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 郝市长溜了

听书 - 升迁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虽然明知道是这个结果,但是当林远方一口承诺了下来,整个会场还是为之一震,六千万美元,这个新来的小林市长还真是有一股子虎气,竟然真的应承了下来!

郝向前听到林远方应承了下来,嘴角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如果林远方真的有本事拉来真金白银的六千万美元的投资,这个功劳薄上自然少不了他这个市政斧一把手的领导有方之功;如果林远方到时候完不成任务,那么市委制定的招商引资奖惩条例可不是吃素的,林远方最低也要受到一个离岗招商的处分!总之,这件事情不管最终是什么结果,对他郝向前都只要好处,没有坏处。

“林市长,还得说是你们年轻人啊,脑子活,点子多,关键时刻靠得住。你这下可帮我解决了咱们市政斧的大难题啊!”郝向前呵呵一笑,正想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却不想范文佳在那边说道:“郝市长,我不同意!”

郝向前没有想到范文佳又一次跳出来搅局,他眉头微微一皱,望着范文佳不悦地说道:“你不同意什么?”

“我不同意让林市长一个人负责六千万美元的招商任务!”范文佳毫不畏缩地迎着郝向前的目光,“郝市长,连您在内,市政斧一共有十一位市长,虽然说能者多劳,但是绝对没有理由十位市长加起来只负担百分之二十五的招商任务,而让林市长一个人去负担剩下的百分之七十五的任务。这样的分配方案,不公平!”

“范市长,这是市长办公会,请你不要把个人情绪带进来!”郝向前脸色骤然严肃起来,“这个任务分配方案,是因为林市长个人能力比较强,主要申请这样分配的,不是我们大家强加于他的,又何来公平不公平之说?我能理解你对小林市长的关心和爱护,但是请你对小林市长多一份信任嘛!”

范文佳听到郝向前故意曲解她的意思,语意不堪,暗示她对林远方有什么想法,一时间气得俏脸煞白,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远方眉间掠过一抹怒色,这个郝向前实在是太过分了,即使是范文佳举动让他不喜,也不能用这样的语言来对付一个女人啊,这哪里像是市政斧的一把手,简直是地痞无赖的做派嘛!

郝向前一番话把范文佳堵得哑口无言,也算是暂时出了范文佳两度搅局的恶气。他目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把林远方的任务额度正式敲定下来,至于范文佳这个不听话的党外副市长,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她!

“林市长,如果没有别的要求,那咱们按照你刚才说的就这样定下来吧?”郝向前回过头来,笑眯眯地望着林远方,嘴里还不忘记紧扣着“林远方刚才所说”的这顶大帽子,不给林远方丝毫反悔的机会。

“没有问题啊!”林远方笑了起来,轻声说道:“不过呢,郝市长,我还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您安排秘书长的笔杆子综合一下,形成书面文件,上报到给市委乌书记和省委省政斧,这也算是对我个人的一种鞭策和压力,以促使我更好的完成任务!”

林远方这句话一出口,郝向前倒是还能保持镇定,但是坐在林远方对面心中一直暗暗得意的劳欢文却吓了一跳,不仅是他吓了一跳,自他以下的副市长们,个个都吓了一跳,当然,不包括韩元超和范文佳两个。

劳欢文之所以报十万美元的任务,为得就是迎合郝向前,根本没有想到过,林远方会提出要求,把这个任务的方案要上报到省委省政斧,如果真的是按照这个方案报上去了,省委省政斧的那些领导会怎么看待他?作为一个沿海开放地区黄海市老牌副市长,竟然只报了十万美元的招商任务,刚刚是林远方这个刚来几天的副市长的任务总额的六十分之一,那他劳欢文不是废物,又是什么?省领导以后在考虑提拔干部的时候,又怎么会选择这样无能的部下?

其他七八个副市长个个也都有些坐不稳了,虽然他们报的任务比劳欢文要高上那么一点点,但是高的也确实有限,想来省领导看了黄海市这份招商引资任务分配方案之后,绝对不会认为他们特别能干。

“林市长,这是我们市政斧内部任务的分配方案,这样的小事,就没有必要上报省委省政斧那边了吧?”劳欢文稍微镇定了一下,抢着说道,“省领导们公务繁忙,我们这些做下级的,尽量不要给领导们添麻烦嘛!”

“是啊是啊,没有这个必要!”其他副市长也跟着附和道。

“劳市长,你们这样的说法我不赞同。”林远方捧起茶杯,悠闲地呷了一口水,“革命工作无小事啊!刚才郝市长也说了,省委省政斧非常重视招商引资工作,把这件事情当做头等大事来抓,这次省里下达的招商引资计划是一次硬指标、硬骨头、硬任务,是对我们黄海市政斧工作能力和工作作风的一次重要的考验。怎么到了你们嘴里,却成了一件无关紧要小事呢?”

说着他把脸望向郝向前,一脸诚恳地问道:“郝市长,您说我讲的对吗?”

郝向前心中恨不能在林远方那张清秀的脸上狠狠地抽上两个巴掌,嘴里却不得不说道:“是啊,你说的不错。招商无小事!”

像市长办公会这类会议,有秘书在下面做全程的会议纪要,郝向前总不能推翻自己前面所说的话语。郝向前本来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却没有想到,林远方竟然如此阴损,在后面竟然藏了如此致命的一招。正如范文佳前面所说,无论这个分配方案是不是林远方主动要求的,都是一份极端不公平的方案,作为市政斧的一把手,郝向前有责任把好这一关。如果这一份分配方案只是在市政斧内部消化,倒是无关紧要,但是一旦林远方坚持要求报到省委省政斧那边,问题就大了。郝向前虽然自己认领了七百多万美元的招商任务,这个方面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作为市政斧一把手,他没有在总体方案分配上把好关,形成了这么一份极端失衡的任务分配方案,到时候在省委省政斧领导那边落下一个领导无方的名声还是小事,如果被省委省政斧领导认为他对组织上的干部安排有意见,刻意打压组织上分配过来的领导干部,那后果就严重多了。即使是省委副书记齐仁元,也不见得能够护着他!

范文佳见郝向前被林远方逼得进退失措,不由得心情大爽,很是出了一口胸中的恶气。不过她旋即又想到,这个林远方实在是太可恶了,明明是安排好了应对的招数,却故意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让自己傻乎乎地站出来为他出头,平白无故地被郝向前羞辱了一顿。想到这里,范文佳就狠狠地瞪了林远方一眼,心中暗叫好小子,你有种,害得我掉了一回陷坑,等回头再找你算账!

常务副市长韩元超却端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也幸亏他排名在林远方之前,抢先发了言,认领了六百万美元的招商任务,所以这个时候才得以置身事外,以超然的态度来观看事态的发展。假如他排名在林远方之后,恐怕也慑于郝向前的压力,违心报出了一个荒谬的任务数额吧?

“既然招商无小事,所以我坚持我的意见,这个任务分配方案有必要书面向省委省政斧汇报。”林远方见郝向前点了头,自然是不会放过进一步紧逼的机会。

“这个……”郝向前一下子为难了起来,他没有想到本来是给林远方挖坑,最后却让自己跳了进去。今天这个市长办公会的内容肯定会以会议纪要的形式下发给与会的众人,即使他这边坚持不上报,想来林远方也会自己想办法捅到省委省政斧那边,真要到那个时候,可就被动之极了。

还是劳欢文眼皮子活络,知道郝向前被林远方逼迫的没有退路了,唯一的办法,就是他们跳出来替市长来挡枪,至于说这种自扇耳光的行为丢人不丢人,眼下是顾不得了!

“市长,我刚才又重新梳理了一下自己的人脉关系,发觉漏掉了一个法国的富商,如果我去做一做他的工作,估计能够拉过来四到五百万美元的投资,所以呢,我想把刚才报上的数额修改一下,我认领五百万美元的招商任务。”

“市长,我有个同学的远房表叔在香江开公司,也能多拉过来两百多万美元的投资,我也修改一下自己的任务数额,三百万美元吧!”

一时间这些副市长忽然间都开了窍,想起了自己各种各样的海外关系,个个都增加了自己的招商引资任务数额。场面又火爆又滑稽,看得范文佳在一旁暗暗发笑,也暗暗为这些同僚感到不齿!

郝向前这才暗自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大家在林市长大手笔的鼓舞下,都发掘了自己的潜力,主动增加了自己的任务。我刚才计算了一下,大家刚才增报的数额有七千多万,加上林市长的六千万,我们这次招商引资轻松地突破了一亿三千万美元,至少能够挤进全省前两名。”

说到这里,郝向前用目光扫视了一下会场,说道:“大家如果没其他意见的话,我们就这样把方案定下来,上报给市委和省委省政斧有关领导。”郝向前的意思非常明显,即使是其他副市长增加了招商引资的任务数额,但是也绝对不能给林远方减少自己任务数额的机会,反正这个六千万美元的数额是林远方报出来的,不是他郝向前强压下来的。

“郝市长,等一等,我还有话要说。”林远方又拦住了郝向前。

“林市长,有话请讲。”郝向前眉毛拧在了一起,望向林远方,看看林远方究竟要说什么。郝向前已经打好了主意,林远方如果要求把其他副市长增加的任务数额从他自己的六千万美元的任务指标中冲减下去,他就会毫不客气地给林远方一顿训斥,告诉林远方今天这是召开市长办公室会议,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来不得半点儿戏。任务指标你可以往上加,但是往下递减,是万万不可能滴!

“郝市长,我还想在会议纪要里加上一条,那就是咱们这次招商引资一定要实打实地把外商的真金白银吸引过来,坚决杜绝虚假招商虚假引资。因此呢,不但要规定一个资金到位率,还要规定一个期限,也就是实际利用外资的比例。只有在相应期限内实际利用外资达到一定的比例,才真正算是完成招商引资任务。否则,一律按照虚假引资对相应责任人进行处分!”林远方一脸诚恳地望着郝向前,“郝市长,我这个提议呢,主要是为了给我自己增加压力,以防止自己过于懈怠,到时候看着完不成任务,随便找一个外商签订一份虚假协议来滥竽充数。”

林远方这番话一出来,会场上顿时鸦雀无声,静得几乎能够听到每一个人的心跳。郝向前心中郁闷之极,忿忿地盯着林远方,心说你这哪里是给自己增加压力,分明是给我们增加压力啊!如果不搞虚假引资这一套,半年八千万美元的招商引资任务,又怎么可能达到?如果真的要计算实际利用外资数额,包括他郝向前在内,市政斧这些副市长们加在一起一年能完成两千万就算是相当不错了!这个可恶的林远方,他究竟要搞什么?难道说是因为他自己知道无望完成六千万美元的招商引资的任务,所以就把坑挖的大一点,拉大家一起陪葬?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滑不溜秋的让人无从下手,看来自己还是太大意轻敌了啊!本来嘛,这个林远方年仅二十六岁就能爬到副市长的位置上,肯定会有几把刷子啊!

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呢?郝向前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