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好人更好,坏人更坏

听书 - 美漫丧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施密特派他的手下夺走了我的研究产物,他自己注射了那名为超级战士血清的药剂。”

博士语带无奈地说着,他感觉这是自己的错误,也许一开始就不该发明它,但是现在木已成舟,他唯有尽力挽回这过错。

史蒂夫微微点头,尽管不能理解其中原理:“那东西真的让他变强了”

博士托了托眼镜,犹豫了几秒,还是点头承认:“是的,但那东西也存在副作用,当时的血清配方并不完善,而且,最重要的是接受注射的人。”

“人”

“是的,血清会强化人体的各个方面,所以好人会变得更好,坏人变得更坏。”博士挠挠秃头,对史蒂夫讲解了一下自己研究品的原理。

超级士兵血清sss不止会作用在人的身体上,也会作用在精神和大脑上,比如放大一个人的野心和本性,拥有力量后更会让人觉得无所不能。

史蒂夫大概明白了,但博士的话没有说完,他静静地等待,两人在安静的营房里对视,思考着。

“这就是你被选中的原因。如果选一个强壮的人,由于对力量生来的熟悉感,可能会失去对它的尊重。而一个瘦小的人,则更能认识到力量的价值,以及拥有力量后的怜悯。”

博士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出了这个词,他不知道英语是不是应该这么说,但他知道史蒂夫能理解他是什么意思。

史蒂夫思考了一下,他目光坚定地抬起头看着博士。

“谢谢,我想我懂了。”

厄斯金博士笑了起来,他指了指那边的行李箱,示意史蒂夫把上面的酒杯拿过来,他则打开了带来的酒水,给两个玻璃杯中都倒上了一些。

棕红色的酒液和杯子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在黄色的营房灯光下散发出像是鲜血一样的色泽。

博士把一杯酒接过去,指了指史蒂夫的胸口:“答应我,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保持住你现在的本心。你不必做一个好的士兵,但你要做个好人。”

史蒂夫笑了笑,是的,他确实没有把握成为合格的士兵,因为他现在甚至都无法正常举起步枪。

但是做个好人,他有信心,他的父亲和威尔逊先生都教导过他要做个正直的人,这也是他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向厄斯金博士示意:“敬小个子的弱者。”

厄斯金博士明白史蒂夫这是在说他自己,他不会忘记自己弱小时的心境,不会因为拥有力量就改变。

博士笑着和他碰杯:“敬弱者。”

然而在两人带着笑意正准备喝酒的时候,博士突然把史蒂夫的酒杯夺走了。

“上帝,我在干什么,你明天还有体检的安排,今晚不能喝酒。”

史蒂夫耸耸肩,他认得那瓶酒,是威尔逊企业的产品,1925老窖陈酿,来自于过去的禁酒时代。

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在那时他虽然年纪小,但是他父亲也是喝酒的,隔壁的汤姆叔叔也是喝酒的,不少人都私下买酒。

史蒂夫不会迷信法律,他有自己的认知和观念,他以淳朴的道德观和价值观来衡量一切。

喝酒卖酒并不是错误,享受消费品是每个人类都应该拥有的权利,禁酒令这种压抑人类本性的法律才是错的。

不过既然博士说明天要再次体检,那就不喝了。

他耸耸肩,对博士一脸遗憾地说:“好吧,等事情结束了我们再一起喝吧。”

“为什么要以后”博士费解地看着他,把两只杯子中的酒水汇到一起,晃了晃杯子,陶醉地闻了闻:“我明天又没有安排,我现在就要喝。”

顿顿顿

两人都解开了心中的疑惑,之后的谈话就显得随便多了,他们气氛愉快地谈论着军团的事情,以及各自曾经的生活。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窗外的不远处,尼克弗瑞悄悄转身离开,他的任务是保护厄斯金博士,是他和瑞德把博士从德国弄了回来,而博士曾经为nazi效力,他依旧需要保护。

这次他从法国专门被调了回来,为的就是这个任务。

第三天,史蒂夫一早就坐上了军团的轿车,佩吉卡特正在车上等他,他们需要返回纽约进行改造实验。

整个手术过程中需要用到大量的电力,而费城的电网显然不符合要求。

黑色的轿车虽然不如苏明的轿车那么豪华,但平稳程度比史蒂夫到军营所乘坐的卡车要强多了。

一路上史蒂夫都兴致勃勃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他仿佛对每棵树,每朵花都特别好奇。

其实他还是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是怎样,那独特的血清会不会把自己变成一个满身肌肉的疯子。

一切都是未知,所以他只能把注意力放在任何能引开注意力的东西上。

佩吉一脸无奈地看着他,觉得他真的太老实了,一路上都在喋喋不休地说着窗外的事情,难道车厢里的人就不值得他看一看吗

车子回到了布鲁克林,这是史蒂夫以前生活过的地方,他对这里非常熟悉。

随着车辆前进,他不断用手指点着玻璃,对着身边的卡特特工说:“我曾经在那条巷子里挨过打还有那个停车场还有那家餐厅的后门”

卡特抿抿嘴,为了平复史蒂夫的心情,她也只能强行尬聊:“你有什么办法阻止自己逃跑吗”

史蒂夫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奇怪,他摇摇头,十分认真地说:“一旦你开始逃跑,他们就不会让你停下来,你必须站起来,反击他们。”

卡特漂亮的嘴角勾起一个笑容:“我大概明白你的感觉,每一扇门都在你面前关闭。”

她自己也是这样的,这个时代充满了各种歧视,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出身歧视,像她这样的女人在传统观念中并不应该出现在军队中。

史蒂夫低下头,揉搓着自己的手指,仿佛上面有脏东西一样。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想加入军队”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说法好像容易引起误会,又补充道:“你是一位美丽的夫人女人,呃,女特工不是女人,呃,你很漂亮”

越描越黑,佩吉侧过头来用犀利的眼神盯着他,然后无奈地摇摇头。

“你不知道要怎么和女人聊天,对吧”

史蒂夫苦笑了一下,挠挠自己的头:“我想这一路上,就是我进行过最长的对话了。”

卡特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意,但是被她隐藏的很好,她微微扭过头去,不想让史蒂夫看到她脸上的笑容。

在军营中她见过许多男人,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像史蒂夫这么特别,她对他其实很有好感,短短几天,这个小个子的人格魅力就深深吸引了她。

一个人是否足够强大,不在于他能扛多少东西上街,而是在于他能背负多少东西去生活。

出身于英国的佩吉卡特,见多了隐藏在绅士面孔下的平庸嘴脸,她对那些男人都不感兴趣,但唯独史蒂夫这种小清新的感觉,让她非常舒服。

现在知道了他没有女朋友,她其实很高兴。

史蒂夫依旧低着头,没有看到卡特的表情,他平静地说着自己的过去:“女孩们可不会排着队和一个痨病鬼跳舞的。”

“你这么说,那一定是会跳舞的。”卡特关心地看着他,这话让她有些心疼。

史蒂夫笑笑,他能从语气中分辨出佩吉的关心:“其实这些年,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在等待。”

“等待什么”佩吉好奇地问他,大眼睛里充满了温柔。

“等待一个合适的舞伴。”史蒂夫看向她,十分平静地回答。

卡特笑了,她喜欢这个答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