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仙子剑

听书 - 青葫剑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梁言机变十足,他之前就一直留意四周,此刻整个洞窟都被死人墓的墓主用金色结界给封印起来了,凭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突破。唯独那无生河下游处的深渊,是他现在唯一的出路。

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梁言虽然不知道那无生河中有什么危险,可现在以自己的实力和老金的状态,是绝对不可能与这个金丹境的修士正面对敌的,更何况他还有一具同为金丹境实力的帝王尸!

“只能赌一把了!”

梁言心中暗道一声,同时将自己的遁速提到极限,几乎是三息左右,就到了无生河的边缘,接着撑开一个护体灵盾,就头也不回的扎进了无生河中。

噗通!一声,随着梁言跳入河中,一股无边无际的虚脱感忽然从心底升起,接着一阵软麻麻的刺痛从四肢开始,向着全身蔓延开来。

“糟了!”

梁言心中咯噔一下,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息,他体内的灵力便开始急速化去,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原本充盈四肢百骸的灵力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梁言心中大惊,下意识的想要翻身从河中站起,可那浑浊不堪的河水似乎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撕扯之力,就好像河底有万千只手,都在不甘的抓着他的四肢,把他向着河底拖去。

梁言转头朝着河底一看,却见到千万张扭曲的人脸,每张脸上都充满痛苦、不甘和怨毒之色。只是有的在哀嚎,有的却是满脸兴奋地盯着自己,似乎都在期盼自己也成为他们的一员!

“哈哈哈!小子,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中年男子和他的帝王尸虽然仍在老金的囚笼之中,不过眼看梁言跳入河中,却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无生河,无生河!自然是有死无生!你小子居然赶着往河里跳,这不是嫌命长了吗?”

梁言听了死人墓墓主的嘲讽,此刻却是有苦难言,他自己灵力全消,身体又被这河底下的无穷怨力向下拉扯,根本就是无计可施的局面。

“老金!你有没有办法!”

梁言试图和老金沟通,可换来的却是老金极其微弱的声音:

“三根.......金羽......全部,我......沉睡......别忘了.......你的承诺!”

老金似乎用尽全身力气,断断续续地说完了这一段话,下一刻便再也没有任何回应了。而梁言与他之间的心神联系,也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随着老金意识的消散,那原本束缚住帝王尸和死人墓墓主的金色牢笼,也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下一刻便金光涣散,整个牢笼土崩瓦解,所有金丝尽数归于一点,又重新化为了一片金色羽毛。

只是这片金色羽毛此刻灵光黯淡,从半空中徐徐落下,已经完全没了之前的威风。

“哈哈哈!”

中年男子狂笑一声,带着帝王尸大踏步地向着无生河走来。

“还以为你们有何手段,原来不过尔尔!”

帝王尸此刻已经站在河边,死人墓墓主居高临下看去,只见梁言已经沉入了河中,尽管双手双脚还在不住挣扎,可却无法改变他被缓缓拖入河底的事实。

“你小子身上倒有不少秘密,若是就这么化成无生河的养料,未免有些浪费了,还是死在本座手中为妙!”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伸手向着下方一指。那帝王尸立刻会意,也伸出蒲扇大的手掌,向着河面下的梁言抓去。

就在此时,忽然从中年男子的身后传来一道耀眼的白光,只见一道粗如儿臂的光柱从星罗盘上面发出,一路直冲向上,似乎正与外界的什么东西交相呼应。

“十息到了!”

计来兴奋地大喊一声,似乎为这一刻忍耐多时了。

中年男子眉头微皱,他初时见计来与慕容雪薇二人不过才炼气期的修为,委实如蝼蚁一般,就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没想到此时居然弄出了一些幺蛾子。

“看来蝼蚁之辈,也并不老实!”

中年男子在帝王尸的头顶转过身来,右手单手掐诀,就要向着计来一指点出。却忽听一声沉闷的声响从头顶不知多远的地方传来,然后众人所在的整个洞窟,竟然剧烈摇晃起来。

场中的所有人,包括死人墓的墓主和温涛,都是满脸疑惑的抬头看去。

只见洞窟顶端的石壁上,忽然刺出一点银白色的光辉,在这昏暗的地下洞窟之内,犹如暗夜中的星辰。

就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那点银辉却陡然绽放,银色光芒越来越亮,由刚开始的一点星辰,渐渐化为了一条长虹。

紧接着一道横贯数十丈的银色光芒透石而出,竟然将墓主所布置的金色结界一分为二,其余势不减,仍然向着帝王尸所在的方向劈来。

“是剑罡!”

中年男子瞳孔一缩,他脸上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同时双手掐诀,将手中金印隔空抛出。那金印在空中急速旋转,忽忽然变大了百倍不止,上面龙吟咆哮,隐隐有股帝王之威。

铮!

一声剑鸣传来,那道长约数十丈的银色剑罡从天而降,刚刚好斩在了金色印章之上,居然将其从中斩成了两半。

“不!”

中年男子怒吼一声,口中更是喷出一口鲜血。那方金印乃是他的本命法宝,本来就具备防御和镇压两种威能,没想到今日却挡不住这一道剑罡!

这道银色剑罡从常宁山山外,一剑斩破了众人头顶的山壁,直接劈开了死人墓的宗门。此刻夕阳的余晖洒下,淡淡的阳光,竟然照射进了这个数千年不见天日的洞窟!

中年男子咽了咽口水,在他震惊的目光中,一个身披青色道袍、脚踩三尺寒霜的女子,从那被劈开的缝隙中缓缓落下,停在了自己身前十里不到的地方。

此女双目之中眼波如水,整个人的气质偏又清淡出尘。身上只一件朴素的青色道袍,除了正反两个太极图案以外再没有半点花哨。但穿在她的身上,却又显得冰肌玉骨,冷艳绝俗,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倘若有凡间绝色,那此女便如天上谪仙!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