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出门玩一趟吧

听书 - 不让江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李叱嘴里说着对崔家的家产不感兴趣,可还是很小家子气的拉着夏侯琢问还有没有可趁之机。

夏侯琢心说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李丢丢啊,一丢丢,一丢丢,能占的便宜一丢丢都不能少,不能让别人拿走的,也一丢丢都不能拿。

夏侯琢很遗憾的说道:“三月江楼应该是没办法了,我父亲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三月江楼查封,那是不能动的地方了。”

李叱道:“你看你,我怎么会对三月江楼感兴趣呢。”

夏侯琢道:“说实话。”

李叱道:“我主要是为了老唐。”

夏侯琢眯着眼睛看了李叱一眼,李叱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然后他用一句话让夏侯琢相信了他对三月江楼感兴趣的不是那些人。

李叱叹道:“那块地,那楼,多少钱才能建起来啊。”

夏侯琢都懵了一下,他看到李叱那眼睛里闪闪发光的小星星,确定李叱真的只是想占地,如果像是动物世界里那样,野兽撒尿占地,李叱可能现在已经尿枯竭。

夏侯琢道:“虽然三月江楼那片地不好占,但是我想办法帮你搞点别的问题不大。”

李叱谄媚的说道:“琢爷,你看我姿色可还满意?”

夏侯琢:“滚蛋......”

他笑着说道:“崔家的产业很大,城中的商铺多到根本就查不清楚有多少是他们家的,你不要忘了崔泰临走之前,把家里产业的清单给我了。”

李叱道:“琢爷的意思是,咱们可以从清单上划掉一些,不告诉你爹。”

夏侯琢道:“你提什么我爹,这样显得我真的有点过分......”

李叱道:“我错了......”

夏侯琢问:“你刚才说什么?把清单上的产业划掉一部分?”

李叱道:“嗯啊。”

夏侯琢道:“你能不能有点志气。”

李叱眼睛一眯:“琢爷的意思是?”

夏侯琢从怀里取出来几张纸递给李叱道:“划掉几个有意思吗?我撕下来几篇,这几篇都给你了。”

李叱笑道:“为什么我忽然就有了一种膝盖越来越软,忍不住想要给你磕一个的冲动。”

夏侯琢道:“拉倒吧,你这样的姿色磕几个也没用,我特意捡着有用的几篇撕下来的,这其中两页纸上记着的都是崔家在冀州城内的药材生意。”

听到这句话,李叱的眼睛都亮了,跟正中午的大太阳似的,都晃眼。

夏侯琢道:“你稍稍矜持点。”

李叱道:“有多少家铺子?”

夏侯琢道:“大概清点了一下,有三十六家药铺是崔家的,除此之外,崔家在冀州城里还有两座存放药材的库房,东城一家西城一家,这库存的药材就价值连城了。”

李叱的眼睛亮度再次提升了一个等级,已经不仅仅是太阳那么亮了,就好像太阳要爆炸似的那么亮。

“你今天没事就可以去你的领地巡视一圈。”

夏侯琢把清单交给李叱说道:“崔家的人都已经撤走,这些铺子,库房,趁着还没有人去偷盗抢夺,你尽快分派人全都拿下来,稳稳的拿在自己手里才算踏实,以后药材的生意大有可为,就算不为赚钱,也有用处。”

李叱道:“我一会儿就去分派人手,现在看来车马行原本的人手确实不够用了,好在之前老唐招募了一批,大概有二百余人,先分散到这些店面里。”

夏侯琢道:“二百人确实不算多,三十六家铺子,两座库房,这还只是药材的生意,其他的生意那清单上也有,这些地方,足够你分派千余人。”

李叱叹道:“千余人的话......要不然我出去一趟,不能都在冀州城里找人,冀州城虽然大,可是人情套人情,亲戚套亲戚,说不得会有人泄露消息,我和九妹还有老唐出一趟冀州吧,去周边各县走走,招募人手。”

夏侯琢点头:“丢儿,我知道你觉得虞朝宗是个可以追随的人,你的想法我也不过多干涉,但是有一样你千万记住,手里一定得有自己的人。”

李叱点头:“懂。”

夏侯琢笑了笑道:“阮晨阮暮他们都是我兄弟,你可以信任,他们也已经跟了你,你可以让他们也去帮忙招募来一些江湖上的人,他们知道什么人可以用,有分寸。”

说完之后夏侯琢抬起手拍了拍李叱的肩膀说道:“娘昨天还和我说,他说琢儿啊,你弟年纪还小,不管什么事你都要多帮衬。”

夏侯琢笑了笑:“我早晚还要回北疆,现在我能多帮你一些就帮一些,以后娘你也就能照看的更好。”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心里有些难受,不是那种难过的难受,而是觉得感激和温暖的难受,他点头道:“我知道。”

在很早很早以前,李叱跟着师父长眉道人流浪生存的时候,有一次看到了一件很小的事,很普通,可是李叱却在心里感慨了很久。

那次他看到一个小男孩被六七个比他大的男孩欺负了,哭嚎着跑走,不多时带回来一个和那些欺负他的人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

那是他哥。

他哥的对面,是六七个同龄人,他只有自己。

但是他哥只问了一句话:“弟,是他们欺负你了吗?”

弟弟说是。

他哥就冲了上去。

那次李叱莫名其妙的也跟着冲上去帮了忙,如果他不帮的话,那兄弟两个可能会被人打的很惨很惨。

哥哥临走的时候对李叱说了声谢谢,他自己鼻青脸肿,拉着他弟弟的手走了,一瘸一拐的,另一只手还在他弟弟的头顶上轻轻揉了揉。

他说:“弟,哭啥,以后谁欺负你,哥都帮你教训他们。”

那时候李叱站在那看着兄弟两个走远,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原来有哥哥的人是这样的,原来哥哥是这样的。

他对长眉道人说,师父,你有哥哥吗?

师父说没有,李丢丢又问,那你能给我生一个哥哥吗?

长眉给了他一脚。

然后揉了揉他的脑袋说:“丢儿,以后你也会有这样的哥哥,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亲如手足,你会认识这样的朋友,最终变成肝胆相照的兄弟。”

那时候的李叱点了点头,想着自己要是有个哥哥多好。

此时此刻,李叱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夏侯琢却没有注意到,他看着远处,自然而然的抬起手在李丢丢的脑袋上揉了揉。

“哥有些自私,有些任性,本来应该我撑起来所有的事,我来照顾娘,我来照顾所有人,但是现在哥把这担子扔在你肩膀上了。”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你多辛苦些。”

李叱使劲儿点了点头,然后侧头,把眼泪和鼻涕在夏侯琢衣服上蹭吃蹭,然后咧开嘴傻笑。

夏侯琢:“......”

他搂着李叱的肩膀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丢儿,还有件事娘要亲自和你说,把你那眼泪鼻涕的抹一抹,多大了,让娘看到还以为我又欺负了你,娘要是看到你邋里邋遢的,肯定会骂你。”

李叱嗯了一声,又把眼泪鼻涕在夏侯琢衣服声蹭了蹭。

夏侯琢:“......”

回到车马行的后院,干娘就在后院树下坐着乘凉,夏侯玉立蹲在她身边像是在请教什么问题,干娘耐心的解释着。

看到李叱和夏侯琢过来,说起来年纪还不是很大但是却已经被称为老夫人的老夫人就笑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站在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儿子背着小书包从学堂归来。

那是慈母的眼神。

夏侯琢已走到夏侯夫人身前,还没开口说话呢,夫人抬脚在他屁股上给了一下。

“多大了?多大了?你看看你,衣服上蹭的是什么?你都是将军了,就不能不让人操心了?”

然后夏侯夫人看了看李叱后说道:“你看你弟,比你小,也没有你这么邋里邋遢的。”

夏侯琢:“......”

其实夏侯夫人年纪确实不大,才刚刚过四十岁,十六七岁的时候就跟了羽亲王,二十岁多一些生下了夏侯琢。

夏侯夫人对夏侯玉立说道:“把东西给你二哥。”

夏侯玉立把手里的一张纸递给李叱道:“这是娘和我商量了一天写出来的方子,是云隐山的配方,大哥说咱们现在已经有了药材,你用这方子去配药,治疗红伤极为有效。”

夏侯夫人道:“这方子很多年前,我师妹就和我一起研究过,那时候忙于其他事就放下了,她如今已经是云隐山的门主,她在药术上的天赋和造诣,都远在我之上。”

她说到这的时候恍惚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道:“我师妹沈如筠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天才,云隐山那么多的传承,只有她一人能学的几乎齐全,我离开师门的时候她才十四岁......想想看,已经二十几年没有见过她了。”

李叱忽然间就想到了什么,他笑着说道:“娘,我正好和大哥商量了一下,要出冀州去招募一些人,咱们趁着现在没有那么乱出去走走怎么样?我带你回云隐山,回去看看。”

夏侯夫人显然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沉默了许久。

李叱知道她心里很矛盾,当初她是门主的继承者,出云隐山行走天下是为了历练,历练结束后便要回师门继承门主之位,可是她却为了羽亲王没有回去。

她真的不想回去看看吗?

她觉得愧对师门,也愧对她师妹,她没有回去,才十四岁的师妹就要肩扛责任。

“我......没脸回去的。”

夏侯夫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苦笑道:“当初是我自己选的路。”

“娘!”

夏侯玉立拉着她娘的手说道:“师父一直盼着你回去,她真的真的很想你,我进云隐山之后不久,师父问我说,你想你娘了吗?我说想,师父说,我也想我的姐姐了。”

夏侯夫人僵硬了一下,然后肩膀都微微颤抖起来。

“咱们去一趟,现在春光正好。”

李叱笑道:“还不带夏侯。”

夏侯琢:“......”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