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审判日(VII)

听书 - 四重分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感受着在座这些大公爵们聚焦而来的目光,目睹着他们专注而认真的表情,在这一瞬间,瑞博布雷斯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那是一种名为权利的甘甜滋味,那是他多年来苦苦追求却一直差之毫厘的存在感。

站在这些权倾一方的领主面前,以紫罗兰之名贯彻自己的信念、推动自己的想法,这是他幻想了不知道几千个昼夜的场景。

但幻象之所以为幻象,就是因为它并没有足够的‘现实’去作为凭依。

在这片虽然被称之为‘帝国’,但皇权却并没有足够分量的土地上,哪怕是皇帝都无法随心所欲地挥洒自己的想法,而且包括克莱沃布雷斯恩的每一代皇帝在内,每个紫罗兰家族的话事人都要面对存在于每个领域的无形掣肘,除了表面的光鲜之外,所谓的至高皇权永远只存在于少量愚民的眼里,没错,只有‘少量’愚民,其中还有相当比例刚刚认识‘皇帝’这两个字而盲目憧憬的孩子,而大多数民众就算身为被统治阶级,也多多少少能看出一些真相……

即是除了紫罗兰家族直接统治的领地之外,皇帝的命令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有领主的命令管用这一事实。

虽然听起来很荒谬,但这才是符合常理符合逻辑的事实,只存在于紫罗兰帝国的事实。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比起彼此之间还能勾心斗角、争权夺势、为自家的利益而明争暗斗的大领主们,紫罗兰皇室却是逐渐变成了吉祥物般的存在,虽然不会被剥削,但也无法在无数双眼睛的警惕下为自己争夺哪怕一枚金币、一寸领土,毕竟这个位置太敏感了。

听起来似乎不错,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一个废柴到没救的皇帝,一群没用到极点的皇室,都可以在这种环境下活的很滋润,哪怕真的做出了什么蠢事,大家也只会默契地无视或鄙视你,而不会推翻或者干掉你。

所以,对于一个足够平庸、胸无大志的人来说,布雷斯恩这个姓氏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一块从天而降的、能吃上一辈子的馅饼。

但前提是足够平庸、胸无大志……

而瑞博布雷斯恩却不符合上述任何一个条件。

他并不平庸,不仅不平庸,其潜力甚至超过绝大多数相同年纪的紫罗兰历代皇帝,在眼界、心性、手腕方面都颇具天赋,至于个人实力,还不到三十岁的他已经有了高阶骑士职称,尽管比不上当年那位(现在还活得好好)沃伦邓蒂斯,但在紫罗兰家族的资源供给下,有生之年晋阶为大领主(这里指骑士职称)的可能性也并不低。

瑞博布雷斯恩也并不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与他的父亲克莱沃不同,这位皇储殿下从少年时期就对家族的现状有所不满,他憧憬着那些与皇室平起平坐的大领主们,羡慕那些人能够为自家的利益禅精竭虑、羡慕那些人能够通过智慧与手段赢的尊重,羡慕……他们的存在感。

在这个国度的历史上,总有很多被人们铭记在心的伟大人物,他们无一不是对家族做出了巨大贡献或创下了各种丰功伟绩的惊艳之才,但瑞博找遍了所有记载,看到了各种姓巴洛卡、马绍尔、侯赛因、邓蒂斯的人名,却并没有找到半个布雷斯恩。

最开始他还以为只是紫罗兰家族运气比较差,从来都没有涌现过什么人才,并为天赋不差、满心抱负的自己有可能成为第一个被铭记在历史上布雷斯恩而感到庆幸,但直到长大之后瑞博才发现,并不是紫罗兰家族点儿背或者遗传基因出了什么不容乐观的问题,而是身在皇室,就算你有满腔热血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吉祥物,否则一定会遭到各大领主的联手限制。

所以对于有天赋、有理想、有抱负的瑞博布雷斯恩来说,生在皇室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

锦衣玉食也好、名声显赫也好、生活安逸也好、贼拉有钱也好,这些东西都不是他想要的。

真心可以说是非常欠揍了……

但瑞博有错么?

并没有,因为他天生就处在这个位置,站得足够高,所以自然会想要得到更多,毕竟一个天天都有饭吃的人是不会为填饱肚子而发愁的。

所以如果要发愁的话,皇储殿下自然只能去愁那些自己没有的东西。

比如横向比较之下的‘存在感’和‘成就感’。

自己的存在感、紫罗兰家族的存在感;拼搏的成就感、努力的成就感。

简单来说就是,他想要一个机会……

一个能够打破现在的格局,让紫罗兰皇室有资格去‘争’的机会。

这绝对不是一个小问题,毕竟在这个国度已经以‘紫罗兰’命名,且皇室也确实在当前这个体制下得到了包括安全在内诸多好处的前提下,要是还想再获得与其它家族同样的奋斗空间,实在是有些过分。

但换个角度看来,如果能做到这件事的话,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就!

而且并非没有机会……

比如邓蒂斯大公,他没有子嗣,而且还是瑞博的亲舅舅,早在后者刚成年的时候就隐晦地表示过会尽可能地支持他,而这里的‘支持’,分量自然不会太轻。

尤其是瑞博在某一次去邓蒂斯领看望自己这位舅舅的时候,他当晚便试探性地对这位自己最信任的人之一吐露了想法,并意料之外地得到了后者毫无保留的支持与赞同。

他们甚至为此制定了一个计划,如何才能够让紫罗兰家族在这个帝国中真正占有一席之地的计划,得到正常话语权的计划。

这对邓蒂斯来说并不算是什么损己利人的事,毕竟谁都知道这两家世代交好,再加上他最疼爱的外甥还是皇储、下一任皇帝,当代邓蒂斯大公自然没有什么顾虑。

这件事就连克莱沃都不知道,因为瑞博觉得自己这位非常保守、非常安于现状的父皇并不会太过于支持自己。

总而言之,上述内容便是瑞博布雷斯恩今天出现在紫玖之厅的其中一个原因,这位不但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还会随时与邓蒂斯家族共享情报的皇储殿下对状况把握得还算到位,也很清楚这次的审判非常有可能不会像过去那样在游戏规则内收尾,简单来说就是马绍尔家族真的有可能遭到‘制裁’。

而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一场剧震,使整个帝国的局势出现巨大动荡,进而对瑞博的计划造成极大影响。

倘若马绍尔家族倒下了,那么一场属于所有大公爵的饕餮盛宴就会不可避免地展开,而可以预料的是,皇室在这个过程中是很难分到一杯羹的,甚至会提前被其他公爵边缘化,然后以旁观者的身份去迎接这场注定旷日持久的利益角逐,在这种情况下,别说瑞博现在还只是一个皇储,就算他是当今紫罗兰帝国的皇帝,估计也只有老实看着的份了。

而因为过去的传统与默契,其他大领主甚至不会觉得有丝毫不妥。

这对瑞博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他需要一个相对平稳的环境去实施计划,去潜移默化的争取权益,巧妙地通过邓蒂斯家族的配合让皇室逐步介入一些事情,并用几年到十几年的时间去积沙成塔,最终悄然挣脱束缚。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他或许会坐视马绍尔家族遭到制裁,并带头掺和进去分一杯羹,享受与其它家族的周旋、尽可能为皇室争取利益的过程,并借此巩固紫罗兰家族的地位,甚至还可以用相对超然的身份占得先机。

但那绝不应该是现在!

现在时机还没到!

局势还不能动荡!

所以瑞博必须想办法保全马绍尔家族,尤其是在后者前两天派人与邓蒂斯大公密探,许下如果度过这场灾难的话,一定会全力支持自己的承诺之后。

尽管不知道巴菲马绍尔是怎么察觉到的,但对方既然没有恶意,甚至还愿意付出大量资源乃至未来对于自己入局的全力配合来换取关照,瑞博自然不可能再无动于衷。

这就是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

至于另一点,则是王储殿下内心深处的一缕不安,对于自己地位的不安……

他出生于圣历9542年岚之月咏唱3日,时至今日已经29岁了,也当了29年的王储,尽管克莱沃从三年前开始已经逐渐把一些小事交给他去做,但直到现在他仍然只是在做‘小事’而已,比如以皇室的名义调查团去水银城转一圈之类的,还是自己申请的……

从成年那一天就唾手可得的王座,直到现在依然只是唾手可得,却始终未得。

如果克莱沃是一位与瑞博一样同样有理想有抱负的皇帝,那么后者当然会对自己的父皇表示万分理解,并心甘情愿地继续等着,毕竟如果换做他自己的话也不会身体无恙的情况下随便退位,凭自己不到三十岁的年龄,等还是等得起的。

可问题在于,克莱沃布雷斯恩与他的大儿子不一样,之前也说过,比起当一位皇帝,这位老人其实更适合做一位自由自在的吟游诗人或者艺术家,当年最终决定坐在帝位上也并不是因为克莱沃有多大抱负,仅仅只是处于他对家族的责任感而已,所以按理说,如果能够早点卸下担子的话,凭克莱沃的性格绝对不会犹豫。

但他偏偏就犹豫了……

虽然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但让瑞博当了29年王储,至今仍然没有决定退位的行为显然就是在犹豫。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分析的话,事情就变得有些微妙了……

既不留恋皇帝的位置,又没有让瑞博加冕,排除着两点之后,就算再怎么不情愿,瑞博也只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同为皇子的修布雷斯恩身上。

难道父皇觉得修比自己能适合做皇帝?

这个念头难以抑制地出现在了皇储殿下的心底,为他带来了不知道多少的困扰、纠结与疑惑。

将两者对比一下的话,尽管修的母亲尚在人世,但却只是一位非常普通的女人,没有半点心机城府,也不是那种将后半生寄托于儿子当皇帝的套路式性格,而且比起修的母亲,克莱沃最爱的仍然是已逝的皇后,他的青梅竹马,邓蒂斯大公的亲妹妹,瑞博的母亲。

而在能力方面,比起兢兢业业、稳步崭露头角的自己,同为皇子的修一直都是以放浪不羁爱自由而闻名,不但对政事、国情没有半点关心,责任感也无限趋近于零,虽然还没到成天惹是生非的程度,但这个三天两头玩失踪,经常把三色庭院弄得鸡飞狗跳的二皇子风评也好不到哪儿去,跟自己完全没有可比性。

抛去能力说实力,虽然不会做出那种自持身份恶心人的事,但修从小到大却也不知道气走了多少导师,说他身材纤细体态轻盈适合学习游侠技巧,这货就直接把自己给吃胖了十来斤;说他对元素感知优秀适合当魔法师,他就只练【法师之眼】一个奥术用于偷窥;最后说他干脆凑合着锻炼锻炼身体吧,结果竟然给被拖来锻炼他的自己下药,让自己拉了三天肚子……

非要总结一下的话,就是修花了三四年掌握了一个法师之眼,还是专门用来偷窥皇家区各大澡堂用的。

简直卧槽……

但就算如此,父亲却依然对他百般宽容,而且什么事都在问过自己后有意无意地询问一下弟弟的意见,包括之前奴隶贸易这件事刚刚露出端倪的时候,克莱沃都在跟自己聊完之后第一时间问了句‘修呢?’

所以瑞博这次才选择了以相对强势的、甚至有些逾越、不太讨喜的方式直接来到这里,以皇储的名义发表想法,顺便还拽上了对此毫不关心的修。

他想从克莱沃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哪怕只是一个再隐晦不过的答案也好……

这个皇位,到底会不会是自己的?

第四百一十一章: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