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亲传弟子

听书 - 青葫剑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竟是为了收一名剑修弟子!”梁言心中微微有些惊讶,可看眼前鱼玄机的表,却又不似作假。

“好了,你小子别犹犹豫豫的,机会只有一次,若是不想拜师也罢,这便自行下山离去吧!”鱼玄机似乎已经微微有些生气了。

“如今踏入剑道,才知剑修之难,若是靠我自己修炼,恐怕没个几十年休想练出剑胚,与其浪费光,不如拜入这鱼玄机的门下。”梁言心中暗道。

他微一思考,便做出决断,当即不再犹豫,而是向着鱼玄机行了一大礼。

“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鱼玄机见他同意拜师,伸手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似乎十分满意。

他抬脚上前,就要去将梁言扶起,此时却听一个声音嘻嘻笑道:“恭喜师傅,贺喜师傅,观鱼峰又多一名弟子,而我也多了一名小师弟!”

这声音如此耳熟,梁言抬头看去,只见柳树之后转出一个女童,头扎双辫,穿绿袄,赫然正是栗小松!

“你怎么在这?”梁言下意识的问道,不过他猛然想起,当栗小松离去之时,正是说去寻这鱼玄机。

“嘻嘻,我怎么会不在这里?”栗小松笑嘻嘻的说道:“我是师傅的第十六位亲传弟子,而你是第十七位,我比你早入门三天,以后就是你的师姐了!”

“胡说!”梁言脸色一僵,反驳道:“据我所知,修仙界都是按修为境界排辈,你虽然比我早入门几天,但修为却只有炼气三层,做师妹都有些勉强了!”

“你!”栗小松双眼一瞪道:“你欺负我年纪小!”

梁言也不甘示弱,回瞪她道:“想做我的师姐,你还太嫩!”

眼见这两人大眼瞪小眼,鱼玄机咳嗽了一声,摆手道:

“你二人不必争来争去,修仙界以实力说话,老夫的十七位亲传弟子中,炼气期的只有你们两个,还是先加紧修炼,提升自己实力再去争这些有的没的。”

“是,谨遵师傅教诲。”二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嗯!”鱼玄机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似乎有些满意。

“小松,老夫传授你的法门,这几可有勤加修炼?”

“回禀师傅,弟子这几天勤修不缀,已经渐渐领悟到师傅所传的一丝皮毛,只要长时间坚持下去,想必定能有所突破。”栗小松居然罕见的认真答复道。

“不错!”鱼玄机眼见徒弟如此乖巧,不由得露出一脸欣慰表。

“你的体质特殊,乃是十七位弟子中,最适合传承老夫功法的,这也是闻香宗的那老酒鬼,硬要把你送到我这里来学艺的原因。希望你好自为之,切莫浪费机缘。”

“是!”栗小松答道。

“至于你.......”鱼玄机说着又转头看向梁言道:“后天晚上子时,来观鱼峰峰顶的演武台找我。”

“是!”

梁言虽然不知鱼玄机有何用意,但也只能点头称是。

“好了,小松你带他去登仙峰入册报到,帮他熟悉一下咱们宗门的相关事宜,老夫还有别的要事,先走一步了。”

鱼玄机说着抬脚在地上一点,化为一道红色遁光,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栗小松见状瞥了瞥嘴道:“老头子果然是个甩手掌柜,最后还要靠我来带你入门。”

“请吧!”梁言伸手一挥道。

接下来他跟着栗小松,一路兜兜转转,来到登仙峰的一座阁楼之中。

梁言刚跨入阁楼大门,就见两个道士,一胖一瘦,赫然正是之前带队的两人。他们此刻正带着三十多名弟子在大厅中排队,这些弟子显然都是已经通过三关考核,准备正式加入云罡宗的新晋弟子。

那胖道士眼见梁言进来,面露一丝疑惑之色,似乎有些不解。

“陆尘,你怎么会在此?我这通过考核的名单里,并没有你!”胖道士直接发问道。

梁言还未答话,栗小松已经小手一摆道:

“大海师兄,注意你说话的语气!就在刚才,他已经被我师父收为第十七位亲传弟子,现在正是来报到入册的。”

“什么?鱼峰主将他收为亲传弟子了?”胖道士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正是!”栗小松点了点头。

胖瘦二道士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震惊,心道:“莫不是这小子上还有什么我们看不出的天赋?”

他们虽然修为已经达到筑基,但在云罡宗却也只是内门弟子,此刻不敢怠慢,同时上前行礼道:

“陆师弟年纪轻轻,竟得峰主垂青,足见天赋异禀!之前我二人失了礼数,还请不要往心里去!”

梁言听后,心中不由得啧啧称奇起来。

自己此时显露出来的境界,不过才炼气三层而已,而这两个道士,都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居然肯放下段,向自己赔礼道歉,真是大开眼界了。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栗小松眼见他脸上的奇怪表,似乎猜到他心中所想,低声解释道:

“云罡宗弟子分为外门、内门和亲传,其中只有亲传弟子才能得到峰主指点,其余弟子都是由亲传弟子代为传道。很多亲传弟子入门之时修为虽低,但后无不是一峰的顶梁柱,故而份地位上有明显的差别。”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两人如此。”梁言心中恍然道。

他这样想着,也拱手朝着面前二人一礼,笑道:“两位师兄不要打趣我了,在下只不过机缘凑巧而已,而且我并非陆尘,真名其实叫梁言。”

他现在已经被鱼玄机识破,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隐藏份了,索大大方方地说出来。

梁言自曝真名之后,胖瘦二道脸上不自然的表只是一闪即逝,立马哈哈笑道:“原来是梁师弟,幸会幸会!我叫大海,他是独石,师弟若有闲暇,可以来石猴峰找我们,大家多多亲近亲近!”

“理当如此!”梁言点头笑道。

此时一旁的栗小松早已等得不耐烦,一把拉过梁言,竟是直接插队到了队伍的最前方,向那站在高台后面的老头道:

“你都听见了,快把亲传弟子的份令牌,还有相关物件,一并发放下来吧。”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