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有情有义

听书 - 大唐验尸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那青年男子就回道:“我家就在城中,就住在常安坊的青竹巷。姓谢名瀚海。与粉娘……没什么关系。”

付拾一诧异盯着谢瀚海:“既然没什么关系,为何还要来认领尸身?”

付拾一奇了:这到哪里也不通啊?

结果被这么一问,谢瀚海竟然是满面通红,一个字也不出来。

付拾一扬眉,觉得自己有点儿懂了。

她咳嗽一声,问了句和刚才问题不相干的话:“粉娘是不是生得很美貌?”

谢瀚海的脸就更红了。

付拾一忍不住笑一笑,不过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付拾一悄悄叹息一声,有点儿不知道该什么才好了。

李长博果然是在万年县衙门。

付拾一在门口遇到了王二祥,于是王二祥领着她去见李长博。

李长博看见付拾一,还愣了一下:“已是收敛完了?”

付拾一摇摇头,示意她看谢瀚海:“他想认领粉娘的尸身。”

李长博顿时明白了付拾一的意思。

然后,他看一眼徐坤。

徐坤还在一脸不耐:“粉娘是周家的童养媳,周家其他亲眷都不在长安城里,他是哪里冒出来的?”

李长博咳嗽一声,淡淡提醒一句:“徐县令,先问问再。”

徐坤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师爷倒先反应过来,连忙去拽徐坤,又连连点头:“李县令得极是。”

李长博又问了谢瀚海的姓名身份。

谢瀚海一一回答,末了期期艾艾了句:“周家其他亲眷必舍不得给她再单独买一口棺材,所以我想着……”

李长博沉吟片刻:“可是总归要有个名目,才能将尸身交给你。周家那头,也未曾表态。”

谢瀚海却执拗:“我可以等。”

李长博问了个问题:“我实在是不明白,谢郎君为何如此执着?照你所,粉娘与你,并无半点干系——”

谢瀚海犹豫了片刻:“我与粉娘……只有数面之缘。但是我与周家,议过亲。”

李长博顿时扬起眉来:“周家并无女儿。”

谢瀚海脸上通红:“是粉娘。粉娘虽是买来的,但是一直在周家长大,也是周家人。我对她……就去了周家提亲。”

徐坤这时候插句话进来:“去周家提亲?那是周家的童养媳,他们能答应?”

谢瀚海脸上红得滴血,强自镇定:“也有不少例子,买来女子充作童养媳。可等到儿子长大后,看上了别家的女孩子,便将原来童养媳当做女儿一般嫁出去,得来的聘礼,再替儿子娶媳妇。”

付拾一听得连连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儿。而且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毕竟一般童养媳和自家儿子年岁都差不少了。也怕等到儿子大了,媳妇却已经年岁颇大,不利于生养。

就在付拾一以为周家真答应的时候,李长博缓缓道:“那周家冉底答应没有?”

这一句话,问得谢瀚海脸色灰暗了。

于是众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徐坤眼珠子一转,忽然一拍桌子:“我知道了!就是因为周家人没有答应你,所以你才会如此丧心病狂,杀人放火!”

李长博侧目看徐坤。

付拾一也目瞪口呆的看徐坤。

徐坤的师爷也看徐坤,然后忍不住将手搭在了额头上:来人啊,把我们县令赶紧拖下去吧!

徐坤偏还不自觉,依旧声色俱厉:“没想到你做下这等事情之后,竟然还不知悔改,还敢送上门来!”

李长博垂下眼眸,心头叹息一声:这么蠢,徐家怎么敢放他出来。

付拾一则是心服口服:这个智商,还能当这么大的官,徐家人真是撩!

谢瀚海都懵了:“我做了什么事了——什么杀人放火——”

徐坤还想着将帽子扣到谢瀚海的头上去,自然还要开口。

不过他的师爷可不敢让他开口了,赶紧连拖带拽的将他拉过去,附耳提醒:“徐县令!现在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胡乱凑数,谁也不会冷眼看着!”

别的不,李长博还在旁边呢!

徐坤这才一下子回过神来:对哦!万一李长博有什么坏心思——不行,我得将他打发走……

旁边的师爷看他这样,就知道他想什么,心中顿生绝望:这一次平安度过,我要递辞呈!我要回家种地!太难了!这么下去,头发掉光了不,人不定就被气死了!

可想归想,现在还是先度过去的。

师爷有气无力拽了一下徐坤:“徐县令虽然着急破案,可一切讲究一个证据——”

李长博干脆利落:“昨夜你在何处?”

“在家中读书睡觉。”谢瀚海老老实实的回答。

然后看向李长博:“李县令如何这样问?难道是有什么不妥之处?还有杀人放火是怎么一回事儿?”

李长博却不答他:“那可有人证明你没有出门?”

谢瀚海还是老实回答;“家中有一房下人,男丁是守门护院,女眷在厨房。女儿是我丫鬟,儿子是我书童。昨夜都能证明我没有出门。”

“而且一到了宵禁,各个坊之间的门,就关闭了。我如何能进出?”

谢瀚海这些话,字字句句都是答到零子上,而且十分有条不紊。

付拾一暗暗点头:这是个聪明人。

不过聪明人还是有执拗的时候,谢瀚海定定的看着李长博:“杀人放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刚才徐县令的意思是,我做了什么事情?”

李长博看着谢瀚海,叹了一口气:“周家四口人,俱是被凶杀。而后才被放火的。”

谢瀚海一下子就呆住了,好半晌才慢慢吸一口气:“不是失火?是……凶杀?”

他呆呆的想了一会儿,似是有些不明白:“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杀粉娘?”

李长博摇头:“没查出真相,谁也不知。”

谢瀚海得容易:“那你们快查啊——”

付拾一轻声补充:“一场大火,烧了许多罪证,我们只能看出,这是杀人放火。至于其他的,还不知从哪里查起。”

付拾一定定的看着谢瀚海:“所以更需要你将知晓的东西,都告诉我们。”

谢瀚海愣住:“我知道什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