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回到大秦做皇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扶苏话音刚落,对面便传来了一阵哄笑声,扶苏却丝毫没有在意,道:“我再说一遍,你只有三天的时间,我们走。”

扶苏当即就转过身去,朝门外走去,而师阜内心则是焦急万分,他没想到扶苏居然就这么赤果果的说了出来。

至于扶苏所言三天让马元离开云溪客栈,师阜丝毫不觉得这件事有任何的可行性,甚至于,扶苏这么做,还会极大的激怒马元,然后马元会对他们展开血腥的报复。

“站住,你们两个是疯了吧?”果不其然,马元脸上充斥着怒意。

在马元看来,两个无名鼠辈居然跑到他的地盘上,扬言让他离开,这已经是不留情面的打他的脸了,如果就这么让这二人离开,他马元在这洛阳岂不是沦为笑柄?

扶苏停住脚步,冷冷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们两个给我听着,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来路,想要我的云溪客栈,我马老大就在这里,你们可以随时来拿,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手段?”

马元话语之中充斥着自信,显然,他并不认为扶苏有什么手段可以夺走他的云溪客栈。

“还有一点,我不会让一些阿猫阿狗踩到我的头上,抢我的女人,更不会让想要我客栈的人还活在世上,因此,不管你们想做什么,还是下辈子再说。”

马元话音刚落,瞬间他身后十几人抽出利刃,将扶苏围了起来。

见到这副情形,师阜一咬牙,便站在了扶苏的面前,道:“别动我大哥,有种冲我来。”

师阜这番表现倒是有些在扶苏意料之外的,虽然师阜已经认了他做大哥,可是,生死关头,就算是亲兄弟倒戈相向,也是常有的事,能做到师阜这个地步,这世上绝不多见。

看到有人拦在了扶苏面前,马元讥笑了一声,道:“你又是谁?”

“师阜。”

“你就是运货行的师阜?”马元略微想了一下,才记了起来。

见到师阜点头,马元脸上涌出喜色,笑道:“看来,今晚我们两件事可以一起办,你们不仅客栈没有得到,连自己的运货行也要送给我了,那我可真是要谢谢你们了。”

见马元如此得意,扶苏轻轻拍了一下师阜的肩膀,将其拉倒一旁,道:“你是认为我们死定了么?”

马元扫视了一下自己十几名属下,道:“当然,难道你还能从这里逃出去?”

“你错了,我不是逃,而是光明正大的走出去。”扶苏话音未落,便已经一个箭步冲到了马元的面前。

扶苏和马元之间连一丈的距离都不到,只不过眨眼之间,便已经将护卫在马元身边的一人打翻在地,同时夺过铜剑,架在了马元的脖子上。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丝毫停滞,动作行云流水般便将这个过程完成,其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马元的众多属下都呆立在原地,等反应过来之时,马元的生死早已操控在扶苏手中,使他们不敢动弹丝毫。

师阜看到这一幕则是彻底惊呆,他知道扶苏身手不俗,即便他和他的亲信一起上,也败在扶苏的手中,可他从来没想到扶苏在这么多人护卫马元的情况下,短短瞬间,便擒住了马元。

“别……别,有话好说,你将铜剑收起来,一切都可以商量,你要是杀了我,你也活不了。”

感受到兵刃从脖子上传来的寒意,马元知道,只有扶苏稍微一动,那么他今晚必死无疑。

“我不怕死,你怕么?”

扶苏一声冷喝,让马元如坠冰窟。立即慌乱道:“这位大哥,别……别,你要什么,都好说。”

“没什么好说的,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只有三天的时间。”

看着马元身上那套华贵的衣裳,以及现在马元这副求饶的模样,扶苏心中更是瞧不上马元。

“不过你放心,今天我不会要了你的命,让你的手下都给我让开。”

随着扶苏这句话出口,马元如蒙大赦,而十几人也立即让出了一个缺口,扶苏押着马元走到云溪客栈门口。

“让你的人都退到客栈里面去。”扶苏话音刚落,马元的所有属下,便纷纷跑进了客栈。

扶苏见此,道:“马元,我最后再说一遍,三天之内,你带着你的人离开云溪客栈。”说完,一脚将马元踹进了云溪客栈。

等马元被手下扶起来,回过头来看之时,只剩下远远的两道人影。

“老大,我们追?”

听到这句话,马元心中更是恼火,道:“追个屁,没看见人都跑了么?你们这群废物,废物!”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苏腹,马元是一肚子的怒火无法发泄,刚才,只不过电光火石之间,他就被扶苏给擒住,这让他觉得他丢尽了颜面。

马元冷哼了一声,便向后面的小院走去,只是刚打开门,眼前这一幕直接吓得他和他的那些属下魂分魄散。

只见两个人高高的悬挂在房梁之上,眼睛突出,舌头也是伸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马元结结巴巴朝旁边问道。

宋兴一看,脸上露出惊慌,道:“这两个人是陈三和朱五,他们不是去杀师阜了吗?怎么会被人挂在这里?”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马元的脑海之中又浮现出扶苏的身影。

宋兴立即恍然,道:“大哥,这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要不我们告诉上边吧,让他们来处理?”

“不,绝不。”愤怒已经完全让马元失去了理智。

今日这一连串的事件,对马元来说,是一次又一次啪啪打他的脸,打伤他的手下,抢他的女人,他自己还被人给擒住了,而如今,更是将自己派去的人,挂在了他的小院之中,这是对他的蔑视,是对他的挑衅。

而仅有的一丝理智,也是告诉他,如果他告诉上面,他一定会被上面给看扁了,这样的结果他绝不接受。

“我要血洗运货行,我要杀了他。”马元目眦欲裂。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