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永兴坊。

魏征就着炒蚕豆喝着小酒,初夏的夜风凉爽,坐在廊下喝酒还不用烦扰蚊虫叮咬,说不出的惬意。

管家来报,说又有几位送来请帖要拜访。

魏征却连那名贴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挥手,“不见。”

“阿郎,都是长安有名的俊才呢。”管家道。

“俊杰个屁,他们若是俊杰,就不会连这是人家翁婿俩演的一出戏也看不明白。这个时候还赶着趟想要去丢石头,这不是找死吗?”

魏征喷吐着酒气,满脸的不屑,所谓的俊杰才子,不过是世家大族子弟相互间的吹捧而已。他们只看到秦琅百日罢相了,还真就以为秦琅这个幸臣要倒霉了,纷纷想去踏两脚。自诩正臣不过是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实际上都只是想踩着秦三郎上位。

毕竟秦三郎就算罢相了,可毕竟也是做过宰相的人,若是能踩倒秦琅,那对他们来说自然也就是一个难得的战绩。

裴氏提了壶酒过来,看着丈夫杯里已空,便给他又续了一杯。

“秦三郎这次罢相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先前的新政改革又有变故?”裴氏比较关心的还是国公酒,这是秦三郎带着魏家一起的买卖,虽然现在魏家在里面只占了两成股,可又不用什么投入,如今国公酒坊各地开了许多工坊,生意越做越大,魏家每个季度分一次红,都能拿到不少钱,简直跟白检一样。

裴氏现在就指望着这笔进项,好积攒起来,然后为儿子求娶五姓女呢,她甚至已经托娘家裴氏帮忙去打听,她最属意的还是太原王氏,她也是河东出身,所以希望儿媳也是河东女子,这样将来好相处一些。

只是太原王氏女可不好娶,早些年如魏征这样的家族根本娶不到王氏女,近些年经历隋末还好些,但也得置办一大笔陪门财,何况给了赔门财,这聘礼也是一分不能少的。

要娶王氏女入门,现在永兴坊里的这魏宅也得重新装潢一下,最好是能把隔壁的房子买下来扩建一下,可这些不都得要钱。

魏征虽然如今因为王珪等几个小伙伴都被贬出京去了,喷子家族缺少了有力的伙伴,但也还是坚持不懈的走在喷子的道路上的,为了好喷人,魏征可是整天研究朝廷最新政策,钻研皇帝宰相们的实时动态,所以对于朝中政策风向,就没有比魏征还更了解的。

他不屑的哼了一声。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人家翁婿演的一出好戏呢,现在翁婿演完,这大舅子和妹婿又在那演上了,哼!”

“什么意思?”裴氏没听懂,直接对着魏征一瞪眼,魏征虽然平时在朝堂上无所不喷,连皇帝都经常要吃他的唾沫星子,但却偏偏有些惧内。

裴氏一瞪眼,魏征赶紧坐正了点。

他瞧了瞧左右,“都出去。”

等人都走远了,他才小声道,“娘子也小声点,这镇抚司太不要脸,连咱们在被窝里的话他们都能偷听了去。”

“还有这事?”裴氏一惊,转而想到两人偶尔那些情趣话语,也不由的羞红了脸。

“可不是嘛,这个秦三郎,真是个浑不吝的家伙。哎,说回刚才那话,意思就是秦琅拜相罢相,其实都是皇帝的主意,秦琅则很聪明的全力配合而已。当皇帝需要改革新政时,秦琅第一个窜出来,现在改革稳了,他又拍拍屁股下去了,说到底,秦琅就是皇帝的一根搅屎棍,而秦琅呢也很有自知之明,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所以也没有丝毫的留恋,之前三次主动辞相,然后这次又把柴绍的儿子打了。”

“柴令武那个惨啊,他估计还不知道自己之所以被打的屁股开花,其实不过是人家爷俩为了把戏演的逼真一些而已。”

魏征说完,夹起一颗蚕豆扔嘴里,嘎嘣嘎嘣,再抿口小酒,那个惬意。

裴氏哦了一声。

“那按你这意思,就是说秦三郎并未失宠了?”

“失宠个屁啊,你看看之前罢相的那几位宰相,罢相后去哪了?全都是贬谪地方,任刺史或都督,韦挺留京,却也贬为了殿中监。而秦琅呢?他罢相免转运使,听起来好像失宠了,可是另一边马上又进阶从二品光禄大夫,加二品的太子少师之职,这是贬吗?”

裴氏倒反而松口气,她就担心秦琅被贬呢,既然没失宠就好,那国公酒也不会有啥问题了,魏家那份分红也能继续领下去。

“你啊,就得多学学人家秦三郎,你看人家多会为皇帝着想,处处为皇帝谋虑办事,你只会整天在那里说这里不好那里不行,你有本事也做几件实事大事啊。”

魏征没想到自家娘子倒反而站秦琅那边去了,有些无奈,可又没法反驳,只好道,“百官百职,各有所专,我是谏臣,谏议规讽这是我的本职。”

裴氏无情的揭穿他,“你啊,也就是只知道读些死书,所以除了耍耍嘴皮子什么也不会,一把年纪了,如今儿女年纪渐长,老大也差不多要到订婚的年纪了,你连个结亲的钱都还拿不出来。”

“我家里帮忙问过了,王氏有个女儿,还不错,虽说不是大宗,但也是小宗嫡女,只是他们开口就要一百万陪门财,另外聘礼什么的也不能少了,还说要我们家置办个大宅呢,我让我嫂子帮忙说和,那边倒是说陪门财六七十万倒也可以的,可咱们家现在这宅子太少,不行。”

魏征听了有些头疼。

他现在也就赚点死工资了,之前在秦琅的镇抚司里兼了段时间职,跟着秦琅去河北赚了一笔外块,但那是一次性的。现在收入就是俸禄,幸好还有国公酒坊的分红,比他的俸禄还高的多。

但若是现在就又要拿陪门财又要出聘礼,还要换大宅子,魏征还真的没钱。

“王氏只要肯嫁女,那咱们家就是高攀了,条件开出来了,咱们就想办法。没钱,那就借吧。”

“借,找谁借,这么多钱,我娘家肯定借不了。”裴氏马上断了魏征找妻子娘家借钱的打算。

裴氏是河东裴氏出身没错,可问题是她也只是裴氏的旁支而已。

而魏征自己打小父母早亡,年轻时甚至穷到无奈去做道士,所以更别说什么家族的帮衬了,他还得每月拿出笔钱来给老家的族人们接济下呢。

“要不找开元钱庄借贷?反正利息也不高。”魏征问。

“这又不是借一星半点,没几千贯是不够的,这得要抵押的,你也拿不出那么多抵押物啊。”

“那怎么办?”魏征头痛了,酒也觉得不香了。

“怎么办怎么办,借啊,找人借。”

魏征苦着脸,“谁能有几千贯借给咱们?”

“你去找秦三郎,他肯定有钱,这秦三郎这次得皇帝赏赐,金银珠宝都是直接赏了一车,这得多少?光田地都还又赏了三百顷,秦三郎的田产加起来应当破十万亩了吧?”

魏征当然清楚秦琅的那点家底,他一直盯着呢,好寻找秦琅的问题,可秦琅有钱没错,但钱这方面找不到什么漏洞,他的钱也没有是贪污受贿来的。

让他找秦琅开口借钱,还真有些开不了口,毕竟当初秦琅那般帮他,可他后来却经常拿秦琅开喷。

“你要是开不了这口,我去找秦三郎借。”

“借了拿什么还?”

“实在不行,我就找秦三郎,把我们国公酒的份子,还有你那魏公酒和酒曲的秘方都做价卖给秦三郎算了。”

魏征脸跟便秘一样,好半天后苦涩的道,“行,你去吧,反正我是不好意思去。”

“你也有脸说。”裴氏无情的挖苦。

魏征都沦落到要跟秦琅借钱的地步了,自然也不会跟外面那些不懂事的年轻士族子弟一样去趁机弹劾秦琅。

人家秦琅好着呢,圣眷依旧,甚至更上层楼了,这个时候去弹劾秦琅,不是找不痛快吗?

所以面对那些视魏征为偶像,或者说想利用魏征打头的家伙们,魏征是来者不见,更是不肯在他们的弹章上署名。

别看魏征平时整天七个不服八个不愤,喷天喷地的,但他的喷其实也都是有选择性的,魏征虽然也喷皇帝也喷秦琅,但都不是乱喷一气的。

他最起码会先评估好,保证喷的力度不会危及自身。

这也是王珪韦挺等一大群革命战友都因喷而倒下,魏征却能一枝独秀的根本原因,人家喷起来那真是天地不管,魏征则是有选择性的喷,说直白点,魏征这人其实有点奸诈。

反正秦琅早就看透了魏征,他跟封德彝、裴世矩其实都是一类人,说他们聪明有才不错,但没有一个是老实耿直的人。

喷子,孤臣,不过是魏征给自己打造的一个人设而已,而皇帝李世民呢,也需要魏征这样的一个臣子,于是大家平时心照不宣,只要魏征不突破皇帝的底线,那他这个喷子就能稳固不倒,当一个御用喷子。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