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横刀自刎

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长安。

夜幕沉沉,城门紧闭,但今日皇城门下省依然灯火通明。

驻防渭南的大将派了五十骑一路护送着报捷信使连夜赶来长安,把守长安城南门的右骁卫守将不敢开门,但也不敢隐瞒,立即奏报雍州牧、左卫大将军秦琼。

捷报一层层上报。

李世民听闻消息时,刚在丽政殿睡下,连日的操劳让皇帝憔悴不已,今晚长孙为皇帝按摩推拿再加上艾炙才好不容易让他睡下。

可听闻了这个惊人捷报后,李世民还是不顾长孙劝谏披衣而起,在殿里转了会圈后,他下令宫门开锁,半夜也赶往门下省政事堂,召集宰相、参政们紧急商议。

“让人不敢置信!”

左仆射萧瑀看着那三个红通通的手印惊叹不已。

因突厥大军兵临城下,宰相们夜晚虽采用轮班值守制度,但其它诸位宰相也都夜晚留宿在皇城省衙内,以备紧急之时可迅速聚集议事。

长孙无忌眼睛通红,也是刚睡下就被叫起,可他看完捷报后兴奋的手舞足蹈。

“斩首八千级?那算上叔宝擒斩那两千,这岂不是说颉利的一个万骑已经被歼灭了?”

“嗯,确实如此,乌没还真是给了朕惊喜。”

“臣现在倒有点喜欢上这个家伙了。”长孙哈哈笑道,这么耿直送人头的敌人,当然可爱了。

“你说秦怀良倒底给这乌没灌了什么**汤?怎么就死性不改,还突然的就往三原跑了。”

乌没啜突然移兵三原的真正原因是去挖穆皇后陵这事,李世民让秦琼封锁了消息,不得泄露,这既是维护皇家的尊严脸面,也是在保护秦琅。毕竟秦琅人年轻,一切以打赢眼前这仗出发,但他主动向乌没啜提出去挖穆皇后陵,虽然只是一个计谋,是为了张网设伏歼灭他,但这种事情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否则肯定会有言官御史来弹劾秦琅的。

较真起来,这可是谋大逆之罪,十恶不赦第二名的大罪。

为保护秦琅,李世民已经下了封口令,连长孙无忌、房玄龄这些宰相都没说,之前调尉迟他们去三原时,也没说这层。

房玄龄向皇帝恭喜道贺。

“有了这八千个首级,咱们手里的筹码可就很有份量了,三千骑斩首八千,定要大肆宣扬,好好鼓舞下百姓士气,也震慑下胡虏。”

兵部尚书杜如晦则询问皇帝,我军伤亡多少?

“伤亡不大,战死百余骑,伤几百。”李世民还能承受这个战损,说来能有这样好漂亮的战绩,关键还是上次秦琼那一仗,把乌没部打的元气大伤了。

这次说是三千对八千,实际上是大唐最精锐的玄甲骑打一千乌没部兵,剩下的都只是些辅兵甚至是随军家眷而已。但表面上听起来,确实好听,战绩确实漂亮。

“陛下,是否可以派出使者前往渭北大营了?”封德彝道。

李世民摇了摇头,“不,我们得崩住了,如今我们刚打了大胜仗,心慌的是突厥人。而且怀良也说了,颉利还没到,眼下突厥渭北大营里突利无法号令众酋,我们这个时候去谈,也谈不出结果来,反而会让他们看出我们真实的打算,所以得崩住了。”

“就这样坐等?”

陈叔达有些担忧,眼下这局势,二三十万突厥军涌入关中平原,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每继续一天,大唐的损失就增加一天。

而且关中平原上的这些庄稼也要面临被突厥牛马吃掉的困境,等到时突厥人退了,今年关中的秋收也完了。

李世民也沉默。

现在这样的对峙,不比在边疆的对峙,现在是敌人处于腹心之中,对大唐的伤害太大了,可没办法,必须得撑住了,否则无法收场。

“陛下,不如给怀良传信,让他想个办法,看能不能利用他们现在突厥大营的条件,想办法让突厥人先来议和。只要他们先开了这个口子,那我们就好接着谈判了。”秦琼提议。

李世民想了想,眼下似乎也只有这样。

“可以去信,最好是劝三郎回来,这样潜入敌营太危险了,他是朕的女婿,又是镇抚司丞,就算要侦察敌情,派人去就行。万一被暴露,太危险了。”

秦琅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李世民可是很担心贤婿的安危的。

······

阿史德乌没啜再次回到泾阳大营的时候,惊呆了突利可汗。

“你的一万人马呢?”

乌没回头看了眼身边这些铠甲残破,身上血清干涸的仅存部众,从草原出发时一万人马,眼下只余这一百余人了。

“全没了。”

乌没苦涩的道,声音嘶哑,“全没了,死光了。”乌没又说了一遍,“在三原,我被玄甲骑埋伏,八千部众,皆被斩杀。”

突利冷冷的看着乌没啜,“你为何还活着?”

乌没听到这话,羞愧的低下了脑袋。

“你为何还活着?”突利再次问道。

乌没面色紫胀,终于忍不住伸手拔出了断了一半的佩刀架到了自己的脖颈上。

突利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并不阻拦。

乌没刀架在颈上,羞愧的对突利小可汗道,“我死不足惜,可有些话还是要当面来告诉大家,这次南下错了,大错特错,我们不该深入千里,不该到这长安城下,这里没有什么金山银山,没有数不尽的人口钱粮可抢,这里是块死地!”

“我败了,我的一万族人没了,我该死,可我要把这个讯息告诉你们。”说完,乌没手臂用力一拉,断刀破颈,血液喷涌。

突利依然表情冰冷,只是往后退了三步,免得血液溅到他的身上。

而这边化名为朱邪金山的刘九也在秦琅的暗示下,并没有半点行动,所有人都看着乌没就这样自刎谢罪。

等乌没啜倒在了地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后,突利冷眼打量着随他回来的那些亲卫。

一名又一名阿史德阿没部的勇士拔出了刀。

他们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的把刀提在了手里。

做为贵族头人的亲卫,未能尽到保护之责,他们本就该死。虽然大啜是自尽,但他们也该去殉葬。

高大凶恶如狼的侍卫队长,用刀把自己的脸割开三道口子,任血液淌下,然后将刀横在颈上。

横刀自刎,自杀殉葬。

一百多个好不容易从战场之上逃回来的战士,一个接一个的自刎而死。

片刻之后,躺了一地。

突利冷哼了一声,“两战两败,皆全军覆没,还有何资格做啜,有何资格继续活着?肯自刎谢罪,还算有勇气。”

他挥手,让人把乌没他们的首级带走,“火化,骨灰收好,将来把他们带回草原回归长生天。”

最后,他目光打量着依然站立在那的秦琅刘九一行。

“你们怎么不自刎?”

刘九道,“我并非乌没啜的侍卫,我们先前从长安将他救出来,这次又将他从战场救回,我们已经尽到了朋友的义气了。”

“刚才你为何不劝他?”

“没什么可劝的。”

“那你为何又要从战场上救他回来?”

“那是两码事,一码归一码。”

突利哈哈一笑,“说的好,我倒是挺喜欢朱邪兄弟的,现在乌没啜死了,你们不如就暂且留在我这里可好?等此战过后,我再送你们返回西域沙陀部?”

“也好!”朱邪金山没拒绝。

突利有些厌恶的看着地上留下的血渍。

“马上去请各位贵人前来共商要事。”

狼头大纛下,银狼大帐中,诸部首领齐聚。

突利向众人介绍刘九,称他为西域沙陀首领朱邪满月的儿子,还夸赞他勇猛义气,两救乌没啜等等。

然后他又向刘九介绍诸位贵人。

“这位是欲谷设,是我同父异母的大哥,如今与拓设一起坐镇漠北,统领漠北铁勒诸部。”

“阿史那矩!”欲谷设对刘九点了下头,他长的十分肥胖。

“拓设,我叔父处罗可汗之子。”

“阿史那社尔,你好朱邪兄弟。”这位拓设倒是长的十分年轻,他是前任处罗大汗的儿子,当初因父亲去世时还年幼,所以没能继承汗位,改由他叔父颉利继承了。

但因为是前任大汗之子,所以现在阿史那社尔与始毕长子欲谷设,皆封为设,共同统领漠北诸部,算是如今东突厥最有实力的部落首领之一。

接着突利又介绍了郁射设阿史那摸末,大唐有时也称他为奥射设,就是他上次引军围攻乌城,间接引爆了玄武门之变,阿史那摸末也是处罗可汗之子,他是拓设阿史那社尔的兄长,异母同父。

原本有机会做大汗的,但后来没干过叔父颉利,一直不怎么服气,总跟颉利对着干,最后被颉利赶到了漠南河套一带地区,他跟朔方的梁师都关系最紧密,相为倚靠。

“这位是我叔父步利设!”

最后一位看着也就三十来岁的大鼻子贵人,却是突利的叔父,颉利的兄弟,启民可汗之子。

步利设笑呵呵的打量着刘九,“阿史那利。”

步利设、突利小可汗、欲谷设、拓设、郁射设,五个突厥现在颉利之下最有权势,实力最强的部族首领,各镇守一方。

五人的父亲都当过大汗,所以这五人其实按突厥汗位继承制度,其实也都是有汗位继承权的。

按突厥的分封制,他们虽没能继承汗位,但也都分得大量部族人口牲畜和地盘,比如突利就是分在东方,欲谷设和拓设分在漠北,郁射设分在河套,步利设分在漠南。

相比起乌没啜这样统领万骑的啜,这些设们地位更高,实力更强。

可也正因为地位高实力强,还血统尊贵,于是谁都不服谁。突利这个可汗是小可汗,地位比设略高,可这些叔父兄弟们根本不买账,导致他们来到长安附近有些时日了,却根本没有半点进展。

不过今天乌没啜的死却也让他们警惕,一万骑就这样没了。

“乌没啜死不足惜,可是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唐人实力比我们预料的要强些,我们都得小心些,大家说接下来要怎么办?”突利望向众人。

“什钵苾,大汗现在到底在哪,他还要多久才能到此?打长安是他提出来的,可我们各部都早到了,他却迟迟未至,究竟是怎么回事?”资格最高辈份最高的步利设阿史那利很不客气的直呼突利的名字。

“我看咄苾就是故意的,想让我们先跟唐国交手,斗个两败俱伤,然后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暗藏祸心,想捡便宜呢。”郁射设向来不服颉利,他一直认为父亲的汗位应当传给自己,现在也是毫不客气的指责颉利是在借刀杀人。

五大首领你一言我一语,对于刚战死的乌没啜,没有半点悼念之情,两战没了一万骑也根本不在意,反正那是阿史德部的人,死光了正好大家可以趁机把乌没部给瓜分了。

但是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他们还是很在意的。

现在争论重点在于颉利到底在哪,他什么意思?

还要不要打长安,怎么个打法?

反正最后五人勉强达成了一个意见,那就是在颉利到来之前,暂不越过渭水,也不兵临长安城下,要打长安,等颉利来了一起打。

同时,鉴于乌没啜的前车之鉴,他们一致认为要收拢兵马,不能再随意的分散了,得防止再被唐军各个击破歼灭。

刘九是客,他虽也是突厥人,但是西突厥诸部的,西突厥本是当年突厥派出去西征的一支,后来征服西域就在那边开枝散叶,只是后来突厥内乱,争夺汗位,打的狗脑子都出来了,西突厥便趁机开始插手汗位之争,最后甚至曾经差点统一东西突厥各部,打来打去几十年,东西突厥倒是打成了死敌世仇,原本只是突厥的一个分支,如今却早已经跟突厥本部东西并立了。

“朱邪兄弟,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突利询问,也只是表面客套而已。

刘九早得了秦琅的面授机宜,有机会当然赶紧抓住,“收拢兵马以渭河为界,等候颉利大汗到来确实良策,不过就怕秦军连战连胜之后更加得势不饶人啊。不如我们派人先往长安见唐天子,一来可拖延时间,二来可暗探大唐虚实,正所谓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

“刘九兄弟这话有理。”突利可汗大为赞赏这话,“大汗到达之前,我们暂与唐国虚与委蛇,拖延时间,只是,我们找个什么理由派人去长安见唐天子呢?”

连吃了两个败仗,折损了一万骑,突利也不敢再太嚣张,万一派个人去问罪,结果惹怒了唐天子李世民,他到时直接就发兵来攻,那就麻烦了。

要打,也得等到颉利来了才能打。

“要不,就派个人以恭贺李世民登基天子为由前去?”突利想了半天找到个理由。

步利设等都以为可以。

“那派谁去呢?”

“得派个有身份的人前去方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