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第五纵队

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深夜。

秦琅坐在灯下给皇帝写密折,刚才他已经把给兵部的奏捷文书写过了。给兵部的文书里,他把杂胡们的战绩也全都算到丰州边军头上了。

程处默、尉迟宝琪他们功绩自然最多,但后面赶来的丰州军,秦琅也分了一些功给他们。

当然,现在给皇帝写密折,就不能这样说了,得如实说明。

这场战斗,打的有些意外。

杂胡们的风吹两边倒行为,也都如实上奏,他们事后痛打落水狗的战绩,也没隐瞒。

秦琅也直接跟皇帝说,虽然这一仗有些意外,但打就打了,而他现在准备跟颉利好好的再碰一下。

当然,这个碰不是要打,而是要守住东受降城和胜州,要携新胜之势,乘现在寒冷季节,在颉利无法大战的情况下,迫他退兵。

秦琅把这一战的意义夸的很大,说通过此一战,不仅真正让丰州的郁射设部投入大唐,也让河套的许多杂胡部落也开始倒向大唐。

写完这封密折。

秦琅又给秦琼写信。

他出兵前,就已经给灵武的秦琼去信,说明前方意外战事,让秦琼帮他看着点丰州,同时要盯住朔方的梁师都。

梁师都现在就是一头困兽,但这场战事,说不定会让这个家伙发疯,所以得防着他。

若是梁师都敢从胜州背后袭击,那么他请秦琼乘虚攻他老巢夏州银州。

这封信写好,他又给胜州隔黄河相邻的东边代州都督张公谨、并州大都督府长史李绩去信,希望他们密切关注一下西边。

若是颉利真不管不顾的要拼命,那么这就是一个立功的机会,希望张公谨和李绩能够出兵代北。

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仗一开打,其实就已经不是一点一隅的事了,这已经牵涉到了唐突整个边境。

虽然在秦琅反复推断后料定,这场大战打不起来,因为现在时机不对,此时季节,小打小闹可以,但大打不论是颉利还是大唐,都承受不住。

可凡事总得有个备案,就怕别人发疯不按套路来。

因此一旦失控,那就拼吧。

一连写了多封信,秦琅叫来阿黄,让他派人把这些信分头送出去。

“三郎,咱们真要在这里跟颉利开战?”阿黄有些担忧。

“放心吧,这就是比气势,打不起来的,只要我们不退缩,不露陷,颉利也不敢真打。”

眼下秦琅有精锐八千,还有几千杂胡协从军,已经超过万人,这基本上是一支大唐标准的野战军团的数量了。

真打起来,守着这受降城三城寨,冰天雪地的,颉利毫无优势。

诚如秦琅给李绩他们的信件写的一样,若颉利真敢全力扑咬过来,那张公谨和李绩就可以出兵代北,去干颉利扶持的苑君璋和杨政道这两个势力,这两势力本就只是傀儡势力,本身没什么实力,颉利若不在后方撑着,以张公谨和李绩两人的实力,完全可以爆打他们,甚至直接干到颉利的老巢去。

而颉利也指望不了梁师都能抄秦琅的后路。

梁师都早就被困的废了,这季节,梁师都真有心,估计都召不齐人马,凑不齐粮草出兵,他就算勉强出征,秦琼也可以随时抄他老巢断他后路。

左算右算,秦琅都觉得自己丝毫不用畏惧颉利。

除非他在颉利手底下走不出三个回合,会让颉利一波给灭掉。

但他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这次出兵,也算是破坏了渭桥之盟吧?这次颉利如今忍下了,但只怕明年准备好还是会来战的。”

“破坏也算不到我们头上,是那个把老爹做成酒器的疯子阿副罗开的头,我们只是在这里开了个边市,又派人过来保护下而已。”秦琅嘿嘿说道。

算到了敌人的底牌,那这牌打起来就有信心多了。

不管颉利现在是如何装腔制势,如何派人来问罪,来威吓,秦琅一概不理会。

“此次是你们突厥先来攻打我大唐边市,毁约在先,其它的就不要废话了,你告诉颉利,他要战,便战!”

秦琅一句话将颉利使者赶走。

颉利大营。

听完使者的这回复,颉利气的暴跳如雷。

“打,不打也得打!”

执思失思劝谏。

“大汗,眼下确实不是大举出兵的季节。”

“不是出兵季节也得打!”

“可是诸部大多都不愿意听令出兵!”

秦琅都到东受降城好多天了,颉利却还一直没出动,原因还是在于到现在为止,颉利部众好多都不肯奉令出兵。左等右等,也才两万来人集结起来。

颉利希望多带点兵过去,一波把东受降城推平,将秦琅生擒最好,可是两万来人,他实在没什么把握,主要还是担心这点人过去,会被秦琼、李绩等冲上来揍他。

万一秦琅只是个诱饵,到时可就麻烦了。

当然,也还有后院之忧,突利、拓设这些家伙一个个都不奉令,万一他在前线大打出手,这些家伙跑来抄他汗庭,可就危险了。

左考虑右考虑,结果就是迟迟不得出兵。

他又派了数个使者前往东受降城,想要迫秦琅主动撤兵,交还突厥俘虏,并请罪赔偿,奈何这个家伙死硬死硬。

每次说的话比他的还硬气。

如今更是大言不惭说,要战便战。

这是公然向他下战书啊。

不打不行了,要不然他这大汗的脸面往哪放,以后还如何号令突利、拓设那些人,更何况,郁射设这个畜生公然投唐,他必须得把后套夺回来啊。

执失思力和阿史那思摩,都还算是比较理智的。

这次的事,本来一开始只是颉利跟郁射设叔侄内部矛盾,因为点钱财商货之事争来争去,结果最后郁射设太贪婪,颉利则过份逼迫。

最后倒好,郁射设先跑灵武拜秦琼做爹,又跑到长安朝拜天子,结果还得到赐姓名赐公主这等好事。

好好的内部纷争,结果搞成了谁也想不到的唐突纷争了。

更料不到的是,唐天子派了秦琅这么个年轻人到丰州,一来就不按常理行事,安抚拉拢郁射设部人马之余,居然还公然派兵进驻河套。

更是把一支兵马直接派到了胜州北。

这可向来是前套地界啊,向来都是颉利直接控制的地盘,你他娘的直接跑到人家汗庭附近二三百里的地方,在这里筑城屯兵,这不是岂有此理?

阿副罗为何敢出兵?

那是得到颉利授意的。

本来颉利也只打算给秦琅一个小小的教训,破了这个东受降城算了,让秦琅知难而退,不要再来了。

谁也想不到,阿副罗这个无能的家伙,一万来人,结果被人家千余人灭了。

现在秦琅还生怕事小,亲自跑过来,直接向他宣战了。

你说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

怪事年年有,可今年特别多。

去年跑去长安,结果李世民敢九骑来谈判,迫使他无功而返。

现在这个秦琅,又敢这样逼迫他。

这个秦琅,去年李世民九骑临渭桥,好像就有他一个。

颉利不服气。

而如执失思力、康鞘利、思摩等人则都还比较理智,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完全脱离掌控了。

秦琅完全不按常理行事。

主动挑事,还完全掌握了主动。

现在他们是被架在火上烤,出兵也不是,不出兵也不是。

“再给诸部传本汗令箭,让他们带兵前来!”颉利黑着脸喊道。

······

代北。

恒安城中。

一名胡商敲开了城中一座院子。

“是你?”

厅中。

大行台苑君璋的儿子苑孝政看到来人,十分意外。

“听说你们父子降了唐?”苑孝政问。

“没错,我父亲现在是大唐怀化郡王,我现在是九原侯,我现在叫秦谏臣了。”

苑孝政苦笑了两声,“看来颉利真是不得人心啊,连你们父子都投唐了,兄弟来我这做什么?”

“当年我祖父处罗可汗还在位时,对你父亲可是很照顾的,你父亲当年曾在我父亲帐下听令,我与你关系也算不错。”秦谏臣说道。

“是啊,一恍多年了。”苑孝政道。

“我听说苑兄也一直劝你父亲归唐?”

“是的,可你也看到了,我如今却被我父亲解除官职兵权,被软禁于此,门都出不去!”

苑孝政的祖父苑侃,曾是隋朝代州刺史,苑家也是代北世代豪族,隋末时,苑君璋随马邑鹰扬校尉刘武周起兵,后迎娶刘武周的妹妹,刘武周被突厥人封为定扬可汗,自称皇帝,苑君璋被封为宰相内史令。

后刘武周兵败,苑君璋便与刘武周逃往突厥,在后来谋划南归时刘武周被杀,苑君璋代替他继续统领所部。

苑君璋此后被处罗可汗任命为大行台,并派儿子郁射设统兵驻扎协从。

苑在武德六年前,曾一度与郁射设攻占整个雁门关外地区。

后来其部下大将高满政杀了苑君璋的儿子和突厥人,夺取马邑降唐。苑君璋此后又带突厥兵马攻陷马邑,杀死了高满政和其部下,为儿子报仇。

此后唐军反击,苑君璋被迫放弃马邑,退守云中恒安。

但是苑君璋的部下,毕竟都是当年刘武周从中原带来的,时间一久都不愿意过这种漂泊塞外的日子,更不愿意成为突厥人的傀儡,眼看中原统一,他们其实也想投奔唐朝。

这些年,许多部下脱离苑家南下投奔唐朝。

苑孝政便数次劝谏父亲投唐。

苑君璋一直犹豫不绝,后来曾被苑孝政说明,也跟唐皇李渊联系上,李渊还派人赐他免死铁券,并承诺向他封王。

只是后来,又有部将劝说他突厥正盛,唐几次都败于突厥之手,若投唐,可能下场就跟杜伏威等一样。

苑君璋于是最后又反悔,捉了李渊的使者送到突厥汗庭。

他此举,又引发许多部下脱离,甚至有不少将领想拥其子苑孝政兵变投唐,结果事不机密,苑君璋杀了许多谋反者,并拘捕了自己的儿子。

“我知道苑兄在你父亲军中有不少支持者,只要苑兄肯站出来,我们也愿意帮忙,等事成之后领军率地投唐,亦不失富贵。若是继续这般下去,只怕父子诛灭,苑氏亡族也。”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