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八五 扶大厦之将倾(6)

听书 - 第一氏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未给赵玄极、赵宁留搭话的空档,元木真继续道:

“朕也不难为你们,只要你们赵氏满门伏诛,朕今日便绕了晋阳百姓,如何?赵氏肯不肯为黎民百姓做出牺牲?”

听到这里,赵玄极再也忍不住。

身为大齐第一高手,统率皇朝所有大军的大都督,百余年前横扫草原、杀人如割草的赵氏的这一代家主,他自有傲骨。

纵然元木真是天元王庭可汗,这天下唯一的天人境,赵玄极也忍不了对方如此大言不惭,他冷哼一声:

“元木真,亏你还记得,一百二十多年前,你们草原是如何被我赵氏先祖征服的。如今在本公面前大言炎炎,你凭什么?就不怕贻笑大方?”

赵玄极此言一出,元木真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洪亮,远传数十里,惊得晋阳城中的官民无不抬头,惊恐的望着他。

他道:“凭什么?就凭你们南朝的皇帝,都败在朕的手下,只能如丧家之犬一般仓皇而逃!

“赵玄极,你莫不是觉得你挡住了察拉罕,便可以志得意满、目无余子了?你可知何为天人境?”

晋阳人听了这话,再见无边无际的血色苍穹,长天下神人一般的元木真,他们的反应跟汴梁的百姓并无多大差别,都是吓得面如土色。

赵玄极大袖一甩:“陛下一时失手,不代表我大齐就败了。元木真,中原皇朝人杰地灵、豪杰无数,岂是你一介草原蛮子能够理解的?

“倘若你认为,你在晋阳能像在汴梁一样逞威风,那你就大错特错!”

晋阳人精神一振,又纷纷转头看向镇国公,心中好歹升起一些希望。

“哦?是吗?你区区一个王极境后期,有何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元木真哂笑一声,轻蔑的不屑于跟赵玄极多说,扫了一眼赵宁等人,目光最终在赵宁身上停了停,眸中的睥睨、不屑之色不加掩饰:

“想来你便是赵宁,凤鸣山与西河城两战,你算是有点战绩。怎么,杀了些无关紧要的蝼蚁,现在也觉得自己能跟朕交手了?”

说着,不等赵宁搭话,他便淡淡地接着道道:

“都说南朝多豪杰,遍地是好汉,外族难以匹敌,朕也曾以为如是。可自朕起兵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无人能挡,如今看来,所谓南朝俊杰不过尔尔。

“赵氏作为南朝第一世家,你赵宁身为南朝最惊艳绝伦的修行者,旁人或许说你们是英雄,对你们顶礼膜拜,可在朕眼中,你们亦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

“大丈夫天生八尺之躯,必要立不世之功遂凌云之志。朕为了廓清宇内吞吐八方,日日征战夜夜苦修,未曾有片刻懈怠,至今已有二十五年!

“整整二十五年,朕终于造就了属于自己的天下大势,一手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历史潮流!赵宁,你且说说,这股大势潮流,当世何人能挡?!”

这番话字字万钧重于山峦,回响在四方天空,砸落在晋阳街巷,掷地有声摄人心魄,有若不可忤逆的天音,无法辩驳的至理。

这些话震得晋阳数十万抬头望天的军民,皆是目瞪口呆。

元木真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又骤然睁开,霎时双目如电,他张开双臂,仿佛要将天地都揽入怀中,他沉醉其中意气风发:

“这大好的万里江山终究是朕的,千古风流第一人也必然是朕。于后世千秋万代,无数人家的楼台,我元木真的天威必朗照之!

“想那千卷青书万卷史册,都必将对朕的功业浓墨重彩!历史的大河川流不息,后来的子孙络绎不绝,每个人都会在读到朕的事迹时热血似火、心潮澎湃!

“赵玄极,赵宁,你俩说说,纵观古今放眼天下,朕,是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英雄?!凭那只知加强皇权,不知强国为何物的宋治,如何与朕抗衡?!”

雷鸣般的声音激荡在晋阳每个角落,震得这方天地鸦雀无声。

此时的元木真,风华如日当空。

顾盼自雄,他是天下第一人。

赵玄极恼羞成怒,怒不可遏,指着元木真大声喝骂:“一介胡虏,不通礼仪不识教化,也敢妄谈古今大事、青史潮流,简直是鹦鹉学舌,不知所谓!”

赵宁没有说话。

自从降临晋阳,元木真便是好整以暇,不急不躁不忙着出手,完全是一副猫戏老鼠的模样,居高临下的享受主宰、捉弄他人命运的权威。

对天人境的元木真而言,这普天之下没有对手,南下攻灭大齐,是他建立前无古人的千秋功业的一大步,也是最为关键,最有难度的一步。

现如今,他已经击败了大齐皇帝,后者拿出传国玉玺,也没能奈何得了他。

在他看来,整个大齐唯一还有资格成为他对手的人,便是百余年前领兵荡平草原,现如今稳住一方战局,且有大胜战绩的赵氏。

败了赵氏,他便是真正的所向披靡,可以宣告自己天下无敌。

面对赵氏这个敌人,这个可以让他直视几分的对手,他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在他眼中,这普天之下,也唯有赵氏有资格听他的豪情壮志、枭雄心迹。

今日不对赵氏说,来日他便没人可以说。

对元木真而言,赵氏,以及这些年表现非凡,给了造成了不少麻烦的赵宁,是值得正眼看几分的对手。

对赵宁而言,元木真不是什么值不值得正眼看的敌人。

在赵宁这里,元木真就是此生最大的死敌。

重生后,赵宁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解决这个死敌。

作为一个将门子弟的他,起初以为只要保全赵氏,剔除几个蛀虫世家,让朝野认识到北胡威胁,早做准备,凭借大齐深厚的国力底蕴,自然就能战而胜之。

后来他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逐渐意识到,一个皇朝的灭亡,必然有它全面的根源,不是几个世家的问题,也不是单个方面的差错。

从未败给过异族的中原皇朝,被北胡大军攻灭,也绝非只是自身不济,还有对方分外强悍的原因。

赵宁原本想自己多做些事,就能协助皇帝渡过这场时艰。这个方法,在他认识到宋治的深层政治图谋后,不得不黯然放弃。

元木真说得没错,比起骄傲了千年鄙薄了异族千年,只知道加强皇权的中原皇帝,起于微末一路杀出来,而且励精图治天赋绝伦的元木真,实在是强了太多。

赵宁最终也想明白了,要战胜北胡战胜元木真,他不能指望皇帝。

他只能靠自己,靠自己积蓄力量、收拾人心、凝聚世家百姓。

这些年来,他殚精竭虑,做的事多不胜数,谋的局纷繁复杂,因此影响了精力、心绪,耽误了境界提升,没能如老板娘、老头子所言,成就王极境后期。

但赵宁从未后悔。

一方面,就算是到了王极境后期,他跟赵玄极联手,也胜不了元木真;另一方面,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必须要看得长远,避免狡兔死走狗烹的结局。

他已经在内心无数次迎战过元木真,而今,对方终于是到了眼前。

对方雄视天下,凭借天人境的无上修为与麾下精兵强将,把世间豪杰看作土鸡瓦狗,把大齐看作囊中之物,还想建立流芳百世的功业,顺便将赵氏这块不大不小的绊脚石踩碎。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赵宁不想说话。

不想跟元木真逞口舌之利。

那毫无意义。

他想的事情只有一件。

只有一个字。

战!

一战分胜负。

一战诀生死!

一战定乾坤!

于是他抽出了长刀。

在晋阳数十万军民的仰望下,在这些人肝胆俱颤,像汴梁军民一样恐惧慌乱的时候,他手中的长刀指向了千步之外的天元可汗。

当赵玄极的话音落下,元木真正待讥讽他的时候,赵宁低喝出声,喊出了那两个字:

“出战!”

这两个字喊出来的时候,声若千军,势胜雪崩。

无数个仰望当空的晋阳人,被这道声音得浑身一抖。

而后他们便看到,遮天蔽日的血色苍穹中,一道青色光柱直上九霄,分外耀眼夺目。

而后,便是数道光柱相继迭起,成群星拱月之势,直冲天穹!

这些光柱在血色海洋中,冲出了一道道闪电密布的翻滚层云。

旋即,漫天的真气黑潮喷薄如瀑布飞流,曜日般的刀光犹如弯月临世,从赵宁手中的千钧上猛地挥斩而出,以开天辟地之势,斩向了负手而立的元木真!

第一个相应赵宁的号令,抢在众人之前出手的,是美艳倾城的老板娘。

这位徐娘半老依然风韵万千的女子,之前在跟白面书生的争执中,就已经怒发冲冠,此刻纵然面对的是天人境,怒气也无法收拾,将对方当作了发泄对象。

“今日老娘就看看,天人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老板娘周身真气勃发,长发飘起衣袍猎猎,双手在胸前飞快结印,一阵眼花缭乱的变化后,她眉眼如剑杀气毕现,叱咤一声:“莫邪!”

一柄造型邪魅妖冶、符文古朴晦涩的百丈血色长剑,从她的领域中霎时飞射而出,破空间速度奇快无比,剑身两侧真气如流,斜向下直取天元可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