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大魔王娇养指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它居然把枝叶蜷起,树干则越来越矮,越来越粗,像是被看不见的大手压缩一般。

再然后,它就渐渐分出了头部与四肢,再接着就是五官……

约莫几十息后,小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体态微微发福的老妇人。

木婆婆。

倘若沈顾和左深等人望见这一幕,就会明白她坠马之后一直就呆在原地未动,只是身化树木,瞒过了追兵的感知,甚至连犬妖都嗅不出端倪。

木婆婆叹了口气,在这里经营两年,到头来都化作了泡影。

马儿被官兵牵走,她只得蹒跚往东而行。

毒牙山是不能呆了,她要再觅个安身之所,另起炉灶。不过没有了山匪这么趁手的工具,她上哪里才能轻轻松松地积攒血食呢?

木婆婆边走边思考,不知不觉日头西沉,她却不显疲态。

眼前又是一片林中空地,她正要走过去,忽有所感,正要迈出的步子就缩了回来。

“谁!”

木婆婆阴沉的声音回荡在空地上方:“出来!”

对面的黑暗里,慢慢走出一个红衣女子。

她姿容绝世、身材高挑,俯视木婆婆时,就带出强烈的压迫感。

尽管素未谋面,木婆婆却一下子认出她了,语气也像这夜色里的密林一般阴森:“你好大的胆子,偷了我的草药,还敢站到我面前来!”

“那点儿草药哪里够用?”红衣女郎上下打量着她,目光奇特,“还得你来凑数。”

木婆婆警惕地后退两步:“你怎么找到我的?”就连那些官兵都寻不到她的踪迹。

千岁纤指往她身侧一点:“你老是吃人,身后总跟着不少怨灵,自己不知道么?”

她或许找不见木婆婆本人,但这些黑暗里的幽魂对她来说,就像灯塔一样耀眼。她怎么可能跟错?

木婆婆也知道被自己吃掉的死者会变作怨灵,但她从未放在心上,这时只是低呵一声,木杖在地上轻轻一点,周围林木突然拧动树枝,鞭子一般朝着千岁抽了过来。

千岁一闪身就避开了,可是木婆婆的身形突然拉长了,左手一抬,向她抓了过来。

就这么两个呼吸的功夫,她突然长高了三尺有余,扫过来的左手越拉越长,最后竟然带着呼呼风声。

这哪里还是手臂,分明就是海碗口粗的木头,势大力沉。

千岁一下就倒飞出去,像是被扫中,不过中间身形一折,轻飘飘落在林地中央。“果然是‘木’婆婆。”她眼里带着深思。那老妇人已经变了形,通身是木质的纹理,比起人类,反倒更像先前药田里的木猿。

“你气血强大,必定美味。”木婆婆咭咭笑了,“婆婆会好好享用,一丝一毫也不浪费。”

她变形之后,动作比先前灵敏许多,也凶狠许多。千岁不与她正面抗击,只是一边躲避一边观察,身形如弱柳扶风,煞是好看。

现出原形之后,木婆婆身上有好几处疤疖,从形状看都是外力所伤,尤其腹部、胸口皆有洞穿,但现在已经愈合。

这老太婆的愈合能力,比很多大妖怪都厉害。千岁这么思忖,口中却道:“你是怨木灵?”

木婆婆的攻击稍稍一顿,旋即笑道:“有意思,你比上回进山的异士还聪明些。”这就是承认了,“不过你可真不该出来。”偌大的山林就是她的主场,红衣女能在这里讨到什么好?

后面这几句,千岁听若不闻,只皱眉道:“即便你是怨木灵,吃掉的人也太多了些,有违天和。”

木婆婆顿时怒气勃发,更有横扫千钧之势:“就许你们这些蠢物日夜嚼吃草木,反过来就是有违天和?这算哪门子天理!”

“你自己心知肚明。”千岁抿了抿唇,“否则为何藏在深山之中,不敢出去见人?连弄些活人和禽畜,也要通过山匪。嘿,你口口声声厌憎活人,事事却都离不了人类。”无论是与山匪为伍,还是跟平谷县里的黄家做药材买卖,都是跟人打交道来着。

木婆婆嘿嘿冷笑。

千岁又避过她一记重击,但足下的青草更是突然疯长,飞快将她足胫缠住。

转眼间,她就被缠了个踉跄。她下意识扶住了旁边的树干,可是按着的地方突然凹陷,令她娇躯都向侧边歪去。

左右伸过来的树枝变得柔软,飞快将她双手都捆了起来。

一层,又一层。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退到空地边缘,她身后又是大树了,可以为木婆婆所驱动。

千岁用力挣扎,软枝却像绳索般将她越捆越牢。

木婆婆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确认她当真脱困不得,这才松了口气:“我还道你有甚了不起的本事,不过尔尔。”眼神往林子里逡巡,“你那同伴呢?”

千岁不语。

木婆婆今日心情不好,并没有多少耐性:“罢了,先吃了你再去寻他。”说罢慢慢走上前去,抬起木杖,就往千岁檀口扎去。

这是她吸取活人气血的途径,不知练过多少次,动作无比纯熟。无论人类嘴巴闭得有多紧,她都能撬开。

不过杖尖还未触着对方,左侧反而微有风声,紧接着就是一块石头砸在木婆婆后肩上。

石头选得好,有棱有角,砸在普通人身上大概都会血流不止,但在木婆婆后肩连个印子都没留下。

她微微侧头,见到一棵马尾松的树影当中站着一个男孩,瘦弱,脸小,眼睛大。

这就是引来官兵围剿毒牙山的小通缉犯,也是搅坏她药田的元凶?木婆婆笑了,原本正愁他不知所踪:“你能送上门是最好不过。”

男孩掏出半截人参,朝她晃了两下。

木婆婆眼力很好,一下就能看出人参被啃了几口,上面还留着明晃晃的牙印。

这是药田里最好的灵草之一!小贼可恨,敢用赃物挑衅她。

木婆婆眼里一下冒出火光,又提着木杖在地上轻轻一敲。

男孩身边的大树得令,树影歪斜,立刻对准他伸出了不怀好意的枝条。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