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有本事等着

听书 - 器王炼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说完了,武陵王还不忘叮嘱道:“记住告诉过來的人,这次我不收钱只收礼,礼品还必须是百年以上的药材。”

蔡将军一听,顿时明白自家城主打得是个什么主意了。

他也沒意见,反正那些大户不会有任何意见,反而会因为有这么个巴结武陵王的机会,而挤破了脑袋往里面钻。

武陵王继续道:“还有,不许扰民,不许巧取豪夺,如果有民众献宝,给我按实价购买了。”

换做平日他断然不会如此画蛇添足,可如今大使奶奶待在这里,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乱來。

大使一看武陵王走了,一拉夏天就道:“我來了这么些天了,都沒怎么逛过外面的,你带我出去逛逛?”

夏天翻了翻白眼,自己都沒來过,走出去指不定迷路了,可大使估计是不担心的,毕竟夏天能飞嘛。

眼前的大使给他一种亲切的感觉,不知道是她本身这种态度,还是夏天见过了太多美女,看得有些淡然了。

想了想,夏天还是问道:“上次你不是说要好好报答我的吗,现在还算不算数?”

大使想了想,好奇道:“刚才不是给了你那么多药材了吗,难道不够?”

夏天笑道:“我可是练成了丹药,看武陵王的样子,估计是赚大了,哪有报答还能赚钱的事情。”

大使点点头道:“好像是这样,那就还算数吧,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弄來。”

夏天笑了笑,道:“这话可当真?”

大使肯定道:“我从不食言!”

夏天继续道:“上次想看看你的相貌被拒绝了,我也就不找晦气了,你至少也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不然总是你你的叫,不太好吧。”

大使考虑了一下,才点了点头道:“也是,那你可记好了,我叫梦露。”

夏天微微沉鸣道:“梦露吗?不错的名字啊。”

梦露身材比起夏天矮上一点,她站在夏天的身前,脑袋一昂道:“我特别开恩,准许你叫我名字了,但是你必须要带我出去玩!”

她的语气命令中夹杂着少女的调皮,让人生不出恶感來,到不似做作,更像是天然。

无可奈何的被梦露拉着出了城主府,看守的士兵也不敢阻拦这个姑奶奶,只好一路小跑禀告了武陵王。

武陵王琢磨了一阵,夏天这人厉害无比,姑奶奶也不是笨蛋,如果夏天有问題,估计早就被她察觉到了,自己如果派人去保护她,只怕是反而会适得其反,到头來沒好果子。

便说道:“就随她去吧,我让蔡将军在附近照应着就行。”

蔡将军有金丹修为,估计应该能够瞒过那位姑奶奶。

士兵领了命,当下就回到了自己的岗位,蔡将军也跟着出去执行城主的命令了。

梦露拉着夏天,像个小孩子一般欢快,她比夏天还要聪明,却比夏天还要沒有常识。

处理武陵王的事情,她虽然看似刁蛮可却处理的头头是道,可一旦出來了,集市之中的一切东西,她好像都很少见过一般。

总是拿着这个东西询问一下夏天,又被那个东西吸引了目光。

冰糖葫芦酸甜可口,不仅好吃,而且十分好看,红红的山楂按个头排列在竹签子上,外面还裹着晶莹剔透的糖稀,惹人喜爱。

梦露小跑过去,摘下一个就直接吃了起來,按说以她这种身份,这种东西想要吃,都是需要大厨精心炮制才能吃到嘴中的。

掀起一点白纱,张开小嘴咬了一口,还沒完全咽下去,就赞美道:“太好吃了。”

那陶醉的神色,就连一旁卖糖葫芦的大叔都被吸引了,甚至于连钱都忘了索要。

一眨眼功夫,她就跑到了另外一个摊子上去了,夏天掏了掏身上,沒有铜钱,仅有碎银就直接给了摊主。

大叔慌忙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就当是送的。”

夏天却强硬塞给了他,不是他不想受人恩惠,而是做生意的都是起早摸黑的干还挣不了几个钱,而钱对于他和梦露而言已经只是一个数字了。

梦露的小肚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构造,一路走來,糖葫芦,大郎饼……不少美食都钻进了她的肚子,可小肚子却一点隆起的样子都沒有。

看來她平时吃东西就是这幅模样了,可身材却是保持的非常完美。

对于曾经体会过她曲线般身体的夏天來说,这点他尤为确定,真想问问她是怎么做到这点的。

在前面蹦跳着走路的梦露,像是年轻了好几岁一般,虽然夏天估计她的年龄不会超过十八岁,可现在的她估计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了。

哎哟!

一声叫声传了过來,梦露光顾着看周围了,沒注意前面有人,她有筑基巅峰实力,身子也不算单薄,顿时将对方给撞倒在地。

她虽然身份高贵的很,却丝毫沒有架子,当下就低下了脑袋,向对方道歉。

“哟,小娘子不必自责,只需陪本公子喝几杯水酒,这事就算了如何?”

对方是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哥,长相虽然不错,可脸色苍白,虽然有辟谷初期的修为,却反被筑基巅峰的梦露给撞倒了,分明是纵欲过度,身子空虚的象征。

他被人撞倒,正要发火,可一抬头就看到了梦露,虽然梦露遮着脸蛋,可无论是白纱之后的神秘感,和她迷人身姿,或者那份不可言明的诱惑感,都是吸引人的东西。

公子哥已经流出了口水哈喇子,原本骂人的话转口就变成了调戏的话语,他的手也跟着伸了过來,就要去抓梦露。

梦露眉头一簇,刚要发火,夏天的身形一闪,他虽然距离梦露有段距离,可以他修为过去也就是眨眼的事情。

被人将身体一抱,梦露刚要发火,却发现是夏天,那火焰一瞬间也就熄灭了,心中想道:反正都被抱了那么久了,再來一次也无所谓的。

夏天沒注意这些,他已经伸脚一踢那公子哥的手臂,虽然留了手,可以公子哥那小身板怎么受得了,咔擦一声,手臂就断裂了。

他脸色一变在变,忽然鬼哭狼嚎起來,不断在地上打滚,对于他这种很少受苦的人,这种痛苦犹如要了他的命。

他并不是一个人來的,看他做这种事情十分娴熟,估计也是个经常惹是生非的主,身边跟着七八个保镖。

公子哥哀嚎起來,他们心中一慌,赶紧将公子哥给围住了,担忧起來。

那公子哥急骂道:“还问什么问,还不给我废了那小子!”

听他的说法,估计这事沒少做,顿时有人站了起來,八个保镖,只出來了一个,他的这些保镖各个辟谷巅峰修为,足以傲视一般人了。

神识一扫,夏天仅有辟谷初期修为,上多了那叫欺负人。

这走出來的保镖身材高大,衣服一脱,露出了横练出來的一身肌肉,刚抖了抖,夏天就注意到一旁的梦露已经捂住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脏东西。

他抬脚一提道:“滚远一点!”

干架就干架,脱衣服难道还能增加战斗力不成,沒看见这边有女孩子在吗?

那大汉压根沒想到这点,他姿势沒摆出來,连战斗的心态都沒调整好,被夏天的一脚直接踢出了半条街,摔在地上毫无知觉,显然是昏迷了过去。

这下子保镖之中一阵骚动,又走出了一人,那人眉头一皱,看着夏天,估摸着他不太好对付,当下一挥手道:“一起上!”

七个人顿时将夏天和梦露围在了中间,寻思着攻击的时机。

梦露一拉眼皮嘲笑道:“不要脸,这么多人欺负我们。”

她一发言,周围似乎有些骚动的样子,不少年轻的人都想來个英雄救美,好抱得美人归,刚脱了衣服要上场,就被一旁的老人拉住了。

“不要命了,你看清楚躺地上的是谁?那可是左丞相家的公子爷啊,你也敢去?”

姜还是老的辣,一眼就看出了公子哥的身份,身旁跃跃欲试的年轻人一下子就哑了火。

保镖们神情严肃,一眨眼就要攻过來的意思,梦露不高兴的说道:“看这些人的样子,估计常做这样的事情,夏大哥帮我好好教训他们一下!”

保镖的攻击已经猝然杀到,他们集体一拳,将夏天围在中间,让他毫无缝隙可逃。

夏天也不惊慌,将梦露的身子揽起來一点,右脚一踏,以左脚为圆心旋转起來,右脚连出十四下,每一下都踩在了保镖的脚板上。

踩完了,他再腾出手來,在每一个保镖的脸上左右各扇了七个耳光,做完这些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

在常人眼中,那些保镖的拳头刚打出去,夏天这边还沒动,他们就已经自行飞了出去。

倒在地上,那些保镖不断呻吟,夏天虽然不是全力攻击,可也足够他们爬不起來了,躺在地上哎呦的叫着。

公子哥一下子傻眼了,他这些保镖的厉害他十分清楚,可夏天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一瞬间就将保镖全部打败。

他心中一害怕,也顾不得手的疼痛,站起來嘴硬道:“有本事,有本事你们不要走!”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