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女儿不孝

听书 - 北凉质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秦云裳抬头,看到母亲眼神之中那不容置疑的目光之后,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反应。蹙眉舒展的她好似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她的嘴角微扬,露出如月牙般完美的弧度:“知道了娘亲,女儿听话,你和韩夫人先去忙吧。”

李氏见状微微一愣,然后旁边的矮胖妇人又夸了一句懂事后,在脸上堆满笑意催促道:“秦夫人,咱们这就出去吧,有什么话让他们年轻人自个儿。”

“嗯。”

看到女儿已经转过头去,李氏只得点零头,随着妇饶催促走出门去。

砰的一声,妇人顺手带上了房门,李氏随后回头望了一眼,她的脸上有些犹豫,不过过后还是叹气一声,自己已经帮她找了姑臧城中最为合适的人,这韩子邦虽家境不算出众,但才学相貌俱是不凡,无论怎么,都能算得上是个翩翩公子了。

以后怎么都要成为一家人,这一时的不合礼……也就这样吧。

房间之中,秦云裳只是看了一眼那关闭的房门,然后便移回眼神。她嘴角的微笑未变:“韩公子,既然咱们两家是世交,那么之前应该见过面的吧?”

“嗯……”

韩子邦清着嗓子点零头,在秦云裳露出笑脸之后,他还是保持着正襟危坐的架子,只不过那俯视眼神望来的次数不由的多了起来,一直到秦云裳开口话,他这才又将自己的头抬了几分,沉吟道:“确实见过,只不过当时你我二人都是垂髻之年,此时已无多少印象。现在细想起来,依稀有些识字的印象。”

“哦?”

秦云裳白净的并无多少血色的脸上,依旧是维持着刚才的笑容:“想来应是云裳幼时刚刚蒙学,对许多字还不认识,那才请教的韩公子吧。”

韩子邦淡笑一声:“想来是了,不过听秦夫人,云裳姑娘自到大都在熟读经史子集,先学经典,上应该已经有了不少学识,只是不知云裳姑娘最近在读些什么,可有不解之处?”

“不瞒韩公子,云裳最近在读一本《丝衣制法》,暂无不解之处。”

“嗯?”

韩子邦的脸上的淡笑突然消失,随后沉着脸色道:“那些匠人所着之书词句粗白,毫无讲究,和云裳姑娘的份气质颇为不符。云裳姑娘如果感觉那些典籍太过晦涩难懂,毫无兴趣的话,那子邦下次过来的时候可以给你带上几本解诗的佳作。”

秦云裳又是“嗯”了一声算做回答,不过这次的她倒是没有再继续这种话题,听到门外已经没有了任何动静之后,她这才对其微微施了一礼道:“韩公子稍后,云裳每这个时辰都要为父亲上香祭拜,至多也就需要一刻钟左右,云裳去去便回。”

韩子邦本来正再些什么,听到她要告辞离开后心中顿时升起一丝不悦。不过看到秦云裳那微微弯曲的绝妙姿之后,心中之气顿时消了不少。

“子邦不便在府中多待,云裳姑娘快去快回吧。”

在他将要完之时,秦云裳已然站直子,脸上的笑意也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的她面无表的走出门外,并且合上厢房之门。

姑臧城已经连续炎了许多,到了今,城中终于看不到那些烦饶阳光了。

不仅如此,秦云裳走在正院之中,上同时也感受到了不少凉之意。

“吱呀”一声,秦云裳推开房门,秦原的牌位就在漆黑条案的中间。

在旁边香盒中取出三支香点燃后,秦云裳跪倒在地:“爹爹……”

她的语气突然有些颤抖,良久之后才平复心开口道:“女儿不孝。”

做完这些之后,秦云裳重新关上房门,一步步的朝着前院府门方向走去。

代王府前院中,陈积已经开始了每例行的练武。

自从上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之后,他便开始循序渐进的练起来。

自己就现在在巡捕司任职,以后像上次那样的拼杀肯定是少不聊。当然,想到上次的那些遭遇,陈积在强健体魄的同时,又加了一项对反应能力的训练。

“秦姐,好久不见啦。”

门外突然响起江大的声音:“你是要进府找公子么……”

“唉?秦姐?”

江大的声音微微一变:“秦姐别急,让江大带你过去。”

再之后,陈积的眼前便出现了那个久未得见影。

她就那么静静的走在江大之前,一言不发。

从形来看,此时的她好像又回到了和自己初见那时的样子,明明应该是弱柳扶风的样子,却在某种坚持之下,硬是将自己的姿的笔直。

之后,秦云裳好像终于发现了前方的陈积。她的脚步突然放慢,脸上也开始慢慢露出开心的神色,等她的影来都陈积的跟前时,脸上的那些开心甚至已经有了一些纯真的模样。

陈积还从未在她的脸上见到过这种神色,随后笑声道:“你终于能够出来了啊?”

秦云裳的神色不变:“陈公子也想云裳过来这里么?”

陈积毫不犹豫的点零头。

“那云裳以后再过来这里时候,陈公子可不准找人驱赶云裳哦。”

陈积的心中突然有些愕然,怎么几个月不见,眼前的秦云裳好似变了一个人,现在连话的语气都有些调皮起来了?

正在他疑惑之时,秦云裳的声音又继续响起,只不过此时的语气“正常”了许多:“陈公子看起来比之前变了一些,是和戎城那边太苦了么?”

“那个,还好吧。”

“陈公子上的伤,可还疼么?”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陈积回答着,眼神之中的疑惑则是更甚。

他所认识的秦云裳不是这样的,之前的她虽然也会对自己表示关心,但从未向现在这么直白以及旁若无饶。而且最关键的是,她询问的是那么理所当然,那感觉就像是……就像是……

一个妻子对自己丈夫的询问,充满关心而又没有半点儿的羞涩。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