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两鼎的妙用(求花花)

听书 - 器王炼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气一出,雪衣就有些犯难了,自己怎么办?

夏天也挠挠脑袋,这事情不好办了,难道自己真要舍生成仁替人家姑娘解毒,可这事就算要做也不能自己提出来啊,否则自己倒成了别有用心了。

雪衣也是头大的很,她努力的压抑着胸中的那种欲望,坐在桌子边倒上了一杯水来喝了下去。

有些干渴的喉咙算是滋润了一下子,可这也不能够解决根本的问题,身体依旧是火热的,热的脑子都有些不太正常了。

做了吧!

那种似乎有个恶魔在规劝自己一般,她的余光瞟向了夏天,夏天看起来平凡的很,可这人的修为却是很高,虽然他是无心之举,可终归也是救了自己,要不然不知道中了陈龙这手的自己,只怕是要是失身给自己厌恶的陈龙了,那样的话,还不如死了算了。

慢慢的,心里的天平也开始倾斜了。

夏天有些头疼起来了,这种药能够连筑基巅峰的人都能够迷倒,想来也是十分烈性的药,要解除可没有那么容易,要炼制也不会那么简单。

回想起昨天自己送上去的一株灵芝,心想着:该不是,我的那味药材反而成全了这家伙吧!

想到此处顿时额头有些冒汗,这事情可不能透露,就算跟自己有关系也不能说出去,否则以这女人的性格,肯定拼命也要做了自己。

顿时只能在识海中求助起九姑娘了:“九姑娘,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九姑娘哼哼道:“能有什么好办法,她不是要男人吗,你就直接去了呗,反正我看你挺喜欢这么做的,狐狸精一勾搭,你不是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得,九姑娘还生那个时候的气呢,可什么时候生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

雪衣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她的眼中已经只容得下夏天了,周围的什么东西都不在乎了,嘴中嚷嚷着热,一边朝着夏天走过来,一边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白纱之下,掩盖着是一具迷人的身体,白皙滑嫩,估计摸上去就连丝绸也要黯淡几分。

她的丰乳微翘,形状有些尖尖的,虽然不大,可十分的好看。盈盈一握的细腰,在走动中左右摇摆,带动了臀部的晃动。

她的圆臀劲力十足,动起来格外有感,被烈性药物控制的雪衣,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气息,那种气息似乎同样散发着药物的药力一般。

夏天不留神嗅了两口看,便觉得腹中有股邪火在跃动,因为药物的关系,她整个人都妩媚的很,这让在这方面没多少抵抗力的夏天立刻就丢了魂。

九姑娘一看,顿时跺脚了,大吼道:“笨蛋,用坎水鼎平和她的药力不就好了。”

说实话,夏天的想法是两种极端,一种是上她,一种是救她,可实际上九姑娘如果不说办法来,夏天估计会直接脱掉裤子,上去在说。

可要考虑到九姑娘的想法,加上人家也不是自愿的,不过是被药物所控制了,只怕时候会后悔,如此一来夏天的兴致也就磨灭了三分。

将坎水鼎招了出来,浦一出来,坎水鼎就显得格外的雀跃,似乎对于这种空气中这种气息格外的感兴趣。

夏天只知道坎水鼎能够疗伤,可不想连这种毒物也能够解。

九姑娘骂道:“笨,这根本不是解毒,能解毒的还得是兑泽鼎,坎水鼎能够做的仅仅是压住她腹中的那团邪火而已。”

原来如此,夏天顿时点了点头,对于两鼎的用处又有了新的认识。

坎水鼎略微的旋转起来,顿时从中挥洒出一阵蓝光,蓝光照着雪衣的身上,顿时让那股气息弱了不少,雪衣有些绯红的脸蛋,也开始渐渐的回复了白皙。

可刚回复白皙,她的脸蛋又泛上了一抹嫣红,这不是药力的作用,而是因为她本身。

不愧是需要用到一百二十三年灵芝的药物,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这药物胜在当时中了毒的人虽然意识模糊,可事后却能够清晰的记住事情的经过。

如此一来,好似自己主动了一般,雪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开口尖叫了起来。

她拼命的护住自己的三点,可只有两只手,只好退而求其次的护住了胸前两点,下身则靠着蹲下去夹住,然后侧着身子,闭着眼睛大喊道:“别看啊!”

“啊,哦!”

夏天这才记起来,这种情况下自己还盯着别人看,实在是不礼貌的行为,顿时转过了头去,辩解道:“对不起啊,我只是在帮你解毒而已。”

雪衣的记忆很清晰,夏天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反而不要脸的事情全是自己做的,衣服都是自己脱得,想想当时自己的那德行,现在就羞愧无比。

她有些紧张的说道:“大哥,你能够帮我解毒吗?用其他的方法。”

夏天点了点头道:“应该能的,我试试,你不要乱动!”

他催动坎水鼎的那股气息顿时更加庞大了起来,顷刻间就将雪衣体内的邪火给压制了下去,可雪衣体内的毒则不是只能缓慢治疗的坎水鼎能够快速对付的。

此刻,应该换兑泽鼎上了,夏天如此一想,便招出了兑泽鼎出来,两鼎虽然模样大同小异,可散发的光芒却是不同。

兑泽鼎一身绿光,显得有些诡异,雪衣看着天上的两鼎,神色有些复杂的很,看着夏天的模样似乎疑惑的很。

兑泽鼎在夏天的控制下,抖出一阵绿光来,那道绿光呈一条直线,射中了雪衣的额头,顺着额头分出了无数分支,混入了雪衣的血液之中。

药物的毒性多数都是由血液的流动来进行传播的,绿光顺着血液,很快就包裹住了雪衣的全身,顷刻间雪衣就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声,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十分的舒服。

兑泽鼎绝非凡物,它这一次解毒就连雪衣体内的隐患都顺手解决了,雪衣会觉得舒服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舒服的叫出了声,这声神隐还十分迷人,无论是夏天还是雪衣,都有些脸蛋发红,这效果怎么感觉比起药物来更厉害一点。

夏天也是微微发愣,这兑泽鼎到底做了什么,不过他也能够单方面的感觉到兑泽鼎的做法,发现兑泽鼎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专心的驱毒。

等到药性一祛除,兑泽鼎就才传来的信号,夏天顿时将兑泽鼎收了起来。

雪衣已经将白衣从新穿在了身上,虽然夏天很君子的没有回过一次头,可不穿衣服总是不习惯的。

看见夏天收了兑泽鼎,她有些担忧的问道:“大哥,已经好了吗?”

夏天点点头道:“应该是可以了,如果再不行,我就真没办法了。”

“如果真那样,我也不怪你。”雪衣的脸蛋有些红,可说出来的话却大方的紧。

夏天一愣,转过头去望了她一眼说道:“什么?”

雪衣心中暗怒,这家伙怎么这么不明白,可再让她说一次,那是不太可能的,只好跺脚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听她语气好似跟自己有仇一般,夏天也弄不明白,只觉得这女人翻脸跟翻书一样,自己好歹还帮过她呢。

顿时有些生气的说道:“我是什么人没必要告诉你把!”

雪衣哼道:“你就算不说我也知道,你就是逍遥门的夏天吧!”

“你怎么知道?”夏天大吃一惊。

雪衣笑道:“你的招牌宝鼎都露出来了,我要猜不到你的身份才怪了。”

夏天有些错愕了,用三鼎已经用得很习惯了,也没注意到这点,早知道会暴露身份,干脆直接奉献自己的肉体,帮她解毒还要好的多。

夏天心中打着鬼主意,可雪衣却以为他在思量要不要杀掉自己,慌忙说道:“不过你放心,你救了我,我绝对不会出卖你的。”

夏天倒是没这种想法,杀这么漂亮的女子,他也下不了手,就算要掩盖事实,顶多把她打昏而已,顿时开口道:“那就好,省得我还要动手打昏你。”

说起打昏,夏天倒是记起陈龙了,慌忙过去看了看,陈龙倒是没死,只不过想要醒过来也不容易了,夏天有些心疼了,自己只怕还是要出点药才行。

好药用在自己人身上不觉得亏,可要是给猪用,夏天就有些受不了了。

雪衣见他有些迟疑,不由提醒道:“夏大哥,你还是不要弄醒他了,这人油滑的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卖了你。”

夏天苦笑道:“可我不弄醒他,我就上不去杜孟住的地方,那样的话也就报不了仇了。”

雪衣看着夏天,微微有些痴迷,无论天下怎么疯传,可也不会把夏天的真实修为传错了,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变故的话,夏天现在应该还只是金丹初期修为。

能够在这种修为之下,混上翡翠阁来帮师姐报仇,想来他们的关系很不错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