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李白是同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其实今天众人也没什么斗诗的心思。就是酒没喝够,换个地方喝罢了。只是妈妈会错了意,把事弄大了!

但是自古文人天生就特么没出息。酒喝多了,若是再有美女陪伴。你不让他写他真跟你急眼!

这不坐下还没喝两杯,一个人便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要来纸笔,开始要作诗了,这是李白的同僚。

这厮先围着中间弹琴的青楼女子转了一圈,然后竟然把纸铺在女子背上,竟然就那么开始挥毫。

墨蘸的有点多,过去的纸质量又不是太好。诗写完,女子背上的衣衫已然是斑斑点点的。

女子到是不甚在意,拿起诗稿,便读了起来!

离合悲欢各有因,被旁人笑笑旁人。

争如蝼蚁分高下,恰似痴盲辨假真。

曾叹私心超友,不知何物比钱亲。

谁能得失都明了,记得回头惜本。

“好诗!”众人一阵喝彩。然后又一男子站起。也是大笔一挥,又一作品刹那诞生。

应是心头那片伤,发于唇角溃成疡。

一呼一吸皆为痛,未语先教人断肠。

又是一阵喝彩声响起!好不好的先另当别论。但是相互的捧场却总是要得!

李白从坐下就开始不停的饮酒。越喝眉眼间的愁苦越浓。想当初悬梁刺股的苦读,不就是为了有一报效君王吗?

结果,到是进来朝廷。而且就在君王边,报效啥?等于整个被人包养了!

酒入愁肠,自然是更加郁结。理想的破灭,现实的寂寥。让内心所有的一切都崩塌了。

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从他写出前两句的那一刻,人们就声。然后每写出一句,就会迎来一阵叫好声!

这特么还是才子吗?这是神啊!只有神才能写出这样的句子!“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说的多好,喝酒啊!

然后就是一片上酒的声浪响起。据说,那天怡翠楼的酒被喝干了!

暗影处,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李白。眼里有泪光。

王小强也非常激动,只有他最清楚,这首将进酒是几千年来无人超越的诗句之一!对后代中国的文化,也具有深远的影响!

今天王小强不打算装了,因为这个舞台始终是李白的!楼里众人也都哑然,不是没有不服气的!

但是不服气又能咋样?斗诗不是打架,一句,“你瞅啥?瞅你咋了?”就可以无畏了!

这一天,所有的人都喝醉了。李白搂着弹琴的女子去了她的房间。看来李白哥哥决定从今天开始彻底堕落了。

王小强摇摇头,走出了怡翠楼。今晚,没有月亮。但星星却格外的亮。头顶的树叶被风揉搓的沙沙作响!他觉得脑袋似乎清醒了一些。

暗处那双眸子的主人,看着李白抱着女子离去。失望的摇摇头,也走出了门。正好看见王小强在那望天,便上去一把搂住脖子走进夜色里。

王小强被吓了一跳,一扭头才发现原来是自己那个皇姑。也就不在意了,这婆娘时常疯疯癫癫的。

“你啥时候来的?”王小强有些好奇,凭这个婆娘那张狂的个,咋会悄无声息的呆一晚上。

玉真公主摇摇头,“凭生第一次真正被人折服!但又是凭生第一次对人失望!这世间终究是没有什么的!”

王小强无语,心想,“泥煤,你天天和那么多男子周旋,竟然还敢亵渎!”

但是,其实王小强不知道。玉真的荒唐只是大家眼里的荒唐罢了!她还真的没有把人交付给谁!只是今夜过后就不知道了。

这一夜,很多东西破碎了。很多东西又将重生,因为这是天!

王小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在那个怀里。他无奈的摇摇头。把那双搂着他的胳膊拿开。

整理好衣服,把被子给她重新盖好。发现这个女子的眼角竟然有泪痕,他摇摇头,出门练功去。

刚刚走出屋子,竟然发现张小寂正纠结的站在门口。双手十指绞在一起,不停的拧着。

“你咋回来了?小静的伤势没事吗?”王小强好奇,因为他知道姐弟两的感。

张小寂摇摇头,“没事,都是皮外伤!”

然后目光矛盾的看了王小强一眼,“公主…,公主怎么了?”

王小强看了屋里一眼,摇摇头。“昨晚喝多了,破灭了!”

然后专心的练气功来。张小寂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轻松。也在王小强边打起了拳。

李白醒来,揉了揉还在疼痛的脑袋。

“喝水吗?”怀里那个**的人儿体贴的问道。

李白开始有些茫然,随后有些记忆渐渐便回来了。他笑笑,“去倒点吧,真渴了。”

女子穿上中衣,也不避讳李白。叫丫鬟送来水,精心的泡了杯茶水,端到李白的嘴边。

李白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然后把茶杯扔向一边。直接把女子又拉回上。

窗外的梅花开的格外鲜艳。几只鸟儿似乎在窥视屋里的人儿。随后又叽叽喳喳的叫起来,似乎在讨论它们见惯了的一些事。

玉真公主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很高了。她整了整浑被压皱了衣裙。起望着窗外。

王小强正一拳一拳打着木桩!汗滴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出一些彩色!

王维放下笔,推开窗子。该去当值了。他看了看桌上刚才写完的一首诗,笑着摇摇头。“是什么?朝露,晨曦?”

求订阅,求月票,求收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