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游原文、翻译注释、全文赏析

远游

作者:先秦·屈原

原文

悲时俗之迫阨兮,愿轻举而远游。

质菲薄而无因兮,焉讬乘而上浮?

遭沈浊而污秽兮,独郁结其谁语!

夜耿耿而不寐兮,魂营营而至曙。

惟天地之无穷兮,哀人生之长勤。

往者余弗及兮,来者吾不闻。

步徙倚而遥思兮,怊惝怳而乖怀。

意荒忽而流荡兮,心愁悽而增悲。

神倏忽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独留。

内惟省以操端兮,求正气之所由。

漠虚静以恬愉兮,澹无为而自得。

闻赤松之清尘兮,愿承风乎遗则。

贵真人之休德兮,美往世之登仙;

与化去而不见兮,名声著而日延。

奇傅说之讬辰星兮,羡韩众之得一。

形穆穆以浸远兮,离人群而遁逸。

因气变而遂曾举兮,忽神奔而鬼怪。

时仿佛以遥见兮,精晈晈以往来。

超氛埃而淑邮兮,终不反其故都。

免众患而不惧兮,世莫知其所如。

恐天时之代序兮,耀灵晔而西征。

微霜降而下沦兮,悼芳草之先蘦。

聊仿佯而逍遥兮,永历年而无成。

谁可与玩斯遗芳兮?长向风而舒情。

高阳邈以远兮,余将焉所程?

重曰:

春秋忽其不淹兮,奚久留此故居。

轩辕不可攀援兮,吾将从王乔而娱戏。

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

保神明之清澄兮,精气入而麤秽除。

顺凯风以从游兮,至南巢而壹息。

见王子而宿之兮,审壹气之和德。

曰“道可受兮,不可传;

其小无内兮,其大无垠。

毋滑而魂兮,彼将自然;

壹气孔神兮,于中夜存。

虚以待之存,无为之先;

庶类以成兮,此德之门。”

闻至贵而遂徂兮,忽乎吾将行。

仍羽人于丹丘,留不死之旧乡。

朝濯发于汤谷兮,夕晞余身兮九阳。

吸飞泉之微液兮,怀琬琰之华英。

玉色頩以脕颜兮,精醇粹而始壮。

质销铄以汋约兮,神要眇以淫放。

嘉南州之炎德兮,丽桂树之冬荣;

山萧条而无兽兮,野寂漠其无人。

载营魄而登霞兮,掩浮云而上征。

命天阍其开关兮,排阊阖而望予。

召丰隆使先导兮,问太微之所居。

集重阳入帝宫兮,造旬始而观清都。

朝发轫于太仪兮,夕始临乎于微闾。

屯余车之万乘兮,纷容与而并驰。

驾八龙之婉婉兮,载云旗之逶蛇。

建雄虹之采旄兮,五色杂而炫耀。

服偃蹇以低昂兮,骖连蜷以骄骜。

骑胶葛以杂乱兮,斑漫衍而方行。

撰余辔而正策兮,吾将过乎句芒。

历太皓以右转兮,前飞廉以启路。

阳杲杲其未光兮,凌天地以径度。

风伯为余先驱兮,氛埃辟而清凉。

凤凰翼其承旂兮,遇蓐收乎西皇。

揽慧星以为旍兮,举斗柄以为麾。

叛陆离其上下兮,游惊雾之流波。

时暧曃其曭莽兮,召玄武而奔属。

后文昌使掌行兮,选署众神以并轂。

路漫漫其修远兮,徐弭节而高厉。

左雨师使径侍兮,右雷公以为卫。

欲度世以忘归兮,意姿睢以抯挢。

内欣欣而自美兮,聊媮娱以淫乐。

涉青云以汎滥游兮,忽临睨夫旧乡。

仆夫怀余心悲兮,边马顾而不行。

思旧故以想象兮,长太息而掩涕。

汜容与而遐举兮,聊抑志而自弭。

指炎神而直驰兮,吾将往乎南疑。

览方外之荒忽兮,沛罔瀁而自浮。

祝融戒而跸御兮,腾告鸾鸟迎宓妃。

张咸池奏承云兮,二女御九韶歌。

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

玄螭虫象并出进兮,形蟉虯而逶蛇。

雌蜺便娟以增挠兮,鸾鸟轩翥而翔飞。

音乐博衍无终极兮,焉乃逝以徘徊。

舒并节以驰骛兮,逴绝垠乎寒门。

轶迅风于清源兮,从颛顼乎增冰。

历玄冥以邪径兮,乘间维以反顾。

召黔赢而见之兮,为余先乎平路。

经营四方兮,周流六漠。

上至列缺兮,降望大壑。

下峥嵘而无地兮,上寥廓而无天。

视倏忽而无见兮,听惝恍而无闻。

超无为以至清兮,与泰初而为邻。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有感世俗扼杀人的自由,真想飞翔起来远处周游。

性质微薄又没有依靠,以什么为寄托乘着它上浮?

周围是污浊黑暗的气氛,独自苦闷向谁去倾诉?

漫长的黑夜里不能安眠,守着一缕孤魂直至破曙。

联想天地的无穷无尽,哀叹人生的坎坷苦辛。

过去的事我没能赶上,未来的事我难以知闻。

徘徊不定思绪遥远,惆怅失意心气不顺。

神志恍惚如水波激荡,心中愁苦而悲哀愈增。

忽然间魂灵飞散不返,只留下枯槁的肉体身形。

自我反省以坚持操守,寻求天地正气从何而生。

清虚宁静中自有愉悦,淡泊无为悠然自得是真。

听说赤松子清高绝俗,愿继承遗风学其行事。

看重养真之人的美德,羡慕古人能升仙超越生死。

形体虽然物化消失不见,名声却显耀而长存后世。

傅说骑星升天多么神奇,韩众服药成仙令人羡慕不已。

身形肃穆地渐渐远去,离开人群而超迈高逸。

循着气的变化层层高飞,把鬼神也惊得奔走诧异。

朦胧中似乎远远可见,神灵光芒闪烁往来任意。

超越尘埃修善超过先祖,再也不会返回故国乡里。

摆脱众多患难无所畏惧,世人都不知他们的踪迹。

担心岁月流逝季节交替,辉煌的太阳也已向西下行。

薄薄的秋霜下降大地,可怜那芳草最先凋零。

姑且漫步游荡逍遥一番,长久地一年年事业无成。

谁能与我赏玩残留的芳草?

早晨对着清风放松心情。

高阳帝的时代十分遥远,我怎么效法他高洁的品行?

再说道:

春去秋来光阴不停留,何必久久地留在故乡?

轩辕黄帝既然不能高攀,我将跟着王子乔嬉娱游赏。

吞食六精之气而啜饮清露,漱着正阳之气含着朝霞之光。

保持精神心灵清明澄澈,将精气吸入将浊气扫荡。

跟随和畅的南风出游,休息在南方神鸟的巢穴之旁。

见了王子乔就在那儿留宿。

询一元之气纯和之德之详。

王子乔说:

“道可以从内心感受,不可以口耳相传。

说它小则无处不可容纳,说它大则大到无边无沿。

不搅乱你的神魂,它就自然而然地出现。

这一元之气非常神奇,半夜寂静之时方才可感。

要以虚静之心来对待它,不要万事只想着自己占先。

各类东西都是这样生成,这就是得道的门槛。”

听罢至理名言便想远去,忽然间我就出发前行。

随着飞仙升到丹丘仙境,在神仙的不死之乡息停。

早晨在汤谷洗洗头发,傍晚让九阳晒干我的全身。

吮吸飞泉的美液,怀抱良玉的精英。

洁白的脸庞光泽滋润,体魄健壮精力充盈。

形体消瘦才能见出柔美,神气幽远自然摆脱拘谨。

赞赏南方炎热气候的功德,美丽的桂树冬天也吐芳馨。

山林萧条没有野兽,原野苍茫不见人影。

三魂六魄飘上彩霞,覆盖浮云向上飞升。

命令天宫的看门人开门,他推开大门朝我把眼瞪。

召来雷神丰隆命他做向导,探问太微宫位置的远近。

积集九重阳气进入帝宫,探访旬始星参观清都天庭。

早上从太仪殿驾车出发,傍晚到达医巫闾山边。

万辆马车屯聚一起,浩浩荡荡齐驰飞前。

驾车的八条龙蜿蜒游动,车上的云旗逶迤首尾相连。

竖起插着旄头的霓虹之旗,五色斑斓纷杂照耀明艳。

驾车的马匹宛转起伏不定,两边的马匹曲蹄奔驰矫健。

车马交错纵横杂乱,队列绵绵不绝并行不偏。

抓紧我的缰绳放正马鞭,我将拜见东方木神一面。

经过了东帝太皞再向右转,让风伯飞廉在前开路打探。

灿烂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放光,就在天地之上横越飞迁。

风伯为我作队伍的先驱,扫荡尘埃迎来清凉一片。

凤凰张彩翼支承云旗,在西帝那儿与金神蓐收遇见。

摘下彗星充当小旗摇曳,举起北斗之柄作大旗舒卷。

五色缤纷斑斓上下浮泛,在云海惊涛中漫游流连。

时已昏暗四周朦朦胧胧,召来北方玄武七星奔走串联。

让文昌六星在后掌管随从,挑选众神和我并驾向前。

路程迢迢多么漫长,按鞭缓缓地驰向高天。

雨师相伴随侍在左方,雷公保驾扈从在右边。

要超越世俗忘却归去,意态欣然自得腾飞翩翩。

内心欣悦自感美好,聊以自娱求得快乐安恬。

跨青云漫游四面八方,忽然俯瞰到故乡的田原。

仆人们怀念啊我心中悲痛,马匹也回顾不进充满眷恋。

想念故乡的父老兄弟,不禁长叹一声擦拭泪眼。

从容泛游而逍遥远去,暂且抑制情感自解自宽。

指着南方火神径直驰去,我要去南方的胜地九嶷山。

观览世外之地的茫昧幽暗,仿佛在大海中独自浮行。

火神祝融劝我调转车头,又告诉青鸾神鸟将宓妃远迎。

张设“咸池”之乐演奏“承云”之曲,娥皇女英二女唱出“九韶”歌声。

让湘水之神也来鼓瑟,令海神与河伯合舞助兴。

无角黑龙与水怪一起出没,体形屈曲宛转延伸。

彩虹轻盈优美层层环绕,青鸾神鸟在高处翱翔不停。

音乐旋律舒展没有终止,我于是远去徘徊巡行。

放下马鞭让车队尽情奔驰,到天边走向北极的寒门。

乘着疾风抵达八风之府清源,追随北帝颛顼在厚厚冰层。

通过北方水神的曲径,在天地两维之间回望一阵。

召呼造化之神前来见面,为我先行把道路铺平。

已经历过四面荒凉之地,也遨游了八方广漠之境。

向上到达闪电之至高,向下俯瞰大壑之至深。

下界茫茫似没有大地,上方空空似没有高天。

匆匆忙忙什么也看不见,恍恍惚惚什么也听不清。

超越无为清静的境界,我和天地元气结伴为邻。

注释

(1)迫阨:困阻灾难。

(2)焉托乘:以什么作为寄托、乘载的工具。

(3)茕:孤独之貌。

(4)怊惝怳:惆怅失意。乖怀:心愿违背,心气不顺。

(5)儵忽:同“倏忽”,一会儿。

(6)端操:端正操守。

(7)赤松:赤松子,古之仙人,传说神农时为雨师。

(8)休德:美德。

(9)化去:指仙去。

(10)傅说:殷高宗武丁的宰相,传说他死后,精魂乘星上天。

(11)韩众:即韩终,春秋齐人,为王采药,王不肯服,于是他自己服下成仙。

(12)浸:渐。

(13)曾:同“层”。

(14)淑尤:王逸《楚辞章句》:“淑,善也;尤,过也;言行道修善过先祖也。”

(15)如:往。

(16)耀灵:太阳。晔:光耀。

(17)仿佯:同“彷徉”,即彷徨、徜徉。

(18)高阳:高阳氏之帝,即颛顼。

(19)程:效法。

(20)淹:滞留。

(21)轩辕:即黄帝,姓公孙。名轩辕。

(22)王乔:即王子乔,传说中得道成仙者,据说他是周灵王之子,故以王子为称,也叫王子晋。

(23)六气:据道家之说,世上有天地四时六种精气,修炼者服食之即能成仙。沆瀣:露水。

(24)正阳:六气中夏时之气。

(25)凯风:南风。

(26)内:同“纳”,容纳。

(27)滑:紊乱。

(28)孔:很。

(29)庶类:众类万物。

(30)羽人:羽化升天的仙人。丹丘:仙境之地。

(31)汤谷:同“旸谷”,日出之处。

(32)九阳:古时传说,旸谷有扶桑树,上有一个太阳,下有九个太阳,十个太阳轮流值班一天。

(33)頩:貌美。脕颜:滋润颜面。

(34)汋约:同“绰约”,柔美。

(35)淫放:指洒脱不受拘束。

(36)天阍:天宫的看门人。

(37)阊阖:天门。

(38)丰隆:雷神,一说云神。

(39)大微:即“太微”,天帝的南宫。

(40)旬始:星宿名。清都:天宫之名。

(41)发轫:发车。太仪:天上的太仪殿。

(42)微闾:医巫闾山,古人认为神仙所居。

(43)服:中间两匹驾车的马。偃蹇:宛转之貌。

(44)连蜷:指马身马蹄弯曲之状。

(45)胶葛:纠葛,交错杂乱。

(46)斑:同“班”,队列。曼衍:绵绵不绝。

(47)句芒:东方木神之名。

(48)太皓:同“太皞”,东方上帝之名。

(49)飞廉:风伯之名。

(50)旂:画龙系铜铃的旗。

(51)蓐收:金神之名,为西方上帝少昊之子。西皇:即少昊。

(52)旍:旗帜。

(53)暧曃:昏暗不明。曭莽:幽暗迷濛。

(54)玄武:二十八宿中北方七宿的总称,为龟蛇合体之象。

(55)弭节:按节缓行。

(56)担挢:飞升。婾:同“偷”。

(57)睨:斜视。

(58)自弭:自我宽解,自我安慰。

(59)南疑:南方的九嶷山。

(60)罔象:犹云汪洋。

(61)祝融:火神之名。衡:车辕头上的横木。还衡,回车。

(62)宓妃:伏羲氏之女,洛水女神。

(63)《咸池》、《承云》:都是黄帝所作的乐曲名。

(64)二女:舜帝的两位妃子娥皇、女英,她们是尧帝的女儿。《九韶》:舜帝命咸黑所作的乐曲。

(65)海若:海神。冯夷:河神河伯。

(66)虫象:水怪。

(67)蟉虬:屈曲盘绕貌。

(68)便娟:轻盈美好貌。增挠:层绕。增,通“层”;挠,通“绕”。

(69)轩翥:高飞。

(70)博衍:舒展绵延。

(71)逴:远。绝垠:指天边。寒门:北极之山。

(72)清源:传说中八风之府。

(73)颛顼:北方上帝之名。

(74)玄冥:北方水神。

(75)黔瀛:“瀛”一作“羸”,即黔雷,造化之神。

(76)列缺:闪电。

(77)峥嵘:此谓深远之貌。

(78)泰初:天地万物的元气。

鉴赏

全诗按思想感情的脉络,可以分成九段。

第一段是总起,交代远游的原因。基调是开头两句:“悲时俗之迫阨兮,愿轻举而远游。”对恶浊朝廷的迫害充满悲愤,只得去远游了。到哪里远游呢?“托乘而上浮”,去的是天上,是人们所崇仰的神仙世界。

第二段写远游者的心境,反覆吟咏“心愁凄而增悲”、“求正气之所由”,定下全诗感情基调:悲愤的追求和坚定的信念。到四方远游的宁静环境,和诗人关怀现实的热烈内心,形成一对矛盾,从而引导下文诗人情绪的多变反覆。

第三段提出一系列的仙人:赤松子、傅说、韩众等,作为追慕的对象,“贵真人之休德兮,美往世之登仙”。不过,诗人内心仍然隐隐作痛:他忘却不了故乡,忘却不了世俗社会。难道得道升天、腾云驾雾,就可以躲避小人们的迫害吗?诗人无法回答。诗人的怀疑,实际上是自己对远游复杂的心理表述。

第四段诗人的思绪又回到世俗社会,想到善良忠诚而遭朝廷迫害的情形,感到高阳帝时代清明的政治不会再出现,只好认真规划自己远游的行程了。第四段与第三段在内涵上相对。第三段写上天游玩却怀念人间,第四段写人间受苦就向往上天遨游。天上人间,始终成为诗人心灵的两极,时左时右,使情绪澜翻不已。

第五段是对三、四段情绪的决断。一开头有“重曰”二字,先重重地下断语:“春秋忽其不淹兮,奚久留此故居?轩辕不可攀援兮,吾将从王乔而娱戏。”世俗社会不能再留恋了,还是去飞天遨游吧!向南、向南,先向南方游览。诗人决断去远游,又定下方向,至此,才是远游从思想落实到行动。那么,诗人向谁请教远游的道理呢?第一位远游导师,便是王子乔。定了信念,请教仙人,远游便确定无疑了。

第六段是仙人王子乔的话。诗人把仙人的话,用富有节奏的文字记录下来,实质上是通过王子乔的话,表达自己对远游的体会:既然现世已无有道贤君,那么,上天悟道就是成仙立德了。古人说,人生三项不朽的事业是立德、立言、立功,立德是最重要的。既然在人间不能再立德,成仙修行便是最佳道路了。王子乔的话,诗人的领悟,都集中在做一个有道德的人这一点上,可见诗人仍未忘情于世:人间的道德规范永远深烙在他心中。

第七段写诗人远游的第一站:上天宫参观。上天之前,诗人吸取天之精气,神旺体健,然后乘云上天,进入天宫之门,游览清都等天帝的宫殿。古时说天帝宫殿在天的中央,诗人升天后先到天中央,作为出发的基点,可见在他心灵深处,仍然有一个天帝,那是人间君王在天界的投影。隐约之间,人们感到屈原离开楚国都城远游,心中时刻忘不了人间的君王。

第八段,写诗人远游的第二站:游览天上的东方与西方。先是游东方。诗人出游的队伍不是三两什役,而是一大队龙神卫护,八龙驾车,风伯、雨师、雷公做侍卫,真是威风八面、气势威严。拜会过东方太皓天帝和西方金神蓐收之后,诗人有点飘飘然了,享受到得道成仙的乐趣。但是,从高空下视。瞥见故乡,心中不禁隐隐作痛。该怎么办呢?决定再向南游,希望找到舜帝一诉衷肠。这一段写出游队伍的庞大神奇,既有大胆热烈的想像,又有丰富具体的铺陈,使出游的行列成为神仙世界的展览,渲染出成仙得道的快乐气氛。

第九段是全诗的结束,又可分两个层决。第一层写游览南方和北方,拜会南方之神祝融和北方之神颛顼,都深受教益。游南方北方的描写,比游东方西方简单一些,因为同样一支队伍,不必重复描述。只是突出了南方的鸾迎宓妃、湘灵鼓瑟,以及北方的冰积寒冷。第二层概括游览东西南北四方天空大地,感悟到人间应该有一个新的世界,那便是超越儒家的教化,使人与天地元气相一致,天、地、人和谐共处。这样,即使不离开人间远游,也能感受到生命的快乐了。

《远游》一诗,写的是想像中的天上远游,表达的是现实人间的理想追求。诗中出现了大量的神仙怪异之物,先后有太皓、西皇、颛顼等四方上帝。有雷神丰隆、木神句芒、风神飞廉、金神蓐收、火神祝融、洛神宓妃、湘水之神湘灵、海神海若、河神冯夷、水神玄冥、造化之神黔瀛等各类正神,有玄武星、文昌星等星官,有赤松子、傅说、韩众、王乔等仙人,有八龙、凤凰、鸾鸟、玄螭、虫象等神话动物,有汤谷、阊阖、太微、旬始、清都、太仪、微闾、寒门、清源等神话地名,迷离惝怳,令人目不暇接,心驰神摇。这正是战国时代民间传说与原始宗教交叉的产物,反映出楚文化富于想像的特色,显示了诗人吸取民间文艺素材进行诗歌创作的艺术视野,和操纵开合运用自如的创作能力。这位伟大的诗人的诗歌为人们保存了大量的古代神话素材,成为后代文学艺术创作的重要借鉴依据。

赏析

思欲济世,则意中愤然,文采铺发,遂叙妙思,托配仙人,与俱游戏,周历天地,无所不到。然犹怀念楚国,思慕旧故,忠信之笃,仁义之厚也。是以君子珍重其志,而玮其辞焉。”其后历代学者对本篇作者为屈原均无异议,直到近代,始有人表示怀疑。今文经学家廖平首先发难,其《楚辞讲义》云:“《远游篇》之与《大人赋》,如出一手,大同小异。”现代学者,陆侃如早年所著《屈原》、游国恩早年所著《楚辞概论》,都认为《远游》非屈原所作(游氏晚年观点有所改变),郭沫若《屈原赋今译》、刘永济《屈赋通笺》也持同样的观点。而姜亮夫《屈原赋校注》、陈子展《楚辞直解》等则坚决认为《远游》为屈原所作。归纳起来,说《远游》非屈原所作,大致有三点理由:第一是结构、词句与西汉司马相如的《大人赋》有很多相同;第二是其中充满神仙真人思想;第三是词句多袭《离骚》、《九章》。但姜亮夫《屈原赋校注》、陈子展《楚辞直解》都认为《远游》结构语句与《大人赋》多相同之处,只能说明《大人赋》抄袭《远游》;描写神仙真人与屈原所处的楚文化氛围吻合,而神仙真人思想也仅是本篇的外壳而不是主旨所在;一人先后之作,中有因袭,自古而然,不足为奇。他们的观点,应该说是可以成立的。今人更有著专文“从文风、修辞、语法、韵律等几方面客观而科学地列出一些事实。以证明《远游》的作者只能是屈原而决非别人”(姜昆武、徐汉树《<远游>真伪辨》,载《楚辞研究论文选》)。《远游》为屈原所作,似乎应该成为定论,正如姜亮夫所说,“从整个屈子作品综合论之,《远游》一篇正是不能缺少的篇章”,“《远游》是垂老将死的《离骚》”(上一文姜亮夫引言)。

诗人与当时楚国政坛矛盾极深,而对那个嫉贤忌能、迫害忠良的朝廷,他唯一的办法是离去。对一个热爱国家的大臣,离开郢都去周游四方,并不是愉快的。所以,欲离不离,欲去还留的心态,使他的情绪寄托——诗歌,呈现一种徘徊犹疑、反覆凄迷的美。不过,《远游》一诗所描写的远游,并不是诗人的现实行为,而更多的是想像活动。因为是想像活动,诗人就把远游定位在天上,在神道怪异之间,在云光霞影里。众多的天上神祗,成了诗人的游伴。古人认为,天堂是真纯高雅的,所以,远游的梦想,也是神奇脱俗的。不过,最后诗人还是不得不回到人间,回到苦难黑暗的世俗社会。对世俗社会卑污的谴责,对高雅纯真世界的追求,也在远游的虚构中表露出来了。

作者:屈原

屈原(约公元前340—公元前278年),中国战国时期楚国诗人、政治家。出生于楚国丹阳秭归(今湖北宜昌)。战国时期楚国贵族出身,任三闾大夫、左徒,兼管内政外交大事。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一举攻破楚国首都郢都。忧国忧民的屈原在长沙附近汩罗江怀石自杀,端午节据说就是他的忌日。他写下许多不朽诗篇,成为中国古代浪漫主义诗歌的奠基者,在楚国民歌的基础上创造了新的诗歌体裁楚辞。他创造的“楚辞”文体在中国文学史上独树一帜,与《诗经》并称“风骚”二体,对后世诗歌创作产生积极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