们连接起来。

灵渠称为渠,确实很小,比不上运河的雄阔,但其伟大却丝毫不亚于大运河,秦琅这个来自千余年后的人,站在这,都要感叹不已。

当年秦人在湘漓二水相距仅八里处,筑坝分水,此处水流平缓,有利断流筑坝,且地处湘江上游,水位相对要高,筑坝拦水后,水位进一步提高,再开渠引水直接注入漓江支流始安河水。

灵渠还分为南北渠,南渠开凿,解决引湘入漓问题,再开凿北渠,使水流平缓,让南来北往的船只能够顺利通航。

北渠自分水塘往北,蜿蜒于湘江右岸平原再入湘江。站在四明山居高临下可以看出,其实北渠若直线开挖,也不过三四里,但为了平缓坡降,北渠转了两个大弯,形成了两个大S型,延长了渠道六七里的渠道,让坡降变缓,河面变宽达到三到五丈宽。

不过在枯水期的时候,灵渠其实也有水量不足的问题,需要定时清淤,还要用纤夫拉纤,甚至还得通过陡门来调节水量,让船只平缓通过,整个灵渠三十六座陡门。

只是现在,这座伟大的水渠却被破坏了。

渠道本就因隋乱而淤积,现在又被蛮子们故意以木石塞阻,陡门也被破坏。

灵渠崩坏,舟不能行。

灵渠沿岸,过去是一片被灵渠水浇灌的良田,如今水涵洞被破坏,渠水毁堤冲毁良田。附近本是阡陌纵横村庄遍布的田园美景,现在则满目疮夷,一片片杂草丛生。

许多村子还能看的出被毁坏时间不长。

往日鸡犬相闻的勃勃生机,如今则被残垣断壁所取代。

“想不到李袭志一走,这越城岭蛮子们就敢如此狂妄大胆!”同行的秦用皱眉,“一群杂种。”

本来按计划,秦琅的这次南行应当还是会比较顺利的,计划是从长安到长沙,再到桂林,然后下广州,然后往西南去钦州交州,最后封地武安州好好经营布置一番再回朝。

可谁料到,花了一个来月才走到越城岭,还没进岭南呢,就遇到拦路虎了。

湘桂间越城岭五百里山蛮反叛,毁灵渠,堵隘道,劫掠乡里,攻打州县。

本来越城岭虽说连绵数百里,有着无数的俚僚蛮居住其间,但因为秦朝时就开通了灵渠,故此八百年来这里一直就是中原南下岭南的重要通道,历朝历代都很用心的经营这里。

南面的桂林更是中原朝廷在岭南经营的最牢固的一座桥头堡,所以夹在桂州和永州之间的这片山区,虽说蛮子不少。

但数百年来,汉人也大量南迁落户,甚至经过不断的拓展,其实湘桂之间的越城岭一带,山区,山脚下的平地,基本上都已被汉人占据,那些俚僚诸蛮部落,要么南迁,要往就退往落后的深山,或是山腰山顶上居住了。

总体来说,山里山上的蛮子们,其实也并不完全野蛮,在朝廷官府眼里,其实这些蛮子跟岭南的蛮子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这些人其实被称为熟蛮。

就是完全接受朝廷官府的统治,并且与汉民也有往来交易等的,虽说大多数蛮寨也不入籍不纳税赋等,但在朝廷官府眼里,这些蛮子们只要不乱来,朝廷倒也不怎么过份管他们,反正这些人穷的要死,也没什么好管的。

可谁料到这一次,这些越城蛮,居然联合起来杀下山来了。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的?

秦琅带着队伍刚到永州,就听闻这里发生了蛮乱,开始永州官员还不肯如实上报,只说是些小冲突,秦琅还真信了。

谁知到了湘源县后,居然发现这个县城居然被蛮子们攻破后洗劫一空,留下了一座残破的死城。

秦琅没有退回永州零陵,而是主动顺着足迹追踪。

一路追到了四明山上。

“会不会跟冯盎有关?”

“不可能,冯盎会说是岭南势力最强的,可冯家地盘在岭南东南,这是岭南西北。”秦琅摇头。

“可冯盎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到了衡州时便病了,这难道没问题?”秦用提出怀疑。

秦琅觉得秦用还是很敏锐的,当时冯盎在路过衡阳时突然病倒,随行大夫说他要停下治疗休养,秦琅也没多想,现在再回头想想,或许冯盎当时已经知晓了这边的蛮乱,可这家伙并没有跟秦琅说,只是找理由自己留下,让秦琅单独南下。

这有借刀杀人的嫌疑,也不排除是冯盎是借机瞧瞧秦琅的实力,或者说想借越城蛮给秦琅一个下马威瞧瞧。

“也许吧,但知道了又如何?现在问题还是这些山蛮,我们总不能被他们堵在岭北吧?”秦琅笑笑。

“或许跟李袭志有关,朝廷征召他入朝,这家伙前脚跟离开桂州,这后脚越城蛮就生乱了。”

“管他谁谁谁,也许是冯盎也许是李袭志,更有可能是谈殿或是宁家,岭南肯定有人不欢迎我南下,他们畏惧了担忧了,所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挑动了这越城蛮做乱,但我秦琅也不是吓大的!”

秦用拿着他的银锤在手掌心里敲打着,有些烦躁,“可是现在我们人马不多,又孤军深入,还不熟悉这山中地形,更搞不清楚那些作乱的蛮子情况,会不会有些危险。或许我们可以暂且撤回,上报朝廷,或者从附近征调兵马再来进剿这些蛮子!”

他的提议比较稳,山蛮再乱,也不成气候的,可秦琅却只是摇了摇头。

“用不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