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新武神(一万三,求月票)

听书 - 武谪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武谪仙投胎天才马千罡一、新武神诸夏有帝国武圣榜,全球也有个环球武圣榜。

两个榜单规则相通,只允许五十岁以下的武者上榜,以战绩,而非武道修为排名,选取头五十名为正榜,五十一到两百名为副榜。

诸夏只有十一人入选环球武圣榜的正榜,其中有朱玉,也有孙法,更有这个帅气的光头,天禅寺大学金刚系教授——叶天蝉!

叶天蝉在诸夏武圣榜排名第一,在环球武圣榜排名第四,风头之劲,名声之煊赫,还在朱玉和孙法之上。

叶天蝉微微一笑,对孙法和朱玉说道:“你们一起上吧!”

孙法心生恚怒,叫道:“你虽然武功高出一线,但如此张狂,却未免过分了。”

他话音还未落,叶天蝉就身法一晃,欺近身前。

孙法流云飞袖使出,三十六团云劲变化无方,堪称守御的无懈可击。

在孙法吃惊的目光中,叶天蝉轻易突破了他的护身云劲,一掌搭在了他的肩头,喝道:“落!”

孙法身不由己的落地,甚至根本止不住身形,被叶天蝉生生的按入地下。

朱玉眼神一紧,急忙横剑当胸。

叶天蝉一招击败孙法,再度出手,十根手指,就如拨动琴弦,轻挑捻转,顷刻间在光剑的剑刃上,弹击了数十记。

朱玉再也把握不住手中的光剑,被叶天蝉轻轻松松,把手中的光剑给夺走了。

叶天蝉随手关了光剑,让剑刃缓缓缩回了剑柄,纳入了身上学生服的口袋,笑呵呵的说道:“也罢!既然你们希望我各个击破,我就分头出手好了。”

叶天蝉横目四顾,再无半个敌手,这才探手一抓,把马千罡凭空抓起。

朱玉心头黯然,并未有出手,因为他知道自己绝非是叶天蝉的对手了。

这个曾经的大敌,已经去到了他难以企及的境界。

运功从地下钻出来的孙法,亦是一脸的铁青,但也没有了动手的意思。

至于其他大学的老师,更是再没有人敢出手。

就在叶天蝉准备从容而去的时候,一声断喝,然后天上就出现了一轮烈阳,狠狠的向他压落。

叶天蝉精神抖擞,一拳横空,喝道:“可是西门校长当面?”

两股绝世的力量,在空中碰撞,生出了宛如闷雷般的声音。

过了良久,巨阳武神西门烈的声音,才缓缓传遍诸夏大学校园。

“叶天蝉!你也晋升武神了。”

“当真可喜可贺,如今我诸夏又多一位强者。”

叶天蝉呵呵一笑,说道:“人生总是有点那么遗憾,还未打穿环球武圣榜,就先一步突破了。”

这个逼装的一点也不圆润,但却足以让从巨阳武神西门烈,到朱玉和孙法这种顶尖武圣,以及各大院校的优秀教授个个脸色铁青。

去尼玛的人生总是有点那么遗憾!

去尼玛的还未打穿环球武圣榜,就先一步突破了!

这特么是人话吗?

当这么多人的面装逼,就这么有意思?

西门烈神色复杂,略有不甘心的问道:“只要把马千罡留下,天禅寺可以任开条件。”

叶天蝉呵呵一笑,说道:“我们天禅寺大学有缺什么吗?”

他化为一道金光,直冲天宇。

嚣张的一比吊糟!

西门烈犹豫了片刻,最终却没有出手,他也知道,诸夏大学是再也没有可能,把马千罡这位天才少年留下。

不管是谁来,西门烈都可以不买账,但叶天蝉晋升武神,虽然只是刚刚晋升,实力必然远不如他,终究也是武神了。

西门烈不能跟叶天蝉动手。

武神是一个国家的基石,同一个国家的武神,几乎都不会再动手比武,免得削弱自己国家的力量。

武神境想要磨炼自身的武技,都是去次元位界挑战土著武神。

刚才两人交手一招,虽然西门烈没有出尽全力,但叶天蝉表露出来的强悍,也足以让他心惊。

西门烈忽然有一种感觉,自己是不是老了,已经不足以把诸夏大学发扬光大。

这位诸夏大学的老校长,诸夏三大武神之一,如今算是四大武神之一了,叹息了一口气,拂袖而去,回自己办公室生闷气去了。

孙法一把抓起来自己的侄儿,头也不回的冲出了诸夏大学,回王屋大学去了。

其余各大院校的老师,也都只能悻悻的带了自己的团队离开。

天禅寺大学出手了,还派出叶天蝉这个新晋武神,除非是昆仑剑仙学院还有什么想法。

诸夏再也没有任何一座大学,能够从天禅寺大学手里抢人。

随着这些大学的人依次离开,国际准大学生武道交流班的园区,又开始清净了下来。

如今这里的学生都去了诸夏大学附属高中,其余大学老师离开,诸夏大学的工作人员,也没必要留下,接到了命令之后从容撤走。

这座园区居然难得的在开班的季节,空落落的没有一个人。

马千罡现在整个人都是方的,他也没想到,自己最后落在了一个帅气的秃头手里。

他倒是亲眼看着,这个帅气的秃头大杀四方,把朱玉这种剑中之神,孙法这种能够把云团玩弄的出神入化,宛如神仙的人都一招击败。

心底不觉得,有些突突。

小马儿暗暗忖道:“挑穿诸夏大学?就有这么多人争抢?虽然这个名头不差,但也不至于罢?大家商量好,组织个拍卖会不好吗?”

马千罡正胡思乱想,就听得一个爽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笑呵呵的说道:“你就是马千罡?”

马千罡想要回答,奈何他身上有数十种禁制,被封了也不知道多少出穴道,还都是武圣出手,当真半个手指头都不能动弹,如何回答的了?

就算他想要眨眨眼,也都做不到。

过了片刻,那个爽朗的声音,又笑道:“我倒是差点忘了,你身上还有各种封禁,让我帮你解开。”

一股暖流入体,马千罡全身学道和经脉中,各种封锁的真气,直接就被暖流化开,转为最精纯的能量,给小马儿一记大补。

马千罡身上,这些封镇气血,封禁穴道的手法,就算换了任何一个武圣,都要大大的头疼。因为每个人都是独门手法,没有相应的武功修为,根本无法解开。

想要把他身上的穴道和封印全部解开,至少需要十几家大学的老师一起出手。

叶天蝉举手抬足,就能将之解开,这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功力?

马千罡是真不知道,这一手有多奥妙,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他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脚,这才对叶天蝉说道:“多谢这位老师,您可以放我下来了。”

叶天蝉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笑呵呵的说道:“我是天禅寺大学金刚系的系主任,叫做叶天蝉!我已经查过了你的成绩,超过了今年天禅寺大学的录取线,所以特地带你过去登记入学。”

马千罡讪笑道:“用不着这么急罢?”

叶天蝉幽幽的说道:“诸夏皇后大学的那个老妖婆,是真不要脸,居然买通了学校招生办的人。”

“若不是我恰好破关,又来得还算早,你现在已经被人给转档了。你说我该不该着急?”

马千罡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居然差点被诸夏皇后大学录取?”

“诸夏皇后大学的招生对象,可是皇室的女性和顶尖门阀的女孩子,所传的武功也偏女性。”

“我一个堂堂小马儿,要去那种尼姑庵一样大学,还要去练那些娘里娘们的武功?”

“也特么太吓人了?”

“软饭奇才这天赋,要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乱发威,弄出来几十个公主和名门贵女争风吃醋,岂不是会影响到学业?”

“若是真被诸夏皇后大学招生,以后我马千罡还能不能,堂堂正正吃一口硬饭了?”

马千罡心有余悸,真不敢继续想,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他颇有后怕的问了一句:“那个内鬼!咱们天禅寺大学如何处置?”

叶天蝉叹了口气,说道:“他已经被开除了。”

马千罡有些忿忿,这家伙差点就毁了他的光明人生,怎么能就只是开除了事儿?

小马儿忍不住问道:“就是开除?”

叶天蝉叹了口气,答道:“不然呢?毕竟另外一边,可是诸夏皇后大学的校长,皇帝的娘亲,俗称皇太后的那位。”

“她指使的人,也是皇室中人……按照学校规矩,开除已经是顶格的处罚了。”

“那倒也是……”

叶天蝉和马千罡随口闲聊,很快就到了天禅寺大学的上空。

诸夏大学占了学院区唯一的四月湖,风景优美为各大学府之冠。

天禅寺大学的校园,面积为学府区第一,更占据了学府区唯一的一座小山——天禅,幽静为各大学校第一。

此时的天禅寺大学,也因为暑期,学生和老师放假,以至于学校非常寂静,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来往。

叶天蝉在天禅寺大学,校园内的天禅山上飘然落地,一支早就准备的小团队,迅速围上了小马儿。

只是一分钟不到,这支团队就把一切入学手续办好。

马千罡成为了天禅寺大学的大一新生。

整个过程都流畅的超乎想象。

叶天蝉拍了拍小马儿的肩膀,说道:“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座师了。”

天武系统弹出了一道提示:宿主完成考入天禅寺大学,奖励武功值二十万!

马千罡整个人都舒爽了。

虽然过程乱七八糟,但结果总算是好的。

他看了一眼光幕,算上诸夏之巅任务还未用掉的,已经有三十几万的武功值,忍不住问道:“我现在就可以学习天禅寺的武功了吗?”

叶天蝉莞尔一笑,说道:“当然可以。”

“你报考金刚系,是想要学本校九大神功的哪一门?”

“我要学金刚神变!”

马千罡两眼放光,立刻就报出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武学。

叶天蝉呵呵一笑,说道:“本校九大神功,分为四神绝和五神艺。金刚神变为四神绝之一,号为天禅寺第一神功。”

“你想要学金刚神变没问题,但需要有同列四神绝的异筋经功底。”

“有异筋经为基础,才能着手学习金刚神变。”

马千罡哪里知道,这等高深武学,还有这许多说道?他有些不死心的问道:“必须要有异筋经为根基吗?”

叶天蝉笑眯眯的说道:“我还没说完!异筋经的功底,只能让金刚神变修炼到武豪层次,想要让金刚神变更上层楼,晋升武圣级数,除了异筋经之外,还需要先把五神艺之一的核聚力场修成。”

“这么复杂的吗?”

“我在网上可没看到这种消息,老师你没有骗我?”

叶天蝉伸手抚摸了一下,马千罡的小头,说道:“就连为师也只炼成了,四神绝排名第三的七十二相殊胜修持法。如果金刚神变不是太难,我早就将之修成了。”

“此法之艰辛难修,远远超乎想象,你还打算选择金刚神变吗?”

马千罡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不管如何艰难,我都一定要选金刚神变。”

叶天蝉把马千罡直接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会天禅寺大学,并没有几个老师在,叶天蝉也是临时出关,他的办公室有段时间没人收拾,颇为凌乱。

地上堆放了好些古籍,也不知道是哪个时代的武学奇经。还有一些兵刃,就那么随便扔在地上,好像垃圾一般。

但马千罡只是瞄了一眼,就看出来好几把限量版的绝世神兵,不由得心底微微痒痒。

叶天蝉踢开了一些杂物,对马千罡说道:“开学还有一个多月,你就不要去国际准大学生武道交流班了,跟我在天禅寺修行吧。”

“你先打下一些天禅寺的武功根基,开学后才能跟上学业进度。”

小马儿刚想说一句,我也不至于跟不上学业进度吧?

叶天蝉办公室靠东的整面墙壁就亮了起来,这面墙居然是一个落地的大屏幕。

叶天蝉笑呵呵的说道:“你既然想要学金刚神变,就要先从异筋经开始,异筋经乃是武豪级以上,方有资格修炼的武功。”

“所以本校从异筋经中,拆出来三门武功作为入门基础。”

“分别是一门轻功,一门外功,一门内功。”

“轻功是傍花随柳,外功是金刚如意肌,内功是龙象十力。”

“你这一个多月,要把傍花随柳要修炼到十五层以上。”

马千罡怯怯的说道:“老师!这不可能。”

叶天蝉笑道:“一个月把一门武功,修炼到十五层,虽然……”

马千罡小声说道:“我已经把傍花随柳,修炼到了三十层满级。”

叶天蝉差点就一口老血喷出去。

他锃亮的光头上,都发出幽幽的蓝光了,问道:“你把这门轻功修炼到三十层了?”

小马儿努力的点了点头,他的确把傍花随柳修炼到了三十层。

那时候,他是为了游斗拖死天狼星黑月,还真不知道这门武功源出自天禅寺大学,还是异筋经拆分出来的入门武功。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没有撒谎。

马千罡身子一动,连续做了二十八个姿势,这是傍花随柳修炼到三十层圆满,才能完成了精妙动作。

叶天蝉摸了摸,自己的锃亮的光头,呵呵一笑,说道:“你真的很我们天禅寺大学,好生有缘分。”

这位新晋升的武神,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个学生收的很占便宜啊!

叶天蝉见过的天才多了,倒也没惊讶多久,继续说道:“傍花随柳只有三十层,它能以任意姿势,调动全身肌肉发劲,乃是金刚如意肌的入门。”

“你既然修成了傍花随柳,那么就直接跟我学金刚如意肌吧!”

马千罡忍不住问道:“金刚如意肌这门武功的要旨是什么?”

叶天蝉答道:“操纵肌肉。”

马千罡脸色微微有些古怪,他立刻就想到了一个著名的动漫人物——户愚吕。

那是一对能够操纵肌肉的妖怪兄弟,只不过大多数人都只记得强悍无比的弟弟。

马千罡做出了一个显露肱二头肌的动作,问道:“能操纵肌肉到什么程度?”

叶天蝉忍不住笑了,他随手脱了自己的学生服,想了一会儿,把裤子也脱了,只剩了看起来就很有弹力的四角裤衩。

这位年轻武神深深吸气,身躯就骤然膨胀起来,肌肉以匪夷所思的级数膨胀。

一分钟后,叶天蝉就化为了全身肌肉,身高三米以上的巨人,淡淡的对自己的学生说道:“这不是极限!”

马千罡惊道:“什么才是极限?五米,十米,还是二十米?”

“真正的极限,需要你修成三大基础武功,并将之合璧成异筋经,才能体验到了。”

叶天蝉收回了功力,拎起来自己的衣物,顺手把衣兜里的光剑取出,扔给马千罡,说道:“这玩意给你护身吧!”

小马儿不喜欢剑术,也没练过剑术,但是想到了赵星桥,还是乖乖地收了,准备回头给自己的铁哥们。

叶天蝉穿好了衣服,对马千罡说道:“金刚如意肌,比傍花随柳高明一些,共有五十层!”

这位天禅寺大学,金刚系的系主任,年轻的教授,诸夏也是全球最年轻的武神,其实是第一次收徒。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指点徒弟,只是先把金刚如意肌的心法,让小马儿先背下来。

虽然已经三千年代了,但因为网络传播实在太快,所以很多家族和大学,还是不允许家族弟子和学生,用电子设备储存武学心法,免得泄露出去。

当然,这个规矩,并不严格。

蓝苍炎就是通过智能眼镜传送了上重霄的心法,蓝染宗也是一样,通过电子设备把蓝家的天外奇招给了小马儿。

马千罡倒也不计较,这种古老又落后的规矩,反正他也背的下来。

叶天蝉觉得这么教学很正常,小马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实际上,天禅寺大学没有入门,就直奔四神绝五神艺,这种九大神功去的新生。

天禅寺共有七十二门绝学,九大神功是硕士以上,才有资格钻研的武功。

普通的天禅寺大学学生,大一入学,都是先从六十四门武圣级武功选择一门,称之为大课。

一般情况下,武圣级的武功,都会拆成数门基础武功,这种拆分是为了方便学生学习,免得有些资质不佳的学生,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大学头两三年,都是扎根基的阶段,学生们先从某门绝学拆分出来的基础武功入手,开始学习生涯。优秀的学生在大三开始,就能尝试把基础武功合璧成天禅寺的绝学了。

天禅寺大学的学生,四年学业,能够完成一门绝学,就已经相当出色,能够完成两三门,就是一等一的优秀人才。

能够完成十门以上,那就……

真不好说,这种天才会去到什么级数了。

这种教学方式,非常照顾资质平庸,但非常努力的学生,但也不是所有大学都采用,天禅寺是采用这种教学方式的主要学校之一。

马千罡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就把金刚如意肌的心法背诵的滚瓜烂熟。

他立刻就尝试,修行这门功法,并未没半分耽搁。

小马儿潜运金刚如意肌心法,只觉得全身肌肉,无不随心所以,任意操纵。

傍花随柳打下的根基,让马千罡修行金刚如意肌,堪称一日千里,进境神速。

过得一会儿,叶天蝉忍不住问道:“你可有背下来金刚如意肌的心法?”

马千罡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句:“老师,我背下来了。”

“还顺带修炼到了第五层,这心法跟我好配。”

马千罡为了证明,自己的确有练成金刚如意肌,潜运功力,身上的肌肉顿时就膨胀了起来。

叶天蝉伸手一捂自己的眼睛,因为小马儿太过兴奋,忘了应该先脱掉衣服和裤子,只听得咔嚓几声,全身的衣服就七零八落了。

尤其是,马千罡初次运使金刚如意肌,没有叶天蝉那么有经验,穿的是一条平常的内裤,弹力不足。

当场就……风吹小□□好靓爽了。

是真的靓!

叶天蝉也没想到,自己收个学生,还特么有长针眼的危险,骂道:“你没点常识吗?”

“你不知道金刚如意肌这门武功需要搭配特殊的武者服?”

马千罡一脸讪讪,他还真不知道!

小马儿为了在老师面前长长脸,证明自己武功练的不错,哪里想过还有这个茬头?

叶天蝉见马千罡呆呆的,忍不住骂道:“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拿件衣服。”

“这特么要是说出去,我把学生带到办公室,然后学生的衣服就碎了……”

“特么的,这可是教学生涯的污点。”

叶天蝉匆匆而去,过了几分钟,就带了一套练功服回来。

这套练功服是天禅寺大学,给练习外门硬功学生准备的特殊战斗服,弹力极佳,从身高一米五,到身高三米八都能穿的很贴身。

叶天蝉把练功服扔给了马千罡,小马儿讪讪的把衣服换了,这才免去了在老师办公室赤身裸体听课的局面。

叶天蝉劈头盖脸,先给小马儿一顿臭骂,骂足了半个小时,才开始指点这名学生功课。

说起来也奇怪,本来还算陌生的两师生,经此一来,关系反而融洽了不少。

叶天蝉本身就是时间无双的天才,本来他已经打算好了,对待学生要耐心,已经有所心理准备。

在他想来,小马儿有自己一半的天份,也算是优秀学生了。

但叶天蝉很快就发现,马千罡的武道天赋跟自己差不许多,越教就越是兴奋。

叶天蝉反复问了几遍,确信小马儿已经把金刚如意肌领悟的透彻,这才说道:“你根基虽然尚可,但比起同代天骄,还有许多不足。”

马千罡也知道,若论真正的实力,自己还真不如杨金广,倒也没有抵触老师的说法,连连点头,答道:“学生确实还有好些不足,必然加倍努力,不给天禅寺大学丢脸。”

叶天蝉呵呵一笑,心道:“你挑穿了诸夏大学,不知给学校多么长脸。”

他对这个学生,确实多了几分偏爱,说道:“且让我帮你洗髓易筋,疏通经脉,稳固一番根基。”

马千罡还未有准备,脑袋上就多了一只大手,听得叶天蝉说道:“武者的发型,以方便为主,你头发太长了,我先给你弄短一些。”

小马儿正想要说:“发型就不麻烦老师了,你不是要替我洗髓易筋,疏通经脉么?”

“真不要浪费时间了……”

话还未出口,就感觉头顶上凉凉,探手抹去,头上已经是光溜的滑手,哪里是短一些,直接就秃了啊!

小马儿还未来得及悲催,就有一股强横内力,从百会穴涌入,这股内力炽烈无比,他全身都好像被扔到了熔炉中灼烧一般。

那种滋味,很难用语言描述。

其实天地交征风雨雷电赋的第一篇《万籁》,就是洗髓伐骨,易筋通经的功夫,以音波震荡,淬炼身体,别有一番妙用。

马千罡虽然借助天武系统,把这套音律武学修炼到了二十五层,终究还是修为尚浅,未能把身体淬炼至小成。

叶天蝉这种武神级数的大人物,出手帮忙小马儿淬体,最少能节省他五六年的水磨功夫。

马千罡血液,骨髓,五脏六腑,肌肉,肌肤等各处地方,因为新陈代谢,以及接触环境,产生的杂质和有害身体的东西。

尤其是常人毛孔之中,常有的油脂,以及污垢,这些都是让人类显得衰老的主要原因,皮肤就是因为新陈代谢不足,才会变得褶皱和苍老。

全数被叶天蝉以无上神功抽取出来,化为一团血污,被他随手扔到了垃圾处理器。

马千罡只觉得,全身忽然就轻松了几分,真气运转,也顺畅了不少,甚至一呼一吸,进气量都大了三成。

跟肉身淬炼,关系最为紧密的金刚如意肌,随着小马儿运转真气,当成就再度突破,晋升了第六层。

虽然这门武功,仍旧是武徒级数,但却让小马儿的肌肤,隐隐多了一层淡金的光泽,显得神秘又强横。

叶天蝉不惜亲自出手,替马千罡洗髓易筋,疏通经脉,就是想要栽培这个徒弟。

他眼前马千罡当场就把金刚如意肌,再度突破,心底也是畅快,暗暗忖道:“这一个月,我要是能够让马千罡,把金刚如意肌修炼到十层以上,保管连校长都能震惊了。”

叶天蝉这番洗髓易筋,疏通经脉,等若替小马儿提升了一次“资质”。

马千罡只是身体素质变得好一些,武功并不会有明显提升,但往后的数年内,他修习任何武功都会有明显的效率增幅。

叶天蝉带走了马千罡,诸夏大学那边,也就没了动静。

但被朱离钧带走的赵星桥,却在几个小时后,清醒了过来。

赵星桥睁开眼睛,没有看到马千罡,就微微觉得奇怪。

马千罡是什么人,她一清二楚,小马儿绝对不会丢下她一个人,除非是有了什么意外。

赵星桥伸手一推,治疗仓门开启,她还未来得及打量环境,手腕上的智能手环,就接二连三的发出了提示。

“我是马千罡,你被诸夏皇家大学的朱离钧副校长抢走了。他把你当成我了,应该没什么危险。”

“出了治疗仓给我一个信号,有问题我这就过去。”

“您的封号已经审批下来,从今日此刻开始,您就是诸夏帝国的绡离郡主……”

“宗人府那边还有一些手续,需要您亲自办理,并领取郡主福利。”

“我是朱离钧,你义父……有什么话,请留言!”

“赵星桥同学!您已经被我天禅寺大学雷音系录取,一应手续,已经办好,详细情况可以来学校,找叶天蝉老师咨询。”

无数消息,把赵星桥炸的眼花缭乱,她也不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消息,就只是给小马儿回了一条:“快来接我!”

朱离钧副校长,也知道自己做了不靠谱的事儿,没好意思出现在赵星桥面前,就只安排了一位女老师等在治疗仓外。

这位女老师见赵星桥发了一会儿呆,眼神渐渐清明,这才嫣然一笑,走了过来,说道:“我是诸夏皇家大学后勤部的黄嫣老师,绡离郡主您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吩咐。”

赵星桥摇了摇头,尽管这个女孩子性子清冷,但也还未能够接受,这个匪夷所思的郡主身份,她也不打算跟人辩驳,只想要等马千罡过来。

赵星桥思忖了一会儿,说道:“给我找个清净的地方,我想要潜修一会儿。”

赵星桥跟杨金广决斗,虽然受了伤,可是也屡做突破,此时倒也真需要闭关一会儿。

她打算一面闭关,一面等马千罡。

黄嫣也不敢怠慢,急忙帮赵星桥安排了一处自习教室。

马千罡正在跟叶天蝉,钻研金刚如意肌,忽然智能手环震动,收了到了赵星桥的回信,小马儿忙对老师说道:“我想要请个假!”

叶天蝉问了一句:“你要干什么去?”

马千罡老老实实的说:“接一个同学,她也报考了咱们天禅寺大学。”

叶天蝉冷哼一声,说道:“赵星桥吗?”

“朱离钧倒是打的好算盘,可惜抢错了人,你一个人去诸夏皇家大学太危险,我陪你过去。”

叶天蝉怎么可能放心,让小马儿一个人去诸夏皇家大学?

毕竟这家大学的校长,可是当今诸夏皇帝,万一皇室真不要脸了,强行留下小马儿,他纵然身为武神,也是没可奈何。

所以叶天蝉毫不犹豫,就要跟马千罡一起过去接人。

马千罡和赵星桥是同学,又都报考了天禅寺大学,叶天蝉早就查的清楚明白,甚至赵星桥的学籍,也是他亲手办理。

虽然他没想过,再收一个学生,而且赵星桥是雷音系,也不是他金刚系的学生,但叶天蝉也绝对不会让给诸夏皇家大学。

马千罡当然开心了。

有个武神陪着去接小桥,说起来倍有面子。

小马儿一晃智能手环,正要打一辆车,叶天蝉就说道:“不用了,我有专车!”

身为天禅寺大学金刚系系主任,叶天蝉是有专门隶属于他的团队,帮忙处理各种杂务。

叶天蝉发了一道指令,几分钟后,就有一辆明显非常高档的磁动力飞车,停靠在金刚系的办公楼前。

马千罡跟在老师的身后,看着磁动力飞车上,下来一个飒爽英姿的吉亚德马尼斯,一头淡金的长发,明显偏欧美系的相貌,不觉得就是一愣。

“有点像丽贝卡·弗格森啊!”

“更年轻,身材更好,面容更娇嫩……我老师的审美刚刚滴!”

叶天蝉带着马千罡,坐在了磁动力飞车的后排座位上,对淡金色头发的吉亚德马尼斯说道:“去诸夏皇家大学。”

他瞧了一眼,盯着自己吉亚德马尼斯看的马千罡,说道:“想要一个吗?”

马千罡急忙摇头,说道:“学生不想!”

叶天蝉哈哈一笑,说道:“你还不知道,已经有人给你准备了一对吉亚德马尼斯吗?”

叶天蝉的磁动力飞车,比赵星桥的要大了接近一倍,座位也更暄软了些。

赵星桥的磁动力飞车,就相当于国产的比亚迪,叶天蝉的这款,差不多是宾利的级别了。

马千罡躺在真皮沙发座椅上,舒服的不得了,听到了叶天蝉的这句话,好奇的问道:“怎么会有人送我这个?”

叶天蝉慢条斯理的说道:“汤谷杨家把持了帝国合成人集团有限公司,诸夏所有的吉亚德马尼斯都出自这家集团。”

“你三招把杨金广打到跪下唱歌,杨家深以为耻。他们托人跟我说情,要你出面澄清,并无此事,是跟杨金广平分秋色。”

马千罡自己都惊讶,什么三招就打的杨金广跪下来唱歌?特么好离谱的!杨金广唱歌是唱了,但明显没有跪下。

小马儿从善如流的说道:“学生一切都听老师的安排,老师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叶天蝉笑呵呵说道:“我已经替你答应了。”

“杨家愿意出两个武豪级吉亚德马尼斯,样貌任你挑选,还赠送了一处宅院。我琢磨你上学后,也不一定住校,就帮你要了一处跟我住的近的公寓。”

马千罡真的是,有些感激涕零了。

这么好的老师,哪里找去?

小马儿忽然想起来天琴五老,似乎枯竹老师也待他不错。

马千罡并不知道,这会儿正在接待一位老友,一位来自警安部的高官。

如果他还能知道,两人正谈起来自己,说不定还有些许惊栗。

叶天蝉身为新晋武神,牌面十足,磁动力飞车直接驶入了诸夏皇家大学。

诸夏皇家大学跟其余大学不一样,还兼具皇家园林的性质,偶尔皇帝回来这里度假,也会接待一些皇族,故而纵然是暑期,也有相当数量的工作人员。

马千罡按照赵星桥发过来的地址,很快就找到了自习教室。

小马儿发了一条消息过去,没多一会儿,赵星桥就在黄嫣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马千罡也没多话,招了招手,叫道:“小桥!上车。”

赵星桥看到小马儿锃亮的光头,微微一愣,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秃了?”

马千罡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说:“一言难尽,待会再说。”

赵星桥出身比马千罡好不少,她早就注意到这辆磁动力飞车,是维多利亚共和国三大车企之一斯宾特集团最新出的限量款豪车,价值千万以上。

这款磁动力飞车非常之昂贵,但比车本身更凸显身份的,是那块连号八个零的车牌!

赵星桥虽然有满腹的好奇心,但还是默不作声上了车,甚至她看到车上还有一个帅气的光头,也没多问,只是跟黄嫣挥了挥手,算是道别。

小马儿正要跟铁哥们解释一下,这一天都发生了什么,天上就有一个声音飘荡了下来:“叶天蝉!你怎么就晋升武神了呢?”

赵星桥惊讶的望了一眼,车里的这个帅气光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叶天蝉十分受用这种感觉,他摸了一摸自己的光头,笑道:“原来是朱离钧副校长!”

“我也很意外啊!”

“要是再晚几天晋升,我就去外国,把那三个家伙都挑了,也不至于以环球武圣榜第四的名头晋升。”

“以至于让人生,有了那么些许的遗憾。”

朱离钧乃是皇叔,又是诸夏皇家大学的副校长,可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就骂道:“大庭广众之下装逼,就这么有意思?”

叶天蝉摸了摸下巴,叹了口气说道:“我说几句实话,也要被人当做装逼。”

“武神难做啊!”

朱离钧被气的再度破口大骂:“去尼玛的武神难做。”

朱离钧就觉得,叶天蝉这小玩意,就尼玛的不该出世。但是他也知道,吵下去,并没什么意思,只能压着火气,换了话题,柔声说道:“赵星桥!本王觉得你天赋出众,所以收了你为义女,还跟宗人府申请,册封你为绡离郡主。”

“今后有什么事儿,尽管来找本王!”

赵星桥一直都没大相信这件事儿,这会儿却怎么都不能不信了,毕竟朱离钧都亲自出面,证明了这不是谣言。

她急忙问道:“我不想做郡主。”

叶天蝉伸手捂住了眼睛,说道:“过了宗人府,没得改了。”

“朱老六!你这个是什么操作?”

朱离钧根本不理会他,做出一副慈祥的模样,说道:“本王只有几个蠢子,还未有女儿,故而还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马千罡也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没去诸夏皇后大学,居然也有机会跟郡主之类的妹子有亲密关系。

小马儿立刻就叫道:“朱离钧叔叔,我是小桥的好朋友,从小玩到大,有什么礼物,我可以帮忙小桥拿着。”

朱离钧看马千罡,就不大顺眼,一想到若非自己抢错了人,何至于为了面子收一个义女?

他就对小马儿有一种“偏见”。

尤其是朱离钧已经知道,马千罡被叶天蝉收为学生,自己再没有可能,将之争取来诸夏皇家大学,就更觉得这对师父都不是好东西。

这位朱老六王爷忍不住骂道:“用不着你,东西我回头让人给绡离送过去。”

马千罡目送朱离钧,腾空而去,背影渐远,这才悻悻缩回了身子,对老师说道:“这个老王爷好生小气,估计也不会送小桥什么值钱的礼物。”

叶天蝉哑然失笑,他当然知道朱离钧的身家。

这位朱老六王爷,算是皇室中比较有钱的人,但却没兴趣跟学生解释。

他对赵星桥说道:“你不是金刚系的学生,但雷音系暂时没有老师上班。这个暑期也跟马千罡一起,由我来特训吧。”

赵星桥当然没有反对,她靠在磁动力飞车的真皮座椅上,缓缓运转青莲剑诀,继续刚才的感悟。

叶天蝉对自己的吉亚德马尼斯说了一声:“不用回学校了,先回家!”

叶天蝉平时也不会住在学校,毕竟天禅寺大学也算是公众场合,并不是很方便。

叶天蝉太年轻,平常又是花销甚大,手头并不算宽裕,当初买房就买在了稍微偏远的天庐区。

他虽然身为武神,但毕竟新晋升不久,经济状况还未有什么改善,暂时还真心就比不过,枯竹老朽这种老牌武圣。

在天庐区购置房产的人,大多数都是中产,甚少富豪阶层。

当叶天蝉的磁动力飞车,驶入了天庐第一山公寓,马千罡看的眼睛都快直了。

当初开发天庐第一山的开发商,吹嘘说:“我建造的不是一栋楼,不是一座城,而是一座山。

天庐第一山是诸夏最大的单体住宅建筑。

这栋公寓楼占地六千亩,高两千一百米,共有二百八十层,有接近一万七千套房间,是来自二十世纪的马千罡,完全无法想象的伟大建筑。

比起来枯竹老师赠送的万米大宅,赵星桥的东海区公寓,小马儿还真就更喜欢这种,展露当代最前沿工艺的建筑。

叶天蝉直接把磁动力飞车,停在自己公寓的平台上,这里的安保和管理,就没有东海区赵星桥家那么严格。

叶天蝉的公寓足有五百多平,价格却跟赵星桥那栋两百多平东海区的公寓差不多。

只不过,因为叶天蝉是一个人独住,所以房间几乎全部打通,一半是露天平台,一半是室内练功房。

这位诸夏最年轻的武神,对自己的学生说道:“你的任务,就是在开学前,把金刚如意肌修炼到第十层。”

“至于赵星桥……你打算钻研哪一门武功?”

赵星桥不卑不亢的说道:“我想要参研大雷音剑典!”

叶天蝉脸色古怪的问道:“你有磁御之心?”

赵星桥瞧了一眼小马儿,轻轻地点了点头。

叶天蝉在房间里找了一会儿,翻到了一本撕掉封面的书,扔给了赵星桥,说道:“刚好我借了一本,你就先练着,不懂的话,上学后自己问雷音系的教授。”

大雷音剑典是天禅寺大学的五神艺之一,也是著名的磁场武学,排名还在瀚东大学的天武元磁道之上。

马千罡靠近了自己的铁哥们,用手肘拐了赵星桥一下,悄悄的问道:“你不但是异能体质,还有磁场武学的天赋?”

赵星桥用贝齿压了一下嘴唇,没有说话。

叶天蝉却看不下去了,呵斥道:“你不要去打扰赵星桥,快跟我过来,继续修炼金刚如意肌。”

马千罡挥了挥手,屁颠颠的跑去了老师身边。

枯竹老朽笑呵呵的,老友重逢,的确让人神清气爽。

一身黑色警安制服,三颗金花在肩头熠熠生辉,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子,脸上全都是钦佩之色。

李维安端着茶杯,说道:“枯竹!我们相交多年,还是第一次佩服你,这件事的确是谋算深远,做的漂亮洒脱!”

枯竹被老友这么一夸,虽然不知道对方夸的是什么,还是一脸喜滋滋,谦逊的说道:“也没什么!”

李维安摇了摇头,很是有些赞叹的说道:“当初我拒绝你,调查马三力的资料,也是职责所限。”

“我也没想到,你居然凭自己的关系,找到了马三力,还亲手收了此人为徒。”

“这个徒弟,你真的收的赚翻!”

“不但狠狠的出了这口恶气,他就算再怎样,也只能叫你师父了。”

“而且,你还知道!”

“马千罡去参加国际准大学生武道交流班,第一天就挑翻了诸夏大学,如今名声之盛,也不差似一位武圣了。”

枯竹老朽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脸上还要维持一个勉强的笑容,免得被老友瞧出来破绽。

他老人家其实什么也不知道。

这位音律大家,积年的老武圣,旁敲侧击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了这些?”

李维安笑道:“毕竟我也是警安部的三级提督,调查这些小事,还有不手到擒来?”

“何况你当年拜托我找出来马三力,我虽然推拒了,但还是查了他的资料。”

“你把自己在帝景城的老宅,转让给马千罡,我就猜到了,你已经查出来这小子的身份。”

“老秦!你这一手报复,当真是……高瞻远瞩。”

枯竹老朽整个人都在风中凌乱,他已经听出来了两件事。

第一,天琴五老恨的想要扒皮抽骨的马三力,杀马联盟的终极目标,就是自己新收的徒弟马千罡。

第二,这个新徒弟去诸夏大学参加国际准大学生武道交流班,一不做二不休,不甘寂寞,风骚浪荡,惹祸成精……

直接挑穿的诸夏大学!

挑穿了诸夏大学啊!

这特么是有多浪?

这特么的,就很让人纠结!

枯竹老朽暗暗忖道:“我这是揭穿这小东西的身份呢?还不揭穿呢?”

“揭穿了,师徒都尴尬!”

“也没得什么好处。”

“不揭穿……”

“其实也挺好的。”

“我就当不知道他是马三力,他见面得乖乖跟我叫师父?”

“有这么一个能够挑穿诸夏大学的徒弟,说出去岂不是倍儿有面子?”

“我得赶紧宣扬出去,让人知道我是他老师啊。”

枯竹老朽心头盘算无数念头,这才灿烂一笑,说道:“李维安,就是瞒不过你。”

李维安顿时以为,自己猜测的果然没有错,当下也哈哈一笑,说道:“你该请客啊!”

枯竹老朽按耐不住心头的狂喜,脸上却不咸不淡的问道:“这小子现在可是被几家大学争抢?”

枯竹老朽在警安部多年,当然知道,这种挑穿一所大学的学生,会多么受各大院校的宠爱。

李维安哈哈一笑,说道:“的确有二十几所学校争抢,甚至皇太后都出面抢人了,但天禅寺大学真是好命。”

枯竹老朽忍不住问道:“此话怎讲?”

李维安也不卖关子,说道:“叶天蝉晋升武神,横扫各大院校的老师,亲自把马千罡抢走。”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