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这个游戏不一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也听到了。”另一名玩家也开口道,这是一名看起来约莫30岁的男子。

“我也听到了,要不要过去看看?”三人中的最后一名玩家,也开口了,这是一名看起来约莫24、5岁的青年。

“当然得去看看,万一是异宝现世呢,那我们就发了。”大学宿舍里,戴着耳机的青年,双眼发亮,一脸的跃跃欲试。

“也有可能是高阶武者,或者是强大凶兽在交战,我们若是就这么过去了,会很危险的。”最年长的30岁青年,沉吟着开口道。

“危险与机遇并存嘛,张哥,你太小心了,小李哥,你怎么说?”耳机青年问向了那名24、5岁的青年。

“走,去看看,富贵险中求,哪怕真遇到了一群凶兽在打群架,我们三只要小心些,应该也不会有事的。”被称呼为小李哥的青年,开口道。

“那我们走,都跟着我,可不要走散了。”戴耳机的青年开口道。

三人之中,他的方向感,是最强的。

最年长的张哥,张了张嘴,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了。

三人开始向着动静所发出来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

李隗与同门师兄之间的战斗,仍在继续着。

交战处,地上已经躺了十数具尸体了。

这些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脑袋被破坏了。

尸傀最大的弱点,在于脑袋,只要脑袋被重创,它们就会彻底丧失战斗力,化作普通的尸体。

一些尸傀的身上,还蕴有足以致命的尸毒,只是,两人师出同门,彼此都很熟悉,尸毒对别的练气修士或者是武者而言,或许致命,但对他们而言,却没什么威胁。

吼!那只毛发枯黄的瘦虎,发出了一声嘶吼,将对方一名持刀的人类尸傀扑倒在了地上,一口咬断了这名人类尸傀的脖颈。

而它,在咬断这名人类尸傀脖颈的瞬间,也遭到了对方几名先天境尸傀的联手攻击。

利器级刀剑,撕裂了空气,劈砍在它的脑袋上,当场将它的颅骨给斩碎了,黑血四溢,巨大的斩击力量,令它的上半边身体,都深深陷入进了泥土里。

尸傀间的激战,仍在继续着。

一具具尸傀倒下,令人作呕的腐臭气息,弥漫了方圆数百米的范围。

几分钟之后,李隗身边,就只剩下那3具手持精钢长刀的先天境人类尸傀了。

这三具人类尸傀,拼死将李隗保护在了里面。

它们是李隗通过‘死魂珠’炼制出来的,保留有生前魂魄,拥有比普通尸傀更强的战斗本能,这才在对方那些尸傀的疯狂攻击下,勉强支撑到了现在。

被这三具尸傀牢牢保护在里面的李隗,他的眼前,漂浮着一枚散发强烈腐朽气息的黑暗珠子。

这珠子,正是尸屋派的至宝‘死魂珠’!

珠子悬浮在空中,滴溜溜转着,将一丝丝暗黑色的死气,注入这三具尸傀的体内。

尸傀在战斗时,死气会被剧烈消耗,若是得不到补充,它们的实力会变得越来越弱,直至死气耗空,彻底失去行动能力。

不止是李隗这边,那些围攻李隗的尸傀身后,也漂浮着一枚灰白色的珠子。

这珠子也在半空中滴溜溜转着,将一丝丝灰白色的死气,注入那些围攻李隗的尸傀体内。

围攻李隗的尸傀之中,还有6具先天境尸傀存在,后天境的尸傀,也还剩下了几具,实力相比起李隗来,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这时,一具兽类尸傀嘶吼一声,带起一阵恶风,扑向了李隗。

保护着李隗的一具人类尸傀同样发出一声低吼,一刀劈向了这头兽类尸傀。

这一刀,暂时逼退了这头兽类尸傀,却也让防御出现了瞬间的疏漏。

一柄如同一泓秋水般的长剑,掠过尸傀的防御,瞬间刺穿了黑袍青年李隗的肩胛骨。

黑袍青年李隗惨叫一声,脸色变得更加惨白了。

长剑被逼退。

三具尸傀,终究无法将防御做到滴水不漏,不久,一柄如同一泓秋水般的战刀,再次突破防御,斜斜斩在了黑袍青年李隗的腹部,差一点就将李隗给切成了两段。

千钧一发之际,长刀被逼退。

黑袍青年李隗,那只被刺穿了肩胛骨的手臂软塌塌垂着,另一只手臂捂着腰腹部那道几乎将他撕裂成两半的恐怖伤口,血如泉涌,满手都是血,这么大的伤口,一只手掌根本就捂不住。

黑袍青年李隗的那张脸,疼得已经完全扭曲了。

这时,一名同样穿着一身黑袍,脸色同样苍白,看起来约莫三十岁的青年,从百丈外藏身的林子里走出。

黑袍青年脸上带笑,高喊道“李隗,今天是你的死期,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若有什么遗言,现在就可以说了。”

在他看来,李隗应该是没什么底牌了,若是还有底牌的话,早拿出来了,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了。

黑袍青年身边,跟随着一头牛犊大的凶兽,这也是一头实力达到了先天境的兽类尸傀,跟他形影不离,专门负责保护他的安全。

虽然喊着要听李隗的遗言,但黑袍青年操控着手下尸傀,却没有任何要留手的意思,依旧在全力进攻着李隗,想要突破李隗那3只先天境尸傀的防御,杀死李隗。

就在他高声喊出这句话时,那只在低空中盘旋着的血瞳乌鸦,发出了呀呀呀的刺耳尖叫声,振翅如一枚黑色炮弹般,向着他冲了过来。

空气都发出了尖啸声。

黑袍青年微微抬头,看了天空一眼,脸上笑容不变。

李隗这是在做垂死挣扎么?

派一只侦查用的尸鸦过来攻击他?

简直可笑!

血瞳乌鸦俯冲而下,鸟喙直刺黑袍青年的脑袋。

黑袍青年脸上带着笑,纹丝不动,跟随在他身旁的凶兽尸傀一跃而起,化作一道残影,扑向了袭来的血瞳乌鸦。

血瞳乌鸦根本就来不及进行闪避,就被它一口吞下。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柄精铁短刀从黑袍青年后方刺出,瞬间便切开了黑袍青年的脖颈,然后狠狠往侧方向一划!

头颅抛飞,鲜血从断颈处如喷泉一般喷涌而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