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李白是同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本来还挺淡定的三个人眼睛立马瞪了起来。崔霸虎刚想冲上去。姚思乡却一把按住他,和颜悦色的对掌柜的说道:

“知道商人在大唐为啥被人欺负吗?就是因为都跟你一样腰杆太软。

随便蹦出个什么蚂蚱癞哈莫之类的东西就能踩你几脚。

你能不能硬一点。敢于对横行乡里,欺男霸女的黑恶势力说声不呢?”

姚思乡每说一句,老板就哆嗦一下。没等他说完。老板身子一软,已经出溜到桌子底下。

这时候那个大脑不太强壮的常浩此刻也终于明白欺负老大的肯定是这一桌的人了。

怒吼一声,就跟书上写的一样。常浩提着一双斗大的拳头就扑了上来。

一边扑一边大吼:“贼子,敢在某家地盘上撒野,我今天要是打不出你们的粑粑,就算你们夹得紧!”

然后,“噗!”的一声,右手拳头已经结结实实的砸了出去。

只是为什么是“噗!”的一声呢?

却原来是刘不干端起桌上的手把肉坛子迎了上来。

要知道肉这种东西,都是趁热吃才会好吃的。为了保温,店家都是放一些汤汁在坛子里跟肉一起端上来。

因为几个人还没吃几口,坛子里的汤汁还十分的热。

常浩这一拳上来。还真有力气。竟然直接把坛子都打破了。

那汤汁飞溅。喷了常浩一脸一身。常浩忍不住吧唧几下嘴。似乎在品尝溅到嘴边的几滴汁液。然后才发出一声惨叫。

整个右手已经被烫的成了赤红色。加上打破坛子指关节出了血。被这汤汁一腌,味道那叫一个酸爽!

崔霸虎一把扔掉手中已经没有底的坛子。然后抓住抱着手惨叫的常浩头发。抬起膝盖往上一顶。然后手同时往下压。

“噗!”又是同样的一声闷响。常浩的大饼脸和崔霸虎的膝盖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然后几种颜色不同的液体同时留了出来。

清澈的眼泪,青白色的鼻涕。加上红的血。让这张大饼脸变成了一个平面。

那原本高耸的鼻梁也已经塌了下去。凄惨的一塌糊涂。

常浩捂住脸悲愤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

“老大,呜呜。他们使用武器了。呜呜,他们不守规矩。你,你去刺史衙门告他们!”

冯公子此刻早已经傻了眼,他们平时在徐州作威作福惯了。只有他们打别人的份。那会有人敢还手。

此刻战斗力最强悍的常浩一招就被人家虐了。这架还咋打?

冯公子虽然表面上依然冷静,但心中早就打起了鼓。色厉内荏的喊道:

“你们等着,我回家告诉我爹去!不把你们留在徐州,我今天跟你们姓!”

姚思乡不屑的撇他一眼。“劳资还没结婚呢,哪有你这么大的儿子。

要走可以,先把酒楼里面的损失赔了。不然你们走不出这个门!”

说完,姚思乡一把拔出腰间的佩剑。作势就要冲上去。

冯公子想不到这几个人这么凶悍。但此时急于离开,顾不得争执。

从腰间掏出一锭银子,足有五十两。一把扔到桌子上。掺着常浩便离开了。

姚思乡把银子扔给掌柜的,喊道。“他们那把子肉打碎了,你得赔我一坛。”

掌柜的抱着怀里的银子百感交集。这银子真特么多。可这银子真特么烫手啊!

不过此时他哪里还敢跟他们犟嘴。匆匆跑去厨房端坛子肉去了。

要知道坛子肉和狗肉都不是现做的。都是慢火炖了几小时才能有这个效果。厨房自然有现成的。

他又匆匆端出一坛。然后又把自己珍藏的好酒也拿出来一坛。他心里盼着这几个人能醉倒在这里。不然一会冯公子回来,他就活不成了。

刘不干拍开酒坛的泥封,解开红布。一股清冽先芬芳立马从坛子里冒了出来。

姚思乡深吸一口,不由得赞道:

“好酒,掌柜的你不厚道。这么好的酒不拿出来款待贵客。”

掌柜的嘴角一阵抽抽,回答道:

“小的不敢,只是这酒太少。不敢拿出来售卖。不知道几位客官是哪里人士?来徐州何事啊?”

他这时也觉的这几个年轻人态度过于镇定了。酒楼里人们的反应。就是傻子也看出他们打的人身份不低了。

可偏偏这几个家伙根本不以为意,连食欲都没被打搅。依然专心致志的吃喝。

掌柜的见多了各色人等,心里便笃定,这三个人不是大有来头,就是彻底的二傻子!

他本想把冯公子一干人等的身份说出来。叫他们赶紧离开。

可是转念一想。他们要的跑了冯公子他们回来咋办?

结果他这思想中天人交战还没出结果。

外面就传来一声怒吼,“哪里来的匪徒敢在徐州城内肆虐?赶紧出来受死!”

本来堆在门口看热闹的人群被这喊声吓了一跳。赶忙抬头一看。吓的赶紧一哄而散。

这尼玛再不跑真要见血了。原来是徐州的府兵包围了酒楼。

足有二百人的队伍,张弓搭箭。似乎一言不合就要血溅五步了。

只是吃瓜群众还没跑完,异变突生。只见一群镖师打扮的人风一般出现在府兵身后。

还没等府兵做出反应。便全部被干脆利索的放倒在地上。

还有不甘心的士兵刚刚开口咒骂。就被人狠狠的在嘴上踹了一脚。只能发出呜呜声。

吃瓜群众大骇,这尼玛什么情况?难道真是盗匪进城了?可是又不对啊?他们为啥不抢钱呢?

这时候一个头领模样的镖师对着领头的府军首领骂道:

“滚回去告诉你们刺史。就说钦差大人在这里吃饭。差点被人轻伤害。

赶紧叫他带人来亲自护卫。不然真出了啥事他这官也就当到头了!”

将领将信将疑,但是此时不听话也不行啊?兵器都被人家缴获了。

若想脱离魔抓,也只能听话了。于是赶紧点点头。带着没了武器的水下撒丫子就跑了。

他直接跑向了刺史衙门。好歹那个时代的官还算靠谱,最起码几年任期内是不许离开衙门的。

求订阅,求收藏,求推荐。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