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当大营派出的数路铁骑想要拦截这支唐军时,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秦琼带着三万唐军,已经绕过突厥大军,抵达了渭河北岸,尉迟敬德和程咬金率兵接应,引秦琼军经西渭桥到南岸。

突利小可汗亲率大军追至渭河北岸,可秋汛正急,渭河水涨。渭河上通往长安的渭桥,此时由唐军大将率精兵把守。

程咬金守西渭桥,尉迟恭守中谓桥,两桥相隔十里。

秦琼军在两军中间安营立寨。

三将紧守住渭河南岸,屯兵五万有余。

此时的渭桥以北是咸阳县,在紧邻渭河北岸一带,地势北高南低,咸阳县城到渭水一带有大量的沼泽湿地,芦苇丛生,遍生杨柳,加之眼下秋汛,河水大涨,淹没了北岸许多河岸沼泽地。

这使的秦琼等占据天时地和,有了一条坚固的渭河防线,拥有足够的缓冲之地。

不过身后就是长安城,唐军已经退无可退了。

长安保卫战,已经打响。

长安城,东宫。

丽正殿中,黑暗中,李世民突然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是汗。

“陛下?”观音婢披衣而起,拿汗巾为李世民擦汗。

“我又做恶梦了。”

“陛下又梦到打败仗了吗?”

“我梦到我正跟颉利交战,眼看着要打赢了,建成和元吉突然从颉利军中杀了出来,他们衣着发式皆如突厥人,他们说当日并未死,后来逃到突厥去了,如今随颉利来找我报仇索命来了。”李世民喃喃的念着,心有余悸。

观音婢起身去点亮灯。

然后又给丈夫倒了杯茶来,“陛下先喝点水。”

李世民大口大口的喝着水,一口气喝干了杯里水,喘了会粗气,才慢慢平静下来。

“陛下是最近心弦崩的过于紧张了,所以才会做这恶梦。”

“自六月四日以来,我还是头一次梦到建成和元吉。”李世民叹道,“观音婢,你说这次朕能赢吗?”

长孙轻轻抚着丈夫的背部,“陛下,想六月初四日时,是何等的凶险,可最终陛下不也在叔宝知节敬德玄龄等人的支持下,挺了过来。如今再怎么凶危,也没比不过那时。”

有急促脚步声传来。

“陛下,军情急报。”

李世民腾的下床,“什么军情?”

“镇抚司长史许敬宗急奏,昨日午,凉州大都督、左卫大将军秦琼率军入京勤王,至泾阳嵯峨堡遭遇两千突厥军破堡,秦琼率军掩杀,斩首一千余级,俘虏数百,并生擒突厥统军贵族阿史德乌没啜,尽歼其军,救下堡中民众千余。”

李世民还以为是什么坏消息,听到这高兴的手舞足蹈。

“叔宝不是还有几天才到吗,怎么来的这么快!”

“还有消息没?”

“齐国公歼灭两千突厥军后,倍道急行,突破了敌军的拦截,于昨日晚间抵达渭河北岸,由尉迟恭将军和程咬金将近接应渡过渭桥。颉利亲率二十万大军追至渭河!”

听说秦琼三人把守渭桥,挡住了颉利,李世民松了口气。

“这都是昨日的消息,为何现在才报?”

宦官紧张的道,“因突厥进犯,京中宫中加强警戒,夜晚宫门落锁,消息不能入宫,所以只能等到天亮宫门打开后才送进来。

夜晚彻底封锁宫门,禁止出入,也是担心这种关键时候出意外。

“以后这等军情要事,片刻也不能等,要立即进奏。”李世民想了想,“可在宫门之上再开一个小窗,这样夜间宫门落锁后,若有紧急军情,可由皇城省内当值宰相至宫门,将消息递入宫内奏报,以免耽误。”

长孙笑着对丈夫道,“陛下你看,好消息来了。”

“确实是好消息,叔宝回来了,朕也就没那么担忧了,这一仗打的好,虽只不过歼敌两千,但眼下太需要这样的胜仗了鼓舞军心士气了。”

李世民兴奋的打着赤脚在地上转圈。

“立即召叔宝押乌没啜等俘虏入京,让雍州府搞的热闹点,要让全城百姓都知道,我秦大将军又打了个大胜仗,打了突厥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不,朕要亲自到南门迎接叔宝入城。”

“朕还要赐叔宝锦袍金殿,许他骑马穿过朱雀大街,直上金殿!”

李世民越说越兴奋。

这次的颉利入侵,对于他的压力太大了。

六月初四兵行险着,虽然成功夺权,可毕竟人心未稳,而他刚刚登基才几天,颉利就已经杀到了长安城下。

这对于他这个得位不正的新皇来说,压力大的都喘不过气来,晚上都尽做恶梦。

这种大军兵临长安城下的危险,其实还不是他最担忧的,他最担忧的是这种时候,大唐朝堂内外能不能够拧成一股绳,能不能一致对外。

他最怕的就是这种时候他全力迎战的时候,会有人背后捅他刀子。

秦琼来的及时,送上的这份礼物更及时。

振奋人心。

“陛下,时已入秋,晨间天凉,快把鞋穿上。”

李世民此时只觉得浑身兴奋的燥热起来,哪会冷。

“秦琅那个小兔崽子呢,是不是还关在家里反省呢?”李世民问。

长孙拿来鞋亲自弯腰下去为李世民穿上,“陛下怎么健忘了,昨日他不是还让人送了些油茶炒面来宫里吗,陛下吃了之后,说味道还行并赞赏秦琅用炒面做行军干粮的好主意呢,说是让秦琅再好好琢磨下一个好的配方,到时让兵部试用一下,若好的法,到时就推广军中呢。”

李世民哼了一声,“这小子,堂堂三品,在家琢磨干粮,也太大才小用了。眼下用人之际,朕也就不再计较他的罪行了,暂且记在账上,让他赶紧出门,眼下这个时候,镇抚司还需要他来主持。”

“立即去平康坊传令,令秦琅即刻恢复原职,让他赶紧去渭桥,代朕迎接叔宝回长安。”

让本来待罪在家的秦琅官复原职,去渭桥迎秦叔宝入长安城,这也算是对秦叔宝的一个赏赐了。

秦琅一大早起来,正准备在琢磨点新品,这几天,他已经研制出了十八款油茶炒面配方,并一一制作改良,效果不错。此外,他还又研发了锅盔、压缩油饼、炒米、肉松等。

今天准备再研究点蛋白粉,原材料就是蝗虫、小鱼虾、青蛙、河蚌田螺、鱼骨加点大豆粕,碾磨成粉,这玩意后世其实就是鸡饲料,但是他考虑到如今大唐士兵,尤其是在出征之时营养补充跟不上,特别是蛋白质和各种微量元素,所以想到搞点这种鱼骨粉,里面加上点盐,每个士兵发上一小包,用水冲服也可,直接干吃也行,在艰难的行军打仗之时,也能补充营养的。

他甚至计划等这款新品研究出来后,再把青汁弄出来。青汁这玩意他后世时被老婆强制喝了不少,但他研究发现,其实只要是普通的农作物的嫩叶都可以制成青汁,嫩麦苗啊,嫩蔬菜啊,这东西含丰富的叶绿素,还有不少比成熟植物更丰富的一些物质,确实对身体保健身有用。

对于平时蔬菜摄入不足的人来说,这东西大有好处,当然正常饮食的人,其实就没多大帮助的了,毕竟直接吃蔬菜也一样。

秦琅想着弄些嫩叶给加工一样,具体要怎么弄,还没想好,准备先试一下脱水晒干然后打粉,要吃的时候也直接冲水喝,其实就跟方便面的蔬菜料包差不多。

相比起军中传统食用的咸菜、酱菜,明显更健康些。毕竟早有研究表明,许多只用老卤水腌的酸菜咸菜,那个咸味其实只是一种味道,并不含有盐的成份,所以吃了也就是骗骗味觉嘴巴,实际上对人体没帮助,以前吃不起盐的人靠吃腌菜,其实并没好处,原因就在于此。

只有真正用盐腌的才能暂代盐用。

秦琅觉得咸菜酸菜弄的好,开胃好吃,但若考虑营养这块,觉得并不是上选,不如试验一下他的鱼骨粉和青粉。

正给家里仆役们写单子,让他们出去采购所需的各种实验原料呢,结果许敬宗上门了。

镇抚司里魏征和马周两个主簿都走了,崔敦礼和郑玄礼两个司马也先后调走,而秦琅也早离开衙门公干河北,一回来主持分了司里小金库,然后就被免职了,许敬宗顺里成章的就成了司里临时最高长官,暂时主持司务。

没有秦琅马周等人,他在司里现在感觉挺好。

谁知道,秦琅这才刚免职几天,结果今天宫里就传出旨意,要他来请秦琅回去复任。

“三郎,陛下对你可是厚爱有加啊。”

许敬宗品尝着秦家秘制油茶新品,这是款奢华版的,以牛髓骨油加上十八种坚果仁,甚至还配了上好茶叶在内,小米、大豆、小麦碾磨烘炒,再加上了新鲜牛奶。

小火一煮,那真是茶香四溢啊。

那边魏昶对秦琅依然尊敬有加,把秦琼已经率凉州勤王军抵京,并打了个大胜仗的消息告诉了他。

“我阿耶就回来了?那还等什么,走,去渭桥迎接我阿耶回京!”

关在家才几天时间,整天研究这些玩意,确实已经有些无聊了。

许敬宗本来还想尝尝那碗香气四溢的油茶味道呢,结果秦琅直接拉着他就走,许敬宗看着那碗油茶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一脸的无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