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狂人

听书 - 不死战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话音在山洞内回荡,让气氛变得凝固起来。

叶尘目光一怔,碧波阁阁主死了?为何他从未听说过这等大事?

目光看向秦雨菲,只见她面色有些许苍白,语气怅然:“碧波阁位于四方阁之末,实力低微,再加上最近几年被天焚阁打压,势力更是一落千丈,我父亲见这般窘境,便是强行突破圣道桎梏,想要以此振兴宗门。”

“难怪你当初会进入黄泉营,原来你是为了寻找天才弟子加入碧波阁,从而缓解碧波阁没落的局势。”叶尘一阵明悟,看向秦雨菲的目光中,也是多了一丝钦佩。

两年前,她不过是年仅十六的少女,修为也仅仅达到武道九重天,便是只身犯险,进入了危险异常的黄泉营,一切都只是为了拯救宗门,分担父亲肩膀上的重担。

这样的女子,世间难寻。

秦雨菲点点头,继续道:“只可惜,最后我父亲冲关失败,身体烙下了伤势,终日需要大量的灵材来滋养身体,鲜有管理宗门大小事务,正因如此,一些宗门长老就开始吞并宗门资源,企图中空整个碧波阁。”

“你可曾记得那个乔无天?”秦雨菲突然问道,让叶尘猛地一愣,思索了片刻,悻悻道:“是否当初铁骑围营之日,那个带走你的青年?”

“没错,正是他。”

秦雨菲语气变得极为冰冷,眼眸内杀意流转:“他乃是望族乔家之嫡子,他的父亲乔平天是乔家家主,整个吞并碧波阁的阴谋,正是他们两人一手策划而成。”

乔家!

叶尘心头诧异,这个家族的势力并不强悍,比之杨家还要稍逊一筹,在皇城望族之中,乃是末尾之中的末尾。

没想到,这个家族居然把主意打到碧波阁的身上。

“乔平天乃是碧波阁大长老,在碧波阁内有着极高的声望,在他的一番蛊惑之下,不少宗门长老都愿意归顺于他,再加上有方寒的支持,此人暗中将我父亲杀死,再以风雷手段彻底吞并了整个碧波阁。”

“又是方寒!”叶尘声音稍冷,这个方寒野心极大,若是归顺于他,他便会以礼相待,若是不归顺于他,他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走上毁灭一途,极为心狠手辣。

乔家在望族中声名不显,方寒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以乔家为傀儡,暗中吞食碧波阁,从而成为碧波阁的幕后之主。

天焚阁和厚土阁早已归顺方寒,如今再加上碧波阁,那么四方阁之中,已有三者归顺于他,最后他只要施加压力,自然可以顺利吞并藤木阁。

四方阁归于他手,这等手段,实在令人胆寒。

“那你为何还会归顺于方寒?”叶尘心生疑惑,父亲被杀,宗门被夺,秦雨菲跟方寒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但现在,她却活得好好的,还能够在羽化界内自由行动,想必地位也是不低。

感受到叶尘心中的疑惑,秦雨菲立刻解释道:“我父亲被杀一事,在乔平天的掩盖之下,变成因伤而亡,我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才得知事情的真相,所以我干脆将计就计,混入方寒的派系之中,找寻机会,将其一击必杀。”

话音刚落下,下一刻,秦雨菲却是叹了口气,说道:“方寒实力不弱,且有着无数强者保护,过去了整整一年,我都没有找到任何的机会,此次我突然得知他要暗杀你,所以才会进入羽化界,将此事悉数告知于你。”

“多谢。”叶尘重重点头,秦雨菲的话并不华丽,但却是充满了真情实意。

当年在黄泉营内,秦雨菲就对叶尘极为照顾,即便是铁骑围营,她也毫不犹豫的拉起弓弦,挡在了叶尘的面前。

没有言语,唯有行动。

用行动表明了她的心中所想。

时隔两年之后,秦雨菲依旧如此,她没有变,用行动说话。

看到叶尘炙热的目光,秦雨菲脑袋偏过,脸庞染上了一抹绯红,道:“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念在当年的交情,不想看到你就这样惨死而已。”

言语间,秦雨菲从怀中拿出一枚令牌,递到了叶尘的面前。

“这是什么?”叶尘微微皱眉,他可以感觉到这枚令牌上有种特别的波动,似乎能够影响整一片空间。

“我们之所以能够自由进出羽化界,便是依靠此物,如今有无数人在羽化界内搜寻你的下落,你要想活命,唯有依靠这个。”

秦雨菲说完,极为认真的看着叶尘,让叶尘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后,他摇了摇头:“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为什么?”秦雨菲一愣。

依靠令牌离开羽化界,这是叶尘唯一的活路,他如果拒绝,那是必死无疑。

“我跟墨逸有一个约定,要堂堂正正的通过内门选拔,纵使卫川布下天罗地网,我也要前往中央山峰,谁都不能改变我的想法。”叶尘目光笃定。

“但你会死,一定会死。”秦雨菲语气稍寒。

“你确定?”

叶尘淡淡一笑,开口说道:“当年三万铁骑包围黄泉营,所有人都认为我会死,但最后,我活了下来,而且还活得很好,眼下,他们不过是区区数百人,我为何要惧怕?”

话音中充满了淡定之意,让秦雨菲顿时一愣。

“再者,我听说卫川是方寒的心腹,此次方寒派他进入羽化界,想必是抱着必杀我的念头,倘若我活了下来,对他,对他的派系,都会是一个极为沉重的打击。”

“但凡是要我死的人,我一定会杀了他。”

“现在的我,还没有能力杀方寒,但这并不代表就会放弃,只要有一丝机会,我就会猛扑上前,将他拖入浑水之中。”

“他派人杀我,那我就杀了他的人,以暴制暴,以杀止杀,待我将他的党羽都悉数屠杀殆尽之时,也就是方寒身死之刻。”

秦雨菲怔怔的看着叶尘,目光凝固。

这样的一番话,如果被他人听到,定然会耻笑叶尘的不自量力,一个区区真道三重天的少年,竟敢说出屠杀皇子的狂言。

然而,对秦雨菲来说,叶尘所说的每一个字音,是那般的笃定,竟是让她内心深处生出了一种心服口服之感。

“狂人,你真的很适合这个词。”好半天后,秦雨菲淡淡笑道。

叶尘耸了耸肩,道:“你为了杀方寒,甘愿蛰伏在他身边,比起这点,我反而是落于下风,有时候杀人容易,但是要忍住那股杀意,却是极难。”

“或许吧。”

秦雨菲晒然一笑,刚欲说话,却是看到叶尘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随后没多久,山洞之外,传来了阵阵破空之音。

有人来了!

给读者的话:

ps:七点到十一点,在电脑面前坐了五个钟,脑袋一片混乱,实在是疼得厉害,让大家久等了,抱歉!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